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当代“释迦亲传弟子”的传奇故事

气功修炼网   2012年12月14日 15:26   评论»  

这是天涯论坛上的一篇文章,作者断断续续回忆了这几年的一些经历,看完让人感叹不已…..

作者:法韵

我是一个和尚,今年四十岁,出家已十年。现在我又有了还俗的念头,但目前还犹豫之中,没有最後下定决心。今天上网讲一讲我这十年的心路历程,希望各方高人不吝赐教,帮忙分析一下今後的我该何去何从。

嗯,从哪儿说起呢?就先简单说说我出家之前的生活吧。

我老家是陕北农村,小时候生活非常的艰苦,所以我立志考大学,以期能够跳出农门,当一个吃商品粮的城市人。1987年我以高分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历 史系本科,不过1990年年初我就提前被毕业了。说是毕业,但没发毕业证,也没分配工作。离开校园的时候,我只拿到一纸盖有系公章的证明信。为什麽会这样 呢?因为我那时候年轻,人比较傻,除了关心自己,我还很不自量力的关心著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很幼稚的想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出一把力,於是,我就被和谐出了大学校门。我想,和我同龄的朋友,一定明白我在说什麽

离开学校後,我本想在北京找个工作,可是根本不可能,那段时间管的太严了,我只好回了陕西。当时我也没回老家,而是在西安某大酒店找了个专门给旅客扛行李的工作。因是孤身在外,心情又比较苦闷,在酒店工作期间我迷恋上了法。那时我买了好多佛经,《金刚经》、《楞严经》、《六祖坛经》、《心经》等都是那时 候读的,此外还有很多解释佛经的书也看了不少。实话实说,这些经也好,注解也好,我看来看去,一点收获都没有,根本看不明白,所以痴迷了一阵佛法後,我的热情就慢慢减退了。

1992年元旦过後,我离开工作的酒店自己创业,开了一家很小的面包房。1992年的西安,生意还是很好做的。我的面包房除了经营西点,我还自制了 模具, 用面条机生产机制水饺皮、馄饨皮卖,据我所知,我是西安第一个生产销售机制水饺皮的。可以说当时我的产品供不应求,有多少就能卖多少,只用了几个月的时 间,单日的营业额就突破了三千元。到了年底,我手里就有了十万元的积蓄。我是个小富即安的人,能赚到十万元,真的感觉很满足了,所以我就守著我的小店,过 起了忙碌而富足的生活。

1995年,我25岁,这一年在父母的安排下,我娶了媳妇。媳妇比我小两岁,和我们是一个乡的。实事求是的说,我媳妇很漂亮,比现在的港台当红明星 一点都不差。你可能会认为我在吹牛,不过在我们老家米脂,我媳妇也就是个中等偏上的水平。因为我的长相很一般,与帅字不沾边,个子也比较矮,所以我很疼爱 媳妇, 事事都迁就她、容让她。

和我结婚之前,我媳妇在老家有个多年的恋人,因为她父母贪图我有点小钱才逼她嫁给我的。不过我想婚都结了,我只要对她好,感情总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可惜的是,我的百般呵护,没能赢得媳妇的心。2000年夏天,趁著我去外地购买机器设备的机会,媳妇和他的旧情人私奔了。他们带走了我一半的积蓄,还一起 给我留了封信,表示歉意,说下辈子他俩当牛做马也会偿还这笔孽债。

五年啊,我五年的努力,多少的辛苦付出,竟然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当时我万念俱灰,连赚钱的兴致都没了。这时我又想起了曾经迷恋的佛法,经过几天考 虑,我决定出家当和尚,青灯古佛,了此残生。於是我把老家的弟弟和弟媳接来西安,把生意和房子以及大部分财产都给了弟弟一家,我则只身带了十万块钱回了老 家。

回到米脂後,给父母留了八万块钱养老,也没告诉他们我要出家,然後就带著最後的两万去投奔了我的一个堂兄。我这个堂兄出家已多年,就在我们米脂某著名寺庙。谁知,到了那里见到堂兄才知,他们寺庙正在大兴土木,寺里的和尚都安排去了别的寺庙暂住,大概要一年时间才能完工。我的堂兄在寺里担任著一定职位, 负责此次工程的监理,所以还留在这儿。

最後,堂兄安排我去了乡下的一个小庙让我暂住。这间小庙叫做“明光寺”,非常非常的小,以至於连山门和大殿都没有,只是在一尊石刻的释迦牟尼法象上盖了个亭子,然後用围墙围起来,又在院子里盖了六间禅房,便算是一个庙了。正是在明光寺,我开始了至今为止已十年的修炼生涯。

明光寺有六间禅房,住了三个和尚,再加上我就是四个人了。不过,长期住在明光寺的和尚只有一个佛学院刚毕业两年的小青年,此人法名缘慧,他即是明光 寺的主持。据缘慧说,另外两个被安置在明光寺的和尚都回家探亲去了,如果不是遇到法会、法事等大的活动,一般情况不会住在明光寺。出了家的和尚竟然能回家 探亲, 这倒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这并不算什麽,因为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後面呢。

当年缘慧只有23岁,长的白白凈凈非常清秀的一个人。他父母从小就是皈依了的居士,常年持戒诵经,缘慧和他的姐姐妹妹从小受到家庭熏陶,最大的志愿 就是皈依佛门,所以後来他们三个人先後都出了家。我无法想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家庭。我自己分析,我之所以出家,其实是逃避现实,逃避内心的痛苦,我 从没想过,世界上竟然有人把出家修行作为人生理想来追求。当时我真的不能理解。

在明光寺住了大概半个月左右,和缘慧也混熟了,有一天我突发奇想,我想在堂哥那儿出家也是出,在明光寺出家也是出,本质上没有区别,不如我就拜缘慧 为师, 就在明光寺出家得了。於是我对缘慧提出要拜他为师,跟随他修行。没想到,缘慧说正式收徒弟要经过宗教局批准注册,手续很麻烦的,就算是非正式的拜师也不 妥,因为他还没有收徒弟的资格。我的天!这是什麽世?连出家都要经过政府批准?

