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邵晓东:浅谈西医、中医、针灸与气功治病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5月04日 16:08   评论»  

2017-04-30 11:24 来源: 新生

我叫邵晓东,现定居海外。我是一名中国医师,也是美国执照针灸师,从事实践多年,获中西医学双学位、中西医师双资格和针灸、气功双专业硕士学位。我的专业学习的顺序是西医─>中医─>针灸─>气功。这与现在社会上那些难病、怪病患者的寻医、寻药途径有点相似。患者通常先去看西医,从常规的理化检测到高科技的CT或更高级的MRI(核磁共振断层扫描),先诊断个病名,再口服或外加针剂注射、点滴。若久治无效,转院去求治於中医、中药、偏方;再无效,求助於针灸;仍无效,就去试试气功。举两个典型的例子:80年代,我曾任中国黑龙江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副会长,当时的会长是原黑龙江卫生厅厅长,他患有多种慢性老年病,经全省西医、中医界的名医、专家会诊、治疗,见效甚微,无奈之下,转而求助於气功,虽不能痊癒,但确有显效。老厅长本人也是西医主任医师,他通过亲身炼功受益,证实气治病,故主动出任省气功科学研究会会长,支持气功。另一个人是当时的中国卫生部部长崔月梨,他在中国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冤狱酷刑折磨,浑身是病,经中西医治疗达不到预期疗效後转而求助於气功,疗效显着,故确信气功是国之瑰宝,因而出任中国医学气功学会名誉会长,支持气功。上述二人,一位是省级医学界最高行政长官,另一位是国家级卫生部门行政首脑,他们有条件服用最昂贵的进口高级西药和最稀少的地道特效中药,也有条件接受名医、专家外加最现代化的医疗高科技手段治疗,而且全额公费医疗,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求助於最传统的气功。这两个典型实例是很有说服力的,但还不够,我们还有必要从理论上作进一步的探讨,从西医、中医、针灸、气功的特点与局限性做进一步说明。

现代医学(俗称西医)的特点之一是辨病论治(指病的名称)、对症处理(指症状)。擅长於依赖现代检测仪器对作出病名的诊断、监别诊断。临床治疗以化学合成的西药为主,追求即时效应,如血压太高就用降压药,体温太高就用退烧药,确实能改善症状,但治标不治本,并伴随或多或少的药物毒副作用。西医外科手术治疗在一定的时限范围内有立竿见影之效,但时限一过,常见病灶转移或者旧病复发。西医治病多考虑表面物质空间的因素,属於常人的层次。

西医的局限性是明显的。内行人知道,最有效的治疗是对因治疗,即针对致病的原因进行治疗。以内因性疾病为例:西医对大多数内源性疾病称之为原发性疾病,说白了,就是原因不明之疾病。病因不清楚,显然不能对因治疗,只能对症处理,不能根治。从气功功能的角度来看,致病的原因不仅仅存在於表面物质空间,还与空间的因素有关。现代医学对真正微观空间的研究,至今为止,几乎是空白,尚有待未来的开拓者们去探索。

中医(属传统医学)的特点之一是辨证论治(指证侯,非指症状),标本兼顾。中医所讲的辨证有八纲辨证(阴、阳、里、表、虚、实、寒、热)、脏腑辨证等。中医临床治疗强调“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攻实补虚,扶正袪邪。中医用药有“君、臣、佐、使”之说,灵活多变,寻求最佳组合,最大限度减轻毒副作用。中医治病兼顾了有形病变实体与无形病理特徵。

针灸治病的特点之一是辨经论治(指)、辨穴施术(指)。经络系统包括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等。古人辨经论治,强调“宁失其穴,勿失其经”。重视针灸通经络、舒气血之功用。现代针灸师却更重视辨穴施术,强调针刺对局部穴位内解剖位置的神经刺激调节作用,现代针灸是变异了的针术,其疗效远不如古代。经络、穴位和经气运行实质存在於微观空间。经络的发现,与古代修炼人有关。中国古代名医李时珍在《奇经八脉考》的序言中讲:“‘内景隧道,唯返观者能照察之’,此言必不谬也”。此处所讲的“内景隧道”,就是指修炼者达到一定境界层次後,用天目返观内视所证悟的经气运行通道。如换一句现代词汇,就是生物能量流在体内的运行轨迹,其实就是经络。(此是作为修炼者的自身体悟)

中医方剂治疗和针灸治疗在思维方式上有相通之处,都兼顾了表面空间与微观空间的因素。但中药、针灸也有局限性。以中国古代名医扁鹊为例:在中国古代第一部通史、司马迁所着《史记》105卷《扁鹊仓公列传》中记载,当扁鹊用神奇的人体透视功能发现齐桓侯之病已由皮肤入血脉,再入肠胃,再入骨髓时,针药皆不可治。扁鹊亦明言:“病有六不治”。

气功治病有浅层次和高层次之分。浅层次气功治病的特点之一是:辨气论治,发“外气”治疗。气功师发出的“外气”可以用现代仪器证实其物质性,是客观存在的。气与气之间有强弱之区别,但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属同等层次。真正起作用的是功和意念支配下的功能。一般的袪病健身气功强调意念和呼吸的调节作用,有“文火”,“武火”之讲究(所谓“火候”之说),有“精、气、神”演练之说等,多数为丹道气功,其中包含了一些修炼的内涵,但与真正的高层次气功修炼相差甚远。

高层次气功治病的特点之一,我个人将其理解为辨业论治,发功治疗。“病就是一种‘业’,治病就是帮助消业”,“把生病的根本东西拿掉,而且在有病部位下个罩,不使病再侵蚀进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第19页)。这种真正高功能治病,是针对微观空间致病性“灵体”下手。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所能知晓的最高层次的治病之法。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