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2) 慧眼识魔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2月16日 7:24   评论»  

来源: 作者名: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研究组

第七章 抗撒旦反共救世

一、慧眼识魔

撒旦魔教

在本次文明中,蒋公首先洞察了共产主义的本质来自恶魔撒旦。他看到魔鬼假借共产主义形式在扩张的真相,称共产党为撒旦共产魔鬼。蒋公看到共产主义在人间的表现,正好验证了《圣经启示录》中的预言:撒旦必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的列国。蒋公提醒人类:共产主义是神造宇宙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灾祸。

〝共产主义的狂妄匪徒们叫喊着,它们必要毁灭世界上的一切,它们必能毁灭不愿崇拜它们共产主义的所有人类,它们共产主义必要统治世界。它们今日一切迫害、斗争、诬陷和公审的所作所为,正像一千九百年前的新约时代的恶魔‘撒旦’一样。〞(蒋介石,《耶稣受难节证道词》,一九六零)

〝共产主义扩张之迅速,殊令人惊异。劝服八亿五千万人皈主,费时达一千九百多年之久;而在短短的四十年中,全世界竟有半数人口被关入‘铁幕’之内。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十五年来,已有八亿人口,生活在共产主义的奴役暴政之下。它的侵略步伐,正获得与时俱增的速度。〞(蒋介石,《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一九六一)

蒋公看清了共产主义是反神的:〝共产主义的反神思想,使共产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和平为不可能。马克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即曾指出,共产世界和自由世界之间,存在一道无可弥补的鸿沟。他说:‘共产主义不需要永恒的真理,而且,它要废除一切宗教和道德观念。’他另一次说:‘打倒上帝,打倒教会,拥护共产主义,你便获得世界上的一切东西。’〞(同上)

〝我们可以静下来自问一声,我们是否已经到了像启示录二十章所说的一千年的尽头呢?‘撒旦必从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圣经学者们都认为,撒旦一旦从狱中被释放出来,力量可能非常强大。撒旦的化身共产主义不仅与上帝作战,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同上)

蒋公指出,共产主义是诋毁创世主邪教:〝在廿世纪的今日,同样有一个邪恶的思想,虚假的哲学,以虚假欺骗的手段渗透人心。以凶狠残暴不人道的方法剥夺人的自由,横行霸道。共产主义一日不停止,世界一日无安宁。共产主义一日不消灭,世界一日无和平。今天的共产主义,实已超过虚假的哲学,而成为虚假的宗教,共产党徒不承认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而崇拜自我,实为有史以来最卑鄙的偶像崇拜者。〞(蒋介石,《二十世纪的十字军》,一九五七)

共产主义祖师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看见这把剑了吗?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马克思早年诗作《演奏者》,译文引据阿波罗网 。“Wild Songs, 1. The Fiddler, .)

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不仅马克思成魔,而且马克思周围有个成魔群体。(参阅:李查?温布兰,《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Richard Wurmbrand, Marx and Satan, Living Sacrifice, 1986.)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就是撒旦魔教和马克思的接班人。历代共产党的领袖都是魔教教徒。

马克思干脆否认造物主的存在。〝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诫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 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也确认了这一点。

卢那查尔斯基(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中写道:马克思弃置与造物主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温布兰,前引书 )

马克思十八岁时手写《Oulanem》剧本显示:马克思与撒旦签约出卖灵魂,打上撒旦印记,为撒旦代言,让全人类下地狱。实际上,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共产主义及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恩格斯始信上帝,被转化,与马克思联手。恩格斯曾经说过马克思是〝万魔附体〞:〝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占有了他。〞

的亲密朋友兼同事托洛茨基(Trotsky)着有《青年列宁》一书。书中写到,列宁十六岁时,曾从颈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将它踩在脚下——这是撒旦教中常见的一种仪式。

马克思的追随者斯大林被〝同志〞称为魔鬼,笔名恶魔。斯大林认为善良、宽恕、仁爱比最大的罪行还要坏。更多的魔教追随者就在世界著名的共产党领袖和恐怖分子头目中。(温布兰,前引书 ;Richard Wurmbrand, Was Karl Marx A Satanist? Diane Books, 1976.)

撒旦魔鬼藉助共产主义来统治世界。马克思通过其对撒旦魔的信仰,在人间成为撒旦的使者,行使魔鬼的职责,将无神论、唯物论等邪说和魔鬼的邪恶信息包装成共产主义,把被美化和学术化了的邪恶主义传向全世界,让人们不信神而转与魔鬼一起作恶。共产主义只是用了新名词包装的撒旦魔鬼教信仰。谁相信了共产主义,谁实行了共产主义,就变成了撒旦的臣民,认了撒旦魔鬼做自己的主宰。

蒋公指出,追随共产党是没有出路的:〝任何与共产党徒妥协的企图,等于自甘坠入共党的陷阱,或开门揖盗。假如自由世界遵循这一途径,则它不但不是重建上帝的殿堂,而且开拓一条自趋沦亡的道路。这种妥协的努力,正是敦请撒旦来君临世界。〞(蒋介石,《共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蒋公告诉世人,光明和黑暗是不能相通的,与共产党和平共存的结果就是被魔鬼吞噬:〝故今日世界任何个人或团体,任何国家或民族,苦想与今日魔鬼集团——共产政权同负一轭,‘和平共存’其结果只有一条路,就是被共产主义的魔鬼整个吞噬下去。〞(蒋介石,《对亚洲基督教护教反共会议书面贺词》,一九六五)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