接下来缘慧还告诉我,他不单是和尚,他还享受国家乾部待遇,宗教局给他发工资呢,更让我吃惊的是,缘慧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党员。我当即质问缘慧,你 的理想 不是修行佛法吗,怎麽又跑去入了党呢?缘慧说,不入党宗教局不给发工资,生活没法保障。我无语了。是啊,修行的人也要吃饭,不过我记得和尚都是化缘才对, 唐三藏西天取经不就是一路化缘的吗?

听了缘慧所说,我失望至极。我本以为寺庙是一块凈土,谁知到了明光寺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寺庙,竟然还是能碰到乾部,而且是一个和尚乾部。当时一气之 下,我有点冲动,我点燃了三炷香,来到释迦牟尼的法象前,大声祷告说佛祖啊,我直接拜你为师吧,如果你愿意收我做徒弟,今天晚上就下场雪表示一下。缘慧说 你这样做是对佛祖的不敬,会遭报应的。我说你滚一边去吧,老子明天就回家去,再也不当这什麽鸟和尚了。说完我自回房间去生闷气,思量著是不是换一所寺院出家,或者不当和尚去当道士

然而,还没等我考虑出一个结果,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这天晚上九点左右,我正在迷迷糊糊的睡觉,缘慧突然在院子里大声喊我的名字,我连忙跑出房 间,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明光寺的院子里一片雪白,天上正纷纷扬扬的飘著鹅毛般的雪花。当时的季节正是夏末秋初,夜间的气温大概在十度左右,按说是 不可能下雪的。可是这漫天的大雪,却又无比真实,绝不是幻觉。

看了一会儿飘扬的雪花,我猛然想起了日间在佛祖面前许下的愿,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心头巨震,恍惚中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如梦如幻的状态,仿佛时间已经停 止,我独自站在无尽的茫茫虚空之中,无所凭籍,茫然不知所措。在我的感觉中,这种状态只是一刹那,但是当我从恍惚中恢复常态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 时。而这时雪早停了,缘慧正跪在释迦摩尼法象前不断的磕头念佛,此时我不由自主也对著佛祖跪了下去。

从这一刻起,我知道自己这一生大概再也离不开佛法了。

下雪後的第二天,我跪在佛祖面前,由缘慧为我举行了剃度仪式,正式当了和尚。既是当和尚,自然要有个法名,可是一般的和尚法名都是由师父给起,我怎麽办呢?总不能再求佛祖从天上飘落一封信,赐给我一个法名。最後我自己起了个法名:缘雪。

剃度之後,缘慧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改变,他变的几乎是对我毕恭毕敬,言听计从。我问他原因何在,他说你是释迦亲传弟子,那是何等的福缘造化,论起辈 分,比历史上的许多高僧大德也要高的多。我感觉缘慧的想法很好笑,很功利,辈分再高,福缘再大,再有权威,难道就是佛吗?难道就代表真理吗?就值得人去顶 礼膜拜深信不疑吗?

对佛法有过接触的人应该知道,佛教里面有许多分支,也就是各个宗派,比如禅宗、密宗、凈土宗、华严宗、唯识宗、律宗等等。每一个宗就是一个法门,也就是释迦牟尼所说成佛的八万四千个法门其中之一。我问缘慧明光寺属於哪一宗派,缘慧说他不知道,因为明光寺破败多年,不久前修复後他才来此做主持,根本不清楚明光寺的历史。

我又问缘慧他修持的是哪一个法门,他竟然还是说不知道。我说你不是佛学院毕业的吗?你都学了些什麽?缘慧说,他在佛学院学的是佛教礼 仪和佛学历史, 以及爱国主义教育,具体修哪一个法门他们师父也没说。我的天,我自己认为我当和尚的经过就够离奇的了,但是感觉这佛学院比我还离谱。按照我的理解,佛法是 让人修持的真理,是让人可以为之奉献生命的信仰,佛学院竟然把佛法当做常人中的学问和技能在教给和尚们,这是对佛法的亵渎和歪曲啊。

没有师承,没有人指点,让我如何修习佛法呢?缘慧给我出主意,他说通读三藏(经、律、论),就可以成佛。 十年前我就读过佛经,一个字也没看懂,至於 各种对佛法佛经的注解(律和论)我一看到就感觉恶心。为什麽呢?一个普通人,怎麽能有资格去解释佛的话、去给佛经下定义呢?我知道,许多人很崇拜南怀瑾, 还有什麽凈空法师,不过我觉得这些人不值得崇拜,他们的做法,明著是在弘扬佛法,但他们按照常人的需求随意解释佛经佛法,不负责任的给佛法下定义,其实是 败坏佛法。

要想知道佛法是什麽,唯一的办法是读佛经原文,理解多少算多少,理解多少你就真正提高了多少。什麽是佛经呢?那只有佛说的话才能算是佛法,才可称佛经啊。很多和尚写的书,竟然也称“经”,我感觉很不严肃。

问题是,到了今日今时,能看懂佛经原文的人有几个?先不要说参悟佛法真谛,就是能把佛经表面意思看明白的人有几个?我本人是首师大历史系毕业,国学是有一定功底的,但是读佛经原文根本就是看天书,真的是一个字也理解不了的。不知道看帖的各位你怎麽样?能看懂佛经原文麽?

