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佛教协会会长的曲折修炼路

气功修炼网   2013年01月26日 17:57   评论»  

我今年45岁。原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居士,曾任佛教协会会长,省佛协代表。

我于1985年5月中旬,满怀修佛的心愿,皈依了佛教。我的皈依师父是当时很有名望的高僧。他说,今生要想修成佛,首先要修庙宇,塑佛像,念佛,拜佛,弘扬佛法,普度众生,做大功德,功成圆满才能成佛!我把他的话当做修佛的真理。为了早日成佛,我全身心投入佛教事业中,带领僧人,居士修庙宇,塑佛像,引导很多人皈依了佛教。每晚念佛,拜佛到深夜,日日夜夜从不间断。后来听说磕某宗大头一万个,可以消业成佛快。于是我坚持磕大头,肚子摔肿了,喘不过气来,痛苦万分,仍坚持不懈。同时我还持僧人戒律,过午不食,饿的骨瘦如柴。我自认为这样虔诚的修行,便可功成圆满早日成佛了。

几年过去了,我发现我的一切没有因为“潜心”修行而发生变化,我依然是过去的那个争强好胜不甘落后的常人,超常的境界在我心里一点都没有。我时常想:为了佛教我辛辛苦苦的付出那么多,庙也修了,佛像也塑了,日夜不断念经念佛,头磕了无数,而且还引导了很多人皈依了佛教,无论是精神上的痛苦,还是身体上的痛苦,都吃了不少,应该说是一个大功德之人了。而恍惚之中又觉的我所修行的境界离佛是那么遥远。同时我又深深感到,人生的确太短暂了!我不能再这样修下去了。我要寻找真正的佛法,寻找能帮助我解脱生死的明师。

于是我弃家出走,节衣缩食,到处寻师访道,跑遍了全国的名山古迹。逢庙就进,见僧就拜。先后拜了台湾、香港、美国的几个很有声望的僧人为师。走遍天南地北,吃了很多的苦,结果劳民伤财,什么也没得到。面对亲属的指责,家庭的破裂,我陷入极端痛苦的绝望中,失去了生存的希望。我苦苦寻思,佛法在哪里?究竟何为佛法?何为真理?怎样才能了脱生死轮回?怎样逃离人间苦海?带着这些困惑,我终日徘徊在烦恼和痛苦的沉迷中,感到前途无望。

1994年真是喜从天降,我万分荣幸得到了万古难遇的法轮佛法。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头扑在师父的法像前失声痛哭,泪流满面,心中不住地呼喊,这才是我多年寻找的师父啊!大慈大悲的师父给我们讲了宇宙最高的法理,给人留下一部上天的阶梯。师父说:“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转法轮》)师父还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修 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转法轮》)。是师父的高德大法唤醒了我迷失的本性,给我指明了一条光明大道。我暗暗发愿一定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专一修炼法轮大法,在大法中早日同化真善忍特性,直至圆满。得法以后,我明显的感到我的心性在升华,境界在提高,心的容量也在扩大。我发现自己的思维方法,思想观念都在发生着根本的变化,自己好像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清静的境界。同时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光芒四射,庄严无比:看到了另外空间美丽的亭台楼阁,还听到了大法轮旋转的声音。

