簡體 正體

馬丁·路德·金告訴我們什麼?--讀林達《我也有一個夢想》(上)

氣功修鍊網   2013年09月05日 14:10   評論»  

◎筱米

「終於自由啦!終於自由啦!感謝萬能的上帝!我們終於自由啦!」--美國南方黑人靈歌,引自馬丁·路德·金 的演講 「我有一個夢想」

亞特蘭大,美國南方重鎮。離市中心不遠有一片寧靜的黑人住宅區。就在一條小馬路的邊上,是馬丁·路德·金的墓地。

三十年前,1968年4月,馬丁·路德·金在民權運動高潮中來到田納西州孟菲斯市一個誕生了黑人藍調歌曲的城市。他住進了一個每天三十多美元的旅館。現在你在美國已經很難找到每天三十元的旅館了,但是在那時也算是比較好的旅館。外面有人傳言,說黑人領袖生活豪華,和他們所代表的黑人民眾的貧困不相稱。馬丁·路德·金聞言馬上搬到了一家簡陋的汽車旅館,那種推開房門就是停車場的最便宜的汽車旅館。

他就在自己的房間門口被槍殺了。開槍的是一個白人種族主義極端分子。

馬丁·路德·金的葬禮,他的棺木放在一輛牛車上,由兩頭騾子拉著,緩緩地,沉重地走向墓地。他的墓是在一個長方形的淺水池中間。在大理石的墓碑上,就刻著上面的這段話,這是他生前最著名的講演,「我有一個夢想」的結束語,采自馬丁·路德·金的教堂里,黑人們世世代代的祈禱靈歌。

馬丁·路德·金的被暗殺,引發了美國一百多個城市的騷亂,火光衝天,黑煙久久不散。馬丁·路德·金生前用他全部的力量要防止的暴力衝突,那種一觸即發的仇恨和殘酷,在他死後還是發生了。

這兒是衝天的火光和黑煙,在大洋對岸,毛澤東發表了聲明:「美國的種族歧視,是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制度的產物。美國廣大黑人同美國統治集團之間的矛盾,是階級矛盾。只有推翻美國壟斷資產階級的反動統治,摧毀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制度,美國黑人才能夠取得徹底解放。美國廣大黑人同美國白人中的廣大勞動人民,有著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鬥爭目標。因此,美國黑人的鬥爭正在獲得越來越多的美國白色人種中的勞動人民和進步人士的同情和支持。美國黑人鬥爭必將同美國工人運動相結合,最終結束美國壟斷資產階級的罪惡統治。」

如今四十歲以上的中國人,都熟知毛澤東的這個聲明,我們這一代人曾經為此深深地激動。即將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回頭看這幾十年,我們似乎應該對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了解得更多一些。《我也有一個夢想》個我們講述的就是美國種族問題的歷史。

「我也有一個夢想」,除了馬丁·路德·金,誰還有一個夢想,什麼樣的夢想?

在馬丁·路德·金髮表他那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的那天,美國總統肯尼迪對黑人領袖說,「我也有一個夢想。我的夢想是讓新的民權法案儘快在參眾兩院通過。」

說完這話,三個月後,肯尼迪總統在達拉斯市被暗殺。

總統的葬禮,由國會圖書館和國家檔案局提供資料,一絲不苟地按照林肯總統的葬禮進行。一百年前,林肯總統宣布解放奴隸。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廢除了美國的奴隸制。在南北戰爭結束之際,林肯總統被南方極端分子暗殺。一百年後,肯尼迪總統的棺木覆蓋著國旗,放在同樣的炮車上,由威風凜凜的炮車馬隊拉著,從國會大廈走向阿靈頓國家公墓,專門埋葬戰死疆場的將士的墓地。

肯尼迪總統的死,促進了新的民權法的通過,從而將南北戰爭以後美國人民為種族平等而奮鬥的努力,落到了有制度建設保證的實處。

肯尼迪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他的墓地上有永遠不熄的火。馬丁·路德·金是一介平民,他是個牧師,他的墓地突出了謙卑兩字。他是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他的紀念日是美國的國定假日,享此榮譽者,除了他,只有華盛頓總統一人。他是偉大的,他的偉大就在他成功地引導黑人民眾走過一條非暴力抗爭的艱難的路。

兩百多年,一部美國歷史,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是,在基本政治框架不變的情況下,美國社會的滄桑巨變。

當美國憲法產生的時候,第一句,「我們,美國人民」,是不包括黑人的。憲法條款中的詞句,隱含著奴隸制,強迫人類的一部分成為另一部分的財產的最不人道的制度。但是,爭取美國黑人的解放,實現美國種族平等的理想,這一艱難的鬥爭,在托馬斯·傑弗遜寫下獨立宣言,宣告「人人平等」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這一鬥爭過程的基本模式是什麼呢?是美國黑人和白人中的勞苦大眾聯合起來,反抗富有的奴隸主的壓迫和剝削的過程嗎?我們曾經想當然地以為,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跑掉。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反動派不打不倒。奴隸的解放只可能是奴隸們反抗的結果。所以我們會為毛澤東的聲明而激動萬分,甚至有人一直激動到現在。事實是,再也沒有比這種湖南農民運動式的想當然更牛頭不對馬嘴的了。

「我也有一個夢想」所講述的美國黑人兩百年的解放史,是以北方馬薩諸塞州的清教徒及賓夕法尼亞州的教友派教徒為主體的北方精神主流,同南方農莊主人為主體的蓄奴勢力展開較量的過程。一方是繼承了歐洲自由平等理念和五月花號公約傳統的美國社會的精英,另一方是在棉花、水稻、煙草田裡做著發財的美國夢的民眾。他們都認可「人人生而平等」,認可人人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他們都認可私有財產不可侵犯,他們還都認可民主意味著按多數人的意志管理社會。

在這樣的認同的基礎上,他們起草了美國憲法,建立了聯邦制的合眾國。那麼,黑人呢?黑人是不是和他們一樣是生而平等的呢?從第一天開始,他們就為此而爭執,為此而對抗,為此而妥協,然後再爭執,再對抗,再妥協。這一通過鬥爭和妥協達到變革法律修改制度從而一步一步解放黑人的過程,一直到本世紀五十年代以前,基本上是在白人中間進行的。在那一百五十多年中,黑人還沒有能力自己提出政治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