没有师父指点,又看不懂佛经,该如何修行呢?於是,接下来我和缘慧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讨论,以其能找出一条修炼的路。

在继续说我的经历之前,我想先劝劝给位施主。我知道看这个帖子的很多人读过佛经,对佛法有著一定的了解。各位的发言呢,本来我也管不著,因为说什麽 是你的自由。但是,请你不要张口就说佛法应该是怎样的,佛法是什麽样子的等等,那口气大的好像佛法是他证悟的一样。你知道吗,佛门五大戒律的最後一条是 “妄语”,就算是修持多年的高僧他也不敢这样子讲话,他只能说他对佛法的理解是如何如何,而绝不敢张口就说佛法是什麽、佛法怎麽样。妄语呀,是要造下很大业力的, 如果是在公共场合妄论佛法,话一出口罪业即成,此罪如山如岳。为什麽我要反对南怀瑾和凈空之流呢,原因就在於此。所以,请各位施主保持对佛法的谦恭, 即使你此时尚不能修行,也不要给自己未来造下业障。说这些,我没有指责谁的意思,完全是为了你好啊。还请各位善自珍重呀。

好了,下面继续说我的事情。

我和缘慧讨论了大概一个月吧,也没想出什麽好办法,这期间除了每天给佛祖上香磕头,我在修行上没有半点进展。在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中,不知不觉就到 了冬季。在一个风和日暖的上午,突然有两个和尚来到明光寺探望缘慧。这两个和尚就是原先被安排在明光寺暂住的那两位,他们一个叫法善,一个叫法空。让人难 以置信的是,法空和尚竟然带著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而且他还很大方的给我介绍,说那女人是他老婆,小孩是他儿子。

我当时真的晕了,无言以对。缘慧给我解释说,法善和法空都是有家室妻儿的人,“和尚”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职业,他们并不是修行的人。我问 缘慧, 法空他们的工资很高吗?高到足以养活一家老小?缘慧说法空和法善不是佛学院毕业的,没人给他们开工资,但是他们的收入远远超过那些拿工资的,他们是靠著做 法事超度亡魂等收费赚钱。听了这话,我不禁看了释迦摩尼的法象一眼,暗想:我的佛啊,当年为了去掉修行人对於钱财名利的执著,你曾带著你的弟子在俗世中乞 讨为生,可是到了今天,你创立的佛法竟然被人用来赚钱收费!我佛啊我佛,你的法不灵光了呀!

法空和法善临走时,执意送给了我和缘慧很多东西,有青岛啤酒和红塔山香烟,还有香肠和肉罐头等。看著这一大堆好吃的,我问缘慧,他们是什麽意思?缘 慧说, 现在和尚吃素的也不多了,大部分都是在公开场合吃素,私下里大鱼大肉什麽都吃。是啊,我想他们媳妇都娶了,孩子也生了,还吃的哪门子素啊。

当天晚上,我也老实不客气,痛痛快快喝了三罐啤酒,吃了一罐肉罐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吧,当时我这样宽慰自己。对明光寺,我已经彻底失望,我决心云游各地,寻找真法真师。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大概是在2001年的一月中旬吧,我终於下定决心要去云游,寻找真正的佛法。我曾劝说缘慧和我一起去云游,一开始他答应了, 但几天後他又反悔。我问他为什麽,他说如果去云游,就没法领工资了,他舍不得这份工作。既然他舍不得,我也就不勉强。在某天的上午,怀揣著最後的一万多块 钱,我 走出了明光寺的大门,踏上了云游之路。我已经想好了,等身上的钱花完了我就弄个钵盂沿街化缘,应该不会饿死的,最不济我还有把子力气,还可以打工谋生嘛。

那天离开明光寺走了有二里多路,刚刚来到国道上,我正在琢磨往哪个方向去,这时迎面走过来两个老者,看年纪都在六七十岁上下,其中一个是道士打扮, 身穿黑色道袍,头戴道冠,另一个则是满头银发,普通人的装束。这两个人见到我後突然停住脚步,他俩以一种极其惊异的目光不断打量著我,尤其是我的光头,更 是成了他们注目的焦点。

见这两人如此没有礼貌,我就说你们没见过和尚吗?这俩人仿佛根本没听见我的问话,仍然痴痴的看著我的光头,接下来做出了更不可思议的举动,他们竟然不约而同的跪倒在我面前,大磕其头。这下我懵了,我赶紧把他们搀起来,问他们到底是怎麽了?乾嘛上来就磕头?

老道士指著我的额头说,你是释迦牟尼佛亲传弟子!你就是我苦苦寻找的真法真师!我悚然一惊,那天佛前许愿,夜晚飘雪的事情,除了我与缘慧再没第三个 人知晓,这个老道士是怎麽知道的?我的额头上也没刻字啊?於是我就问这个老道,你怎麽就断定我是释迦牟尼亲传弟子?我的脑门上有什麽东西吗?就算我是,跟 你们道家也没什麽关系吧?

