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老子传大道 中共歪曲贻害无穷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9月10日 16:37   评论»  

文:林辉 来源:正见网

0910

〝道, 可道,非常道。〞两千多年来,传出〝大道〞的老子的影响力在古今中外经久不衰,其著作《道德经》的中外注解之书就有三千多家,〝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等箴言至今挂在世人口中。其思想不仅被孔子认为云中龙,〝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耶!〞,不少帝王、将相、先贤、学者更是从中获得启发,不吝言辞赞美,就连今天的西方学界对老子的思想也是推崇备至。

唐太宗说:〝《道德经》其要在乎理身、理国。理国则绝矜尚华薄,以无为不言为教。理身则少私寡欲,以虚心实腹为务。〞

清世祖顺治帝赞道:〝老子道贯天人,德超品汇,着书五千余言,明清净无为之旨。然其切于身心,明于伦物,世固鲜能知之也。〞

清代思想家魏源如是说:〝老子之书,上之可以明道,中之可以治身,推之可以治人。〞

而十九世纪初欧洲就开始了对《道德经》的研究,德国家黑格尔、尼采、海德格尔,一代文豪托尔斯泰对老子也十分推崇。英国两次诺贝尔奖得主李约瑟博士在其名著《中国科技史》中写道:〝中国人性格中有许多最吸引人的因素都来源于道家思想。中国如果没有道家思想,就会像是一棵某些深根已经烂掉的大树。这些大树今天仍然生机勃勃。〞诚如斯言,中国历史上百家争鸣时期出现的百家思想的源头都是道家,皆是从道家分化而出,他们是〝道〞在世间运行的各种表征和折射。

两千多年来有无数人追随着老子的脚步,明了〝理国、理身〞之要义,甚至参透了老子不是〝常道〞的〝道〞,走上修道之路。如中国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和唐朝的〝贞观之治〞就是老子之道治国化天下的典范。

此外,自汉代以降,道家符菉、丹鼎等各个流派皆尊老子,留下如张道陵、邱弘济、许旌阳、葛洪等修道者白日飞升的神迹。历代帝王还常以道士为国师,张良即称〝以三寸舌为帝者师〞,余者如蜀汉的诸葛亮,唐朝的袁天罡、李淳风,宋代的苗光义,明朝的刘伯温等都被开国帝王待以国师之礼。明朝更是几乎家家向道。成吉思汗晚年也不远万里请长春子丘处机前去讲道。历朝历代修道之人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在当下道德败坏的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人能透过被毛和扭曲的老子的身影,踏上之路?

老子传大道

现代世人多将老子视为一位哲学家,且把老子留下的《老子》(即《道德经》,又称《道德真经》、《老子五千文》)当作哲学著作在批判着学和所谓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将老子与俗世的常人等同。事实上,老子传出的是〝大道〞,教给人的是返本归真之法。

当时,随着人类道德的下滑,三皇五帝时期的大道已渐渐失去,老子就在这个时候降临人世,一方面将〝清静无为〞及〝得道飞升〞之道,下传〝后圣〞尹喜等仙真,为后人奠定了修炼文化,使人得知〝修道〞及〝长生〞之门,用以返本归真,超凡证圣,以脱生死轮回之苦。

另一方面,老子还阐述了人的德行和积德对于修炼和做人的重要性。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皆是《德经》在前,《道经》在后。敦煌藏经洞中发现的《德道经》写本,也多以《德经》为上卷,《道经》为下卷。这说明得道者一定是个有德之人,无德者无法得道。后世将《德道经》变为《道德经》无疑掩盖了其真义。

老子还在《道德经》中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无疑老子认为道德远远高于仁义,故曰:〝大道废,有仁义。〞意思是说,因为大道没有了,才追求〝仁义〞。在现代人的概念中,仁义、智慧、孝子、忠臣的出现都是值得庆幸的喜事,然而老子却认为这些都是大道没落、社会混乱、道德下滑的结果。

此外,老子还指导孔子,启迪孔子智慧,孔子因而得以集儒门之大成,完成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内圣外王之道。《庄子?天运》说:〝孔子见老聃归,三日不谈。〞在孔子看来,老子的思想自己是无法企及的。

老子被奉为神仙

事实上,道家思想自古有之。从黄帝时期的敬天祭祖到殷商时期的天神崇拜,从春秋战国时期的老子道家到秦汉时期神仙方士以及民间信仰,再到东汉张角的〝太平道〞、张道陵的〝五斗米道〞等,直至今日,仍有许多修道人隐身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中修行,可以说,中国人对道的信仰从未断绝。