1995年7月25日,在我的住处发生了一件惊动全县的奇迹。这天,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以排山倒海之势包围了整个县城。我家是一处独立的土房子,处于洪水经过的主线。上游水库已经决口,后果可想而知。在万分紧急的时刻,我毫不犹豫的将最珍贵的无价之宝《转法轮》和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带,录音带等,快速用雨衣保好就冲出家门。这时,强大的洪水已经呼啸而来,瞬间就冲毁了防洪河坝,直奔我家小土房扑过来。我心里默念着师父的名字,只希望能保住我修炼的小土房,那里边有师父的法像啊!就在这紧急关头,奇迹出现了:呼啸而来的洪水突然在我家房后一百多米处自动向两边分开,分两路绕房而过。左侧的大桥冲断了,右侧的水田吞没了,而小土房却安然无恙。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家房前的菜地依然果实累累,泥泞沾脚的小土路变成一条细沙铺就的路。水位虽然高过小土房的窗台,屋里却一点水也没有,师父的法像完好无损。我泪流满面的跪在师父法像前,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通过学法我醒悟了,过去在佛教中修行长达9年,什么也没明白。其根本原因,正像师父所说的:“佛教中的法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份”(《转法轮》)“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师父还说:“释迦 牟尼讲,到末法时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难自度,何况居士,更没有人管了。别看你拜了师了,那个所谓的师也是个修炼的人,他不实修也白搭,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皈依是常人中的形式,你皈依了就是佛 家的人了?佛就管你了?没有那个事。你天天磕头把头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有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转法轮》)我茅塞顿开,如梦方醒。现在不正是释迦牟尼佛讲的末法时期吗?我在寺庙净土法门修行9年,根本不懂如何去修,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修佛了,认为念经,念佛,拜佛就能成佛了。在那充满矛盾是非,争名夺利的环境里,我争斗心很强,把名看的很重,自认为自己是寺庙负责人,是会长,又是远近闻名的大居士,从不把别人看在眼里,趾高气扬,惟我独尊,说一不二,在矛盾中从不知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总是挖苦别人,指责别人,在与僧人,居士的争斗中,总是占上风。今天我才知道,带着这么多执著的东西和一个肮脏的心灵,怎么能成佛呢?

大法直指人心,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高深大法使我明白了宇宙的真理和修炼的实质,真正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一天,我同一位辅导员从炼功点出来,正走在街上,突然从路旁边冲出一个女人来,不由分说,指着我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仔细一看,原来是我已离婚了的丈夫的妻子。我与丈夫已分手6年有余,其间没有任何往来。此时对于她的这种突如其来的辱骂,感到莫名其妙。就在我内心深处想动怒的时候,脑海里想起师父的话:“……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得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转法轮》)想到这,我的心马上平静下来,没有为其所动。她见我不动声色,便更加气势汹汹,变本加厉的高声辱骂起来,并跳上一辆脚蹬车,跟在我的身后,一边走一边骂,一时间引来众多的行人观看。可是我仍然不予理睬,没有怒意。她气的暴跳如雷,猛地从车上跳下来,挥拳向我打来,我仍然没动。我走到哪,她就跟着骂到哪,骂了足有一里地,才肯罢休。第二天,她又来到我单位楼前破口大骂,足有一个小时。这时我的心不平了,这不是欺人太甚了吗?我刚要发火,瞬间耳边又想起师父的教诲。我的心又一次的平静了。于是我走进她,心平气和的对她说:“你别骂了,昨天你骂我那么久,我没支声。今天你又来骂我,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她气愤的说:“听别人说,你们准备要复婚。”这时我才明白了她骂我的原因所在。我耐心的安慰她说:“过去就因为我们不是同路人而分手的。我们之间的缘分早已断尽,复婚之事是永远不会存在的,你放心的回家吧。”她听完了我的话,竟哭了起来,拉住我的手说,我真对不起你,听说你是炼法论大法的,确实和别人不一样。她满意的走了。此时我的心底掠过一丝从未有过的快乐。

我体会到在磨难来时,如果不把它放在心上,把它看得很小,自己就变的很大,这难一步就迈过去了。正象师父所说的那样:“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在大法中切实地感受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师父的洪大慈悲,产生了洪扬大法的愿望,其间我的心里总是惦记着佛教里的居士僧人,他们至今仍未能得法,仍沉迷于末法时期无益的修行中而不能自拔,我就开始向居士僧人洪法。

一天,佛教协会邀请我参加佛殿奠基典礼,我带着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去了,给他们放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有的居士在录像带里就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居士们被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久久不愿离去,一直看到深夜两点钟。不久他们都抛弃了佛教而走入大法。过去,我曾认识外省县的很多居士和僧人,至今他们未得法,我就通过书信向他们洪法。有一部分人也幸运的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然后我又去北京、千山、沈阳等寺庙向僧人弘法,在寺庙里给他们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我把《转法轮》送到一位僧尼手中时,她双手捧过头顶,流下泪来。当时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

人身难得,机缘只有一次。我要加倍珍惜这万载难遇的法轮大法,在有限的人生,抓紧时间,以法为师,扎扎实实的修炼,早日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沿着师父指引的光明大道,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