老道士先给我鞠了个躬,这才对我述说了他们二人奇异举动的缘由。原来,这个老道姓方,潼关人士,当时已经八十七岁,他自幼在终南山出家为道,已修行 了七十多年。和道士一起的俗家人姓周,当时也年过七十了,俗家身份是山西太原华北工学院的退休教授。方老道说,你的脑门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卍”字,这正 是释迦 牟尼佛亲传弟子的不二标志。

我对方老道的话半信半疑,若我的脑门上真有个金光闪闪的“卍”,别人怎麽看不见?怎就只有他方老道能看见?这俩老家夥会不会是骗子,想骗我的钱呢?当下我毫不隐瞒,如实说出了我心中的疑惑。方老道解释说,他自幼修行,早已修得天眼神通,能见常人所不能见,故能看见我额头的“卍”。而周教授,乃是天生的阴阳眼,能见神,又练过多年的气功,故也有类似天眼那样的功能。一听这话,我扭头就走,我从不相信什麽神通法术之类的东西,我断定这二人是骗子无疑。

见我不信,方老道和周教授追上我,问我怎样才肯相信他们。我想了想,对方老道说,你不是自称有神通吗?来吧,别不好意思,飞上天给我看看,你能办到 我就相信你。周老道看上去有点尴尬,他说飞上天我办不到,但是我可以证明我真的有法术神通。我冷笑著说,戏法和魔术我也会玩,对那些我没兴趣,你们自己玩 吧。说完我继续前行。

方老道和周教授再次追上我,又一次跪在我的面前,说求我给他们一个机会。两个老人家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无论他们是什麽样的动机,再出恶言我想就是 我的不对了。考虑了一会儿,我说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有什麽本事你们就使吧,我看著呢。方老道四周望了望,说在公路上不宜施展神通,恐怕骇人听闻。我说好 吧,你到底想要怎麽样,就直说吧。方老道说需要找个僻静宽敞的地方才能施展神通,否则容易惊到普通人。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给他们机会他们又提出新的条件,这明显是骗子的伎俩了。不过此刻我又有点好奇,想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麽把戏,於是我又把他俩带到 了明光寺,我说这是我出家的寺庙,轻易没有外人到来,你赶快耍把戏吧,看完我还等著赶路呢。谁知,这时方老道又开始搞了,他跪倒在佛祖面前,嘴里念念有 词,不知在祷告些什麽。

我已经预见到,看完这一段的朋友心中有很多疑问,不过请别急,後面自然会对你的疑问一一给出解答。

方老道在佛祖面前祷告了足足有五分钟,然後他站起身,从怀里拿出一大把筷子那麽粗细的竹签,一根一根插在明光寺的院子里。我看那些竹签排列的形状, 正好排列成一个直径三米的阴阳鱼图案。接著方老道开始念咒,念完咒又拿出一张黄纸符籙烧了。纸符刚刚烧完,怪事就发生了,不知从那里飞来一只巨大的兀鹫降 落在明光寺的院子里。这只兀鹫通体黑色,头上有一撮火红的毛发,站在地下足有一米二那麽高,双翅展开最少也有两米半以上,一双金黄的眼睛凶光四射,样子非 常的威武。但是这麽大一个猛禽,此时却异常的老实,它安安静静的站立於佛祖面前,目不斜视,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兀鹫到来後又过了片刻,更多的禽鸟开始在明光寺的院子里聚集。有麻雀、苍鹰、鸽子、大雁、喜鹊、雉鸡等等等等,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鸟。这些鸟到 来後, 都非常的安静,而且秩序井然,互相之间没有任何冲突,同一种类的鸟,自动在佛祖面前排成一队,不动也不叫。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我估计最少已经聚集了 上千只鸟了。 这时我问方老道说,这就是你所谓的法术神通吗?方老道回答说是的。我心里有点拿不定注意,眼前的景象确实不同寻常,可是马戏团里的驯兽师不是还能指挥老虎 表演节目吗?说不定方老道精通驯兽的本领呢。

见我不表态,方老道便又详细给我解说了他的法术。他说他施展的这一招叫做“奇门遁甲”,可以召集百兽为人所用,但是不能滥用,否则报应不浅。“奇门遁甲” 分为两种,一种叫做“术数奇门”,这种流传较广,普通人也能学会,可以用来算卦占卜。另一种叫做“法术奇门”,也就是他表演的这一种。

说实话,我对特异功能啊, 法术魔术啊,都不太感兴趣,更不相信。不过,方老道和周教授没完没了的纠缠却很让我感到麻烦,我只想摆脱他们赶紧上路,好去寻找我想要的真佛法。於是我点 点头,说我承认你们有神通吧行了吧,赶紧让这些鸟飞走吧,不然让老百姓看见真的要吓坏的。方老道当即一挥袖子,大大小小千余只鸟又陆续飞离了明光寺。

既然我承认了他们有神通,方老道和周教授便又提出要拜我为师。我说你们别胡闹了,我自己还糊涂著呢,连佛法的边也没摸到,怎麽收你们当徒弟呀?方老 道说, 这不要紧,你是释迦摩尼亲传弟子,将来必成正果的,只要你收下我们,我们就有希望了。听了这话,我不由哭笑不得,当时我想:我真的是释迦牟尼佛亲传弟子 吗?佛前许愿,夜晚飘雪,完全可以说是偶然现象,是一种巧合,当时虽然挺震撼的,但是过了这麽久,我已逐渐冷静了,我觉得我到底是不是释迦牟尼亲传弟子这 件事情,太过渺茫,毫无探究的意义。何况,即使我真的是释迦亲传弟子,但我心中的痛苦和迷茫依然如故,如何能为他人之师呢?所以我再一次拒绝了方、周二人 的要求。

