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寻找真佛

气功修炼网   2013年03月07日 19:33   评论»  

难逢亿载圣世缘
今生今世有前缘
冰心一片助师行
我将无负今生缘

我一次又一次的读着师父的讲法,就象一个初生的婴儿,在温暖的阳光中沐浴着恩师那浩荡无边的慈悲。于刹那间触摸到这条返本归真的大道之后的两年多来,从那不堪回首的过去,一步一步,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脱胎换骨。遥望星空不禁感慨万千,我是一粒何其幸运的尘埃!一个何其幸福的生命!

我出生在一个国家和民族多灾多难的年代。我与生俱来怀疑一切,事事与环境格格不入。就这样我在学校的责难中,在父母的拳脚下长大。我唯一的希望与安慰就是读书,一沉浸在书中便忘了周围的一切。“知识就是力量”给了我勇气,使我渡过了那令人窒息的年代。时来运转,我又成了时代的“宠儿”。我16岁便进了大学,当时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科学家,沿着此路我读了研究生,接着在大学里研究分子生物学。与日俱增的求知欲使我常常陷入难以解脱的思考中:什么是生命?我为什么要活着?生到死这个过程的意义是什么?……我搬来了古今中外的各种书籍,随着读书,我的观点也在不断的变化着,钻研的很是辛苦。那时我非常喜欢道家的思想,在静静的深夜,我时而感到象是在穿越时空与他们对话,时而又觉的那些东西很熟悉,似乎就是自己曾经讲过的,而书籍只是唤醒了我沉睡的记忆。

后来,我又读了佛家的东西,但始终无法完满的解答我的困惑,有时苦不堪言,而一度曾想献身于的科学于长时间的反思中被否定了,我感到生命的无助和沮丧。我曾到过成都著名的文殊院,得到了点优待,里面的和尚主动带我参观了后面的国家一级保护文物--藏经楼,还给我了两个供果。面对香火泛滥的寺院,心里总有点异样,直觉告诉我这里不是清净之地。我也寻访了道家名胜青城山,无奈也是空手而回。后来我又上了峨嵋山,晚上和庙里的和尚一起看新闻联播,还看香港的武打片。这一派俗世景象令我烦燥不安,忍不住要和里面的“大和尚”谈点玄,又是一阵乱开炮,直指他们什么也不懂(其实自己也不懂)。后来到过南京的一个名寺,又没积口德,这一次是大骂中国最高级别的“和尚”,直斥他是“政客”(确实如此),惊动了里面来此地度假的一个名气很大的副部级官员。看见和尚对此官点头哈腰,一派污烟瘴气,失望之极!但我仍不甘心,突发奇想,可能西藏天高地远自然环境严酷,我也许能找到一点什么,于是头也不回的上了路,两千多公里的川藏线,翻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吃了不少苦,一路上险象环生,见到了壮观的大自然。折腾了31天到了拉萨,每个大庙都去了,失望之至,一切都世俗化了,没有一丝超凡脱俗的神圣,香火、灯油似乎全是人欲横流的燃烧。就在已无任何兴致的一天,我步入了拉萨三大寺院中的一寺,进了一座院,这整个一座院只供了一尊佛,无比巨大,要上楼才能看完整个佛,一个声音轻轻飘来,这是未来佛!如雷灌耳,长拜不起,我那时真希望把自己的头磕破,冥冥之中我知道这一趟没有白来。

但是一切仍无着落,我就象一个气泡在尘世中滚落,时常需要借酒消愁,直至把自己的肝、胆、脾胃、胰腺全搞出了毛病,才有所收敛,后来我决定停止学习,寻找,停止一切思考,到现实社会中去,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辞了职,下了户口,一无所有的去社会大拼,几年折腾,困顿不堪。有一天我挣了一笔钱,于是我想,我还要……这次不再去中国,而是去美国!如果美国再找不到,就去澳洲,彻底找不到,就找个清静的地方结束一切。我不知到底我在找什么,说不出具体来,只是每一次费了好大劲到手的都令我失望沮丧之至,然后我就赶快扔掉,但是我就觉的这一世一定有一个等着我的生命,我要找到它为止。

“偶然”的一天,一个刚认识的人借了一本复印的<<转法轮>>给我,我打开后,一夜没有睡觉,也一夜没有挪位子,从头至尾,我不住的惊叹,难以置信。也许我的业力太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炼功点,那是97年的4月,我和大法擦肩而过。以后的十八个月,我一头扎进了基督教,成了一个每日都虔诚读《圣经》,每周都上教堂的人,我被书中的一些东西打动,但始终找不到“重生”的感觉,对那种媚俗的过场十分讨厌,内心挣扎着,,98年9月我在学校又“偶遇”了一位大法弟子,再次向我介绍大法,我再次翻开那年已请回的《转法轮》,大法再一次向我展示了他的博大精深,《圣经》中的一切不能自圆其说的难点都迎刃而解,当我有一天看着师尊的讲法录像带,西藏那一景刹那间闪现,我明白了,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以后我又经历了不二法门的考验,在98年底,我真正走入了大法修炼,我深知这这一切来之不易,我知道我会坚修到底。就在这无边的大法之中,我这块顽石给熔化了,任何外界的改变都不能动摇我丝毫,在这无边的大法中,我的生命已微不足道,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大法所给予的,我要干干净净跟着师父回家。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