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一个韩国佛教徒的沧桑寻法路

气功修炼网   2012年12月12日 16:16   评论»  

我过去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当时还掺练了仙道修练。我为了求真法,山南海北走遍了大半个韩国,到处仿徨。我信佛教,开始的时候就是与大多数人一样带着求佛保佑的目地修的。在佛教里,我越修越感到佛教的理非常模糊。在庞大的佛教经典中各有不同的解释,带来很多疑问,使我感到混乱。解脱、涅盘的理是好,但是修佛的真正心法到底在哪里?念经、禅定,就能成佛吗?为了揭开这些疑虑,查看了很多佛教祖师语录,还到处去求问。但是,他们的回答就是一个,静下心来禅定或是给我话头让我向内找实象。当时,我隐隐约约的悟到,光是采用禅定的形式不能成佛。

有一次,我在一个集会里听到了一位博学多识的先生讲的一些性命双修的理。听了他的讲法后,我明白了佛教只修性,而不能修命的道理。从此以后,我开始对仙道感兴趣,而且去拜访了一位深山中的老道,学了一些修命法,但没有学到什么具体的修炼方法。后又遇到了说是一位修成很高层次的尼姑,便成了她的弟子。我在她的门下修了一段时间,可是她讲的法也是不明确,我身体上开始出现了异常反应。我带着这样的身体不能继续待在山上了,而且我感到她讲的法也不是真法,便决定了下山。

我在到处求法的过程中,越求越感到今生今世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得真法。后来,在世俗中,遇到了很多修道之人,还见到了不少误修丧命的修炼人,还见到了没有高僧的指点而独自修炼的人,还看到了修炼人本不应该求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功能来治病、求财、求名的僧人。

我带着成佛的一念,抛弃了世俗的人生,在迷惑中仿徨了十几年,而且身体越修越糟透,留下的只是一个绝望,就是不能成佛。我叹息着一生中没有得到真法而活下去的世俗人生。后来,我决定不能罢休,修成修不成,也得進石窟,死也死在佛门中。我为了进進门的准备,打算去书店购买有关修炼的书。第二天,我去了汉城重路书店,看到了书柜里摆放的蓝皮《转法轮》书。如果我没有看到这本大法书,可能我已经成了尼姑。

我买了一本,回到家开始读起来了。《转法轮》封面彩条跋文上所写的感人肺腑的法理映入了我的眼。我读到“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的那一段的时候,从心里感到了有一股火热的电流。我读着《转法轮》,熬了整个晚上,还有第二天早晨,白天,如饥似渴的读下去了。我还没等死,就遇到这样好的大法和师父,我无法形容能遇到这样的大法的心情。“朝闻道,夕可死”,我已经遇上了这个大法,死而无憾,暂时放下书,抑制着自己得法而感到震憾的心灵。现在开始我再也不必向外去求法了,我想没有比这部大法更好的大法。《转法轮》里记述了许许多多我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直到现在为止我所寻求的全部解答。尤其是《转法轮》第一讲中写的“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 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的法理,好象是专门给我讲似的,点悟了我多年寻法中的迷惑之心,好长时间无法镇静我激动的心情。

我回顾着为了求正法而仿徨的人生之路和迷在世俗的往事,只能感激为了得到今天的大法而经历的岁月。我悟到了,我一生所求的成佛的一念,使我有缘得到今天的大法,便感谢过去的往事。我读了《转法轮》第三讲“附体”一节后,才明白了过去佛教中所听到的“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的真正涵义。过去我只知道,动物灵只能附上特定的殡遗,可是今天读了大法才明白了,修炼者通过意念和执著也可以招来附体的道理。明白了,我以前为了修道而接触的那些很多有功能的人是何人,包括在他们身上出现的所谓功能的疑问。还有《转法轮》给我解释了,我在仙家或道家书籍中所看到的一些修行过程中很难理解的词汇的真正涵义。特别是,修行人无法行功或不为人所知道的密中之密──“玄关设位”和“卯酉周天”等。李洪志师父给我点亮了这个世界上过去谁也没有讲、而且谁也不敢讲的修炼的整个过程。此时此刻得到大法的感激之情,我想在坐的各位也都经历过了。

我接连读了两遍《转法轮》后,开始清理了家里摆设的一切乱七八糟的书。我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和各种东西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整个处理的过程中,开始在我周围出现了各种变化,还开始了各方面的清理。

我有幸闻到了大法,我为成为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而感到无限的幸福。对大法,对师父表示衷心的感谢!从今以后,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按照师父所讲的法理,坚定实修,在大法中更加精進!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