令人想不到的是,被我再次拒绝的方老道竟从腰里抽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我吃了一惊,我说你想乾嘛?你要捅了我吗?方老道没有回答,他右手握著匕首, 伸出自己的左臂,说他要学习禅宗二祖慧可,断臂求法。方老道说这话时语调平静,神色从容,没有半点激动的样子,但是我感受到了他的决心,我相信他是说得出 做得到的。

无论我此时有没有证悟佛法,但是出家人慈悲为 怀,如果我答应他们的请求就能避免一出悲剧的话,又何乐而不为呢?就这麽著,我妥协了,我答应收下方老道和周教授当徒弟。谁知,我刚刚表示了同意收徒的意 思,又横生出了一段枝节。原来,此前一直冷眼旁观的缘慧,这时突然也提出要拜我为师,他表示可以舍弃住持这份工作,愿意跟我去云游。

最早我邀请缘慧和我一起去云游,是因为我害怕旅途太孤单太寂寞,想要找个伴,但此时有了老方、老周两个徒弟,我已不缺同伴,何况,鉴於此前缘慧的出 尔反尔,我便拒绝缘慧拜师。缘慧问我为什麽,我考虑了一下,找了个堂皇的理由,我说你不是自己说过你是党员吗?党员将来死了应该去见马克思的,而佛子涅盘 後是要去见释迦牟尼。你信佛祖呢还是信马克思?再说了,修行的人是不能参与俗世政治的,你都入党了,难道还不算参政吗?做为一个两面派,就是在普通人眼 里,也是很无耻的,何况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信仰问题上呢?

缘慧连忙解释说,当年他不是真心入党,他是看在钱的份上才被动入的党。我说我不管那些个,入党的时候,在那个人血红的党旗下面,在大庭广众面前,你 发过毒誓的,要把生命献给党,难道那不算数吗?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出家人的戒律你不清楚吗?既然你不是真心的入党,那乾嘛去发那个毒誓?你的谎言是 在骗佛祖,还是骗你自己呢?

在我的连珠质问下,缘慧哑口无言。憋了半天,他说他可以退出党。我说好啊,你退了党我就收你当徒弟。缘慧二话不说,一溜小跑出了明光寺,直奔县宗教 局而去,他真的办理退出党的手续去了。这里说明一下,当年在高中时,我曾被动的入过团,但大学毕业前夕就被开除了,毕业之时,我还发过毒誓,连少先队也一 并退出。因为经历过当年的政治运动的迫害,我看清了“党”的嘴脸,我觉得“他们”的“党”与中国历代的封建统治者区别不大,甚至还远远不如,故我对“党” 这个组织是深恶痛绝的。

信仰这种事情,那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尘世中,有多少人明明身在“党”的组织中,却还要到处宣扬佛法,劝人向善。实话对你说吧,无论这种人说的多麽 动听,表现的多麽堂皇正大,他都是在败坏佛法,他传的一定是邪魔。有许多居士,经年累月的拜佛修心,为啥没有进境呢?因为他们忘记了他曾经发过的毒誓,他 曾说过要把生命献给“党”的,所以无论这些人怎麽用功,佛也没办法给他开示、没办法点悟於他。对於这种人来说,要想真正走入佛法,必须先发个毒誓退出 “党”才行,其实不光是“党”,所有政治团体你都要退出。因为修行之人,是不能参与世俗政治的。反过来说,任何修行之人参与政治,他一定是败坏佛法的魔。

缘慧走了後,时间已经是中午。我感觉好饿,就弄了点饭与老周和老方一起吃。吃饭期间,方、周二人分别讲述了他们的过往经历。方老道生於民国初年,在 他七 八岁的时候父母死於战乱,颠沛流离中他被终南山里的道士收养,後来他自然也就当了道士。他这一门修炼的功法叫做“先天悟真功”,类似於太极拳,其指导理论 来 自《道德经》, 这一门功法都是历代单传,法不传六耳的。一九八七年的时候,方老道的师父归天,他师父临走前说自己没有修成正果,同时还嘱咐方老道,“无论 佛道,另寻名师,或可修成正果”。於是方老道从那开始云游天下,拜师问道。至於周教授,因为他是天生的阴阳眼,故退休後就开始走访天下名山大川,想要求法 求道,後来与方老道偶然相遇,俩人便结成了夥伴。

我问方老道说,你本是道士,为何不去寻求道家的 真法真师,怎麽偏偏拜我这个和尚为师呢?方老道说据他所知,隐居在终南山里修道的人最少也有一千多 人,这 些人有的修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但是最近一百年来,再没听说过有谁修成正果。因为今日今时已是末法时代,不光是佛教的法不灵光,道家的法也一样败坏了。 但是千余年来,尘世之外的修炼界中一直流传著一个说法,就是说末法之时,只要能跟随释迦亲传弟子,还是有希望找到回家之路、修成正果的。而释迦牟尼亲传弟 子的唯一标记,就是额头上有释迦摩尼佛留下的“卍”。

静静的听完方老道所说,我笑了笑,未置可否。什麽修道千年,什麽头上有“卍”,我一概都不信。我还是要去寻找心目中的真佛法。

这天傍晚的时候,缘慧终於从县城赶回了明光寺,他告诉我说,宗教局不给他办退出“党”的手续,因为根本就没这种事情,“党”从来都是只能进不能出, 退出不 是那麽自由的。我说这我就没办法帮你了,不是我不收你做徒弟啊,这是天意呀。这时周教授突然对我说,退出“党”不用办手续,跪在佛祖面前发个愿就行,对天 发愿也管用,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天上的神佛都清清楚楚,只要你发下真修佛法的洪愿,神佛自然会替人想办法退出“党”的。

我忍不住笑了,什麽举头三尺有神明?当年我的那些同学为了民族和国家、为了人民和正义,身化齑粉,血染长街,而且在这之後又被诬蔑为暴徒、恶棍!那 时 候,神明在那里?不过话说回来,能舍弃住持这份高薪的工作,对缘慧来说已实属不易,再加上周教授和方老道的劝说,我也就不再难为他,同意了也收他为徒。缘 慧很高兴,马上跪在佛祖面前,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对天表明了坚决退出“党”、以及修行佛法的决心。

缘慧发完了誓,方老道和周教授亦跪在了佛祖面前,由我和缘慧分别帮他们剃了光头,更换了僧衣,从此他们二人也就算是弃道从释,皈依了佛门。收下这三个莫名其妙的徒弟,我突然感觉很滑稽,我想如果再弄一匹白马,我不就跟唐三藏一样了吗?

第二天一早,我们师徒四人离开明光寺,正式开始了云游的旅程。

从2001年 到现在为止的将近十年间,我们四人走过了万水千山啊。中国的名山胜境,各大城市我们都走到了,先後拜访过数百个寺院、道观,但是我还没找到心目中的真佛 法。不过,我也不是一无所获,这数万公理徒步走将下来,人世间的苦辣酸甜,富贵荣华,我都一一品尝了。在云游的路上,不知不觉中我的心态就变 了,过去压抑在内心的伤痛渐渐释然,整个人也由浮躁走向沉静,不经意中也参悟到许多的法理。

十年的时间,数万里行程,我不可能一一在此用文字呈现。後面的篇幅中,我会讲一些云游路上碰到的奇人奇事,还有就是我自己对佛法的一些小小感悟。希望与还在跟帖的各位朋友一起分享吧。

刚开始云游时,我身上还带著一万多块的现金,但我想,出家修行的人是不应该摸钱的,所以不久後我把这些钱分批赠送给了一些穷困的农民。而周教授,他是有工资的,遇到我之前他定期和家里联系,让他家人给汇款的。不过自从拜了我当师父,他也就不再摸钱。

不摸钱,就要化缘。说实话,最初我们四个都很不适应。拿著个搪瓷盆,敲开人家的门,说给点吃的吧,呵呵,这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囧啊。第一次化缘,还没敲门脸就红了,敲开门後又不好意思说话,哎呀,当时那种自尊心被刺痛的感觉,刻骨铭心。

有时候化缘会遇到不信神佛的人家,直接就轰我们走,更无聊还会放狗咬人,或者骂些很难听的话。一开始我很气愤,也很伤心,不过渐渐的,那颗愤愤不平的心就归於了平静。我想这有什麽呢?你不给我,我走就是了嘛。

在这里,许多人说佛法如何如何,修行又怎样怎样,呵呵,听起来似乎头头是道,他说话时的口气似乎也义正言辞,动辄指责别人是邪教、是外道,动辄让人 滚 蛋。 呵呵,修佛法的人会动辄让人滚蛋吗?先不要说以身饲虎那样的大慈悲, 你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啊,居然还妄论佛法,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业吗?但你让他拿著钵 盂去化个缘试试,不知他有这种挑战自我的胆量与勇气否?不知他能放得下那高傲的自尊否?面对侮辱和谩骂能否坦然从容一心不动?这种人,当佛法与金钱同时摆 在他面前时,他会犹豫一番後选择金钱。

为什麽我劝大家不要妄论佛法,真的是为你好啊,一个一天都没有实修过的人,六根不凈,七情难舍,仅仅是看了几本经书,抑或经书他都没看过,只是浏览 过 几本 《律》和《论》,然後就在显示自我的心理驱使下,到处解释佛法是什麽,指点别人该怎样修行,还美其名曰劝善,还说是在弘扬佛法。唉,我说你这业障造的太大 了,再这样做时请你三思啊,我这真的是为了你好。你一个普通人,怎能洪扬的了佛法?你所能做的,只有实修,只能是去找自身的不是,洪扬佛法的事情你真的别 操心了。

算了,选择什麽是你的自由,你做了什麽,将来自有报应,不听劝,我也就不多说了。下面继续说我的经历。

2009年 夏天,我们四人来到了深圳。某天上午,在一个豪华的商业广场遇到了两名卖艺的少林武僧。这两名武僧都是二十五六岁年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他们先後表演 了铁布衫、二指禅等硬功,博得了观众的一致喝彩,许多人都给了钱。就在武僧们收钱的时候,十几名城管赶到了,城管队员上来就扣留了武僧的表演道具,呵斥武 僧不懂规矩,要罚款500块。

两个少林武僧很无奈,就说好话,希望对方能融通一下。城管队的人很严厉,表示必须要罚款,否则就没收全部道具。少林武僧就不再多说了,他们把观众给 的 那些 钞票往领头的城管脸上一扔,说有本事就拿去。说完,其中一个武僧从地下捡起一根指头那麽粗的钢筋,               三下五除二,像捏面条一样把钢筋缠绕在了自己胳膊上。这 下城管们都傻眼了,他们这才知道这两个武僧是有真功夫的。见是这样,带头的城管态度立即有了变化,什麽都没说,带著手下灰溜溜的走了。

人群散去後,我们上前与这二位武僧攀谈,原来他们分别叫张某某和刘某某。我说你们不是少林和尚吗,怎麽没有法名呢。他们说他们只是在少林学习武艺, 并未 真正剃度,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做和尚打扮,其实并不是修炼人,更没看过佛经,也没参过禅。他们披上袈裟的目的,只为了吸引眼球,好赚钱。

後来,小张和小刘请我们去饭店大吃了一顿,呵呵,他们都是山东人,人很热情,挺豪爽的。喝酒的时候,缘慧曾告诫小张和小刘,不要冒充出家人,败坏出 家人 的名声,否则罪孽不轻的。我却不以为然,我说他们只是借用出家人的形象卖艺谋生,这是赚的血汗钱,这种钱是可以在阳光下花的,无愧天地良心。至於那些所谓 的真正出家人呢,看看释永信大师和那些党员和尚两面派就应该明白,出家人还有什麽名声好让人去败坏呢?

不知道在这个帖子里大谈佛法如何的高人里面,有几个不是两面派呢?呵呵,诛心之言哪,想必会令很多人心里不舒服的。

写到这儿,我想先说一下我个人对於修行的理解。

释迦牟尼说过,成佛有八万四千法门。也就是说,条条大路通罗马,能让人觉悟的法门绝不是只有释迦牟尼所传的:戒、定、慧。道家也说过,三千六百法门皆可成道。但是,无论你在哪个法门修,如果你仅仅是嘴上说修炼,而不去实修,就等於是在欺骗神佛,最终什麽你也成就不了。

那什麽是实修呢,我的理解就是,修行之人在“法”或者“道”的指引下,通过在生活中的艰苦磨炼,渐渐的放下名、利、情,放下爱、欲、恨,去除贪、 嗔、 痴的这麽一个过程。看明白了吧,修行是有个前提的,就是你要“得法”,或者“闻道”。不得法,不闻道,你是修行不了的,你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放不下贪、嗔、 痴的。

当一个人的内心,真正放下了人的情感,放下了功名利禄,放下了人世间的种种执著,甚至是放下了生和死,他就会升华,就会觉悟。这时,修佛的人会出慈 悲 心, 修道的人会出清凈心。慈悲就是博爱,最大的爱心。清静就是智慧,就是无上神通。但问题是,人自己是放不下感情和利益这些东西的,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只有 依靠“法”和“道”的力量,人才能去除执著,才能修行。所谓的“挥慧剑斩情丝”,什麽是慧剑?就是法,就是道,就是人纯粹理性的那种思维啊。

那怎麽才算是得法、才算是闻道呢?看了佛经就算是得法吗?给佛磕个头就算是佛的弟子吗?熟悉了佛教的礼仪规矩和宗教仪式就算是修行、算得法吗?捐款 盖 个庙 就算是积了功德吗?让我说,都不是。实事求是的说,现在人得法太难了,障碍太多了,即使是出了家,真正得法的也没几个。那为什麽得法就这麽的难哪?

因为当代中国人,从小学中学开始,就已经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党”,要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的,而这个“党”现在怎麽样呢?我想你自己应该有判断。 问题 是,你发了这样大的一个誓愿,就等於是选择了自己的信仰和未来的路,而发了这样的誓愿後你再去拜佛、念经,佛是没法管你的,佛是不能给你开示、让你得法 的。为什麽如此呢?因为佛是高尚伟大的觉者,怎麽能收一个“两面派”的弟子呢?是的,佛是慈悲的,但慈悲不可无度,否则就是纵容了。

所以在此我劝告大家:有心修行的人、有亲近佛法之愿望的人们啊,如果你想要真正的得法,就必须先发下一个誓愿,退出包括“党”“团”“队”在内的所 有 你曾经加入过的政治组织,以纯凈之身、虔诚之心事佛,佛才能管的了你,才能打开你的智慧,让你真正得法。只要你能发下这个誓愿,神佛就能替你了断因果,也 就等於是你重新选择了自己的未来。

接触过佛法的人,应该明白“因果报应”的道理吧,你当年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党”,难道不是“因”?今天无论你怎麽苦读经书都不能领会佛法真意,难道不是果?只要你真心发下这个誓愿,了断了此番因果,在佛法修为上必然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不信你就试试看。

先澄清一个问题,我从没说过自己是佛教徒,我又没拜过佛教里面的老师。佛教也不是释迦牟尼佛创立的啊。在涅盘之前,佛祖自己都说了,他留下的只有戒 律,让 後世弟子以戒为师。对不对?佛教是戒律吗?佛教等同於佛法吗?不能。宗教只是一种形式而已,是後世弟子建立的一种对佛的崇拜形式。形式做的再大,再完美, 也改变不了人的心。佛法和佛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啊。释迦牟尼自己都说,到了末法时代,他传下的佛法就不灵了,就不能渡人了,你说你维护那个佛教的形势 能有用吗?

前边有个朋友,非要让我先表明对法轮功的态 度。我很奇怪,修行也好,信仰也罢,那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啊,你管我的态度乾啥?你没有独立思考、自主判断的能 力吗?你不会自己去考察分析,做出自己的选择吗?难道你修行是给我修的呀?呵呵。记住,信仰这种事情,你要自己去考察、分析、判断,最终独立做出你自己的 选择,不要被别人的观点和态度所左右。 如果大家都说好,你就说好,大家都说坏,你就跟著说坏,这是理智的行为吗?是对你自己负责任的态度吗?

不过嘛,出家人慈悲为怀,如果我对法轮功的表态对你能有所帮助,那表个态又有何妨呢。所以,下面我就说说最近刚刚经历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也是让我非常迷茫,以至於想要还俗的一个主要原因。

2010年深秋,我们游历到了山东半岛,有一天在某村民家中借宿。碰巧的是,这天晚上有个基督教的神父到这户村民家传道。然而更加巧合的是,这个神父竟是我的故人,当年在首都师范大学的学长,当年对这位学长的才华人品我都很是钦佩的,此处且称他为老梁吧。

我和老梁相认後谈了许久,各自述说了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经历,以及走入宗教的原因。原来当年老梁离开学校後,回了山东老家,在乡镇上的中学里当代课 老 师。1991年,老梁刚刚新婚不久,即查出患了恶性淋巴癌,听闻噩耗,他妻子马上就离他而去了。老梁和我一样,家是农村,经济条件并不好,而且他是代课老 师,不是正式职工,没有医疗保障,自己根本无力负担巨额医疗费。何况,这种病,即使有再多的钱,治愈的希望也是很渺茫的。於是老梁只能在家休养,其实也就 是等死。

在休养期间,老梁受亲戚鼓动,开始练气功自 救。经过几个月气功锻炼,奇迹发生了,老梁的病虽然没有痊愈,却得到了控制,不再发展。这之後,老梁於 1992 年考取了南京神学院,他选择了基督教作为自己的信仰,并於1996年毕业回乡当起了牧师,但是当年他就辞了职,因为宗教局要求他入党,他不愿意,所以只能 离开教会。虽然离开了教会,但老梁没有放弃信仰,他一边务农,一边自己传道,给农村的老百姓讲福音

那天我们谈了很多很多,一直到半夜两点还是意犹未尽,不过为了不打扰留宿我们的主人家,老梁还是告别了我,但是他说第二天还要来看我,并表示要给我带点好东西。

第二天晚上,老梁如约前来,并给我带来一本书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我接过那书一看,竟然是三去 车仑 工力的书。当时我就笑了,我说老梁啊,你不是信仰耶稣的嘛,怎麽传播起这种东西来了?国家不是不让吗?老梁说,国家就都是正确的吗?国家就掌握真理吗?我 摇头不语。老梁又说,你看看这本书,看完後再做决定行吗?我说当年新闻我也看了,三去 车仑 工力不是让人点火烧自己吗?

老梁说,你看的新闻是那个电视台的?我说是cctv的。老梁说,当年你我之辈不是也被cctv称为暴徒吗?咱们是暴徒吗?我一下子无语了,是啊,当 年 我们为的是中国的民主事业啊,我们没有使用任何暴力,却被污蔑为了暴徒!老梁又说,cctv的新闻可靠吗?值得你信赖吗?我说,当年炼这种功的人点火烧自 己的影像总是真实的吧?那可不能造假吧?老梁哈哈大笑,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给我看了几张图片。

看完图片,我也笑了,是啊,cctv的新闻我怎能相信呢?我真是傻瓜呀!那明明就是一部洗脑机器,根本不是真正的新闻媒体啊!当年我就听说过,新hua社的新闻通稿,全世界只有三个国家采用,其余国家从不相信的。哪三个国家呢?分别是:伊朗、北韩、古巴。

这时老梁再次劝我看看他们的书。但我还是摇头,我说佛经我都不看了,看那些有用吗?

老梁就不再多说了,他留下书准备走人,临走时他又说,人想信仰什麽是上天赋予人的权力,我们完全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意志,你有权力选择自己的路,但是我希望你看看我们的书,真正考察一下我们是些什麽样的人,再下结论,再做选择不迟。说完老梁就走了。

老梁走後,我也没看三去 车仑 工力的书,就把那书放在了那儿。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书却被方老道拿了去,他看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早,方老道告诉我,他相信老梁,他要去学三去 车仑 工力。我说随便你吧,当下方老道恭恭敬敬把书搁在我面前,便找老梁去了。更气人的是,缘慧和周教授也跟著方老道走了。至此我才明白,真心拜我为师的其实只 有方老道一个人,缘慧和周教授其实是跟著方老道行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方老道有强大的法术神通,所以方老道拜我为师,周教授和缘慧就也跟著拜师,方老道 去找老梁,他们就也跟著去。哈哈,对於愚迷的世人来讲,法理难敌神通啊。

好了,现在我表明一下对 三去 车仑 工力的态度:虽然我还不了解他们,但是我绝不不反对,因为单凭一面之词,我不能做出判断。同时,我觉得老梁说的对,信仰什麽是人自己的权力和自由,人自己 说了算,只要不违反法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和形式强制乾涉。也许,有些人掌握了凌驾於法律之上的强大暴力,掌握了无孔不入的宣传机器,使用洗脑愚民之 术欺骗了很多人,把很多人变成了他们的奴隶,但真理和正义是他们改变不了的,请相信,总有乌云散去阳光普照之时。

从此之後,我就一个人云游了。离开方老道之後的这几个月中,我一直很迷茫。十年风雨,十万里路,恍惚中就走过来了。我经常在想,就这样走下去,终其 一生, 能寻找到我心目中的真佛法吗?也许能,也许不能。只是,现在我厌倦了,也疲惫了。红尘俗世中,我已无可牵挂,但前路茫茫,真佛法又在哪里呢?何处是归程 啊。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