而道家修炼开始进入世俗层面是在东汉时,张道陵创立道教,老子被尊称为至上的三清尊神之一道德天尊的第十八个化身,又称〝太上老君〞,《道德经》则是道家基本经典之一。这与现代者把《道德经》归属为宗教意义上的道教和哲学意义上的道家学说是有根本区别的。

记载先秦神仙神迹的《列仙传》首度将老子列为神仙,说老子追求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其迹出神入奇。闭目塞听内修,无上境界无思。得道合乎元气,长寿同于天地。后世的《列仙全传》和《太平广记》也都记载了其神奇的身世。

东汉时期,成都人王阜撰《老子圣母碑》,将老子和道合而为一,视老子为化生天地的神灵。这成为了道家创世说的雏形。

汉桓帝时,汉桓帝更是亲自祭祀老子,把老子作为仙道之祖。唐代皇帝曾尊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宋代加封号称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中国古代汉、唐、宋、明、清等朝代有道明君,都把老子的〝无为而治〞当作治国安邦的理念,深知〝得道者得民心〞、〝得民心者得天下〞之道理。因此,这几个朝代都出现过盛世时期,如西汉的文景之治,唐太宗的贞观之治和开元之治,明代的永乐盛世以及清代的康干盛世。

然而,到了现代,尤其是中共夺取政权后,信奉马列无神论的中共将老子、孔子等先贤除了进行阶级分析和歪曲、拽下神坛外,还对其进行大肆批判。

对老子的歪曲和谬解(1950-1966)

中共建政以来,对于老子《道德经》的研究大体可以分为三个时期:1950年至1966年为第一个时期;1967年至1975年为第二个时期;1976年文革后至目前,是第三个时期。

在五、六十年代,不知是否是因为毛喜欢老子的缘故,中共哲学界对老子思想进行了不少研究,发表了近百篇文章,主要分歧是老子是何时的人,《老子》成书于何时老子的思想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老子》究竟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老子的〝道〞指的是什么。

不妨以现当代研究老子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曾是北大哲学系教授的冯友兰,对老子研究的不同阶段为例,来看看中共是如何歪曲和批判老子的。

第一阶段是1949年前。冯友兰因尚未受马列主义影响,所以并未采用阶级分析的方法研究老子。彼时,他认为孔子问道的老聃与老子并不是一个人,老子是在孔墨之后出现的,《老子》的作者名字叫李耳。

此外,他从天道观、事物变化通则等角度入手论述了老子的思想,并在将其与孔子、墨子、孟子相比较中突出了老子的贡献。其一方面整理了老子关于〝道〞和〝德〞以及道德与万物的关系上的论述,另一方面整理了老子关于处世的方法、人格修养、社会理想等方面的阐述,肯定了〝小国寡民〞的理想社会状态。

虽然关于老聃与老子是否为同一人,学界有不同的看法,虽然冯友兰对老子思想的仍很表面,但至少当时的研究还限于学界内,并未受到政治方面的影响。

1949年中共建政后,即开始了对知识分子的〝社会主义改造〞和洗脑。让老一代知识分子记忆犹新的〝反胡风运动〞和〝反右〞运动,害死了不少人,也打弯了不少知识分子的脊梁,这其中就包括冯友兰等。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冯友兰编着的《中国哲学史新编试稿》(1960年—1964年)中,他仍坚持老子在孔子之后的看法,但由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与哲学路线斗争等的影响,他对老子思想的阐述和分析有了新的说法,侧重强调阶级根源,并据此进行分析内容。这也是当时研究老子的学者采用的普遍的分析方法。

冯友兰认为,《老子》是从奴隶制到封建制过渡过程中的哲学形态,老子是奴隶主贵族的代表,老子的〝道〞是〝素朴唯物主义〞,老子的政治思想,也是没落贵族的思想表现,其言论〝充满了没落贵族对于当时统治阶级即新兴地主阶级的批评〞,如〝小国寡民〞的状态是〝倒退的,反动的,复古主义的历史观〞,等等,他还对老子的〝道〞进行了批判。显然,冯友兰否定了自己在1949年前的研究成果。

而还有一些学者或是认为老子代表的是没落公社农民的思想,或是反映了当时小奴隶主的要求,至于老子的〝道〞则指的是物质实体等。

然而,无论是冯友兰的还是其他人的观点,都没有脱离阶级分析的方法,换言之,中共那一套已成功将知识分子洗脑,并使他们的分析脱离老子思想的实质,脱离老子〝大道〞与〝德〞的密切关系的内涵,将老子世俗化,而用马列的谬论去分析,老子不再是被民众信奉的神仙,而被洗脑后的学界这样的分析加上中共有意的宣传,老子的思想就这样被歪曲和谬解了。

文革〝破四旧〞中老子讲经处被毁

中共建政后,与其他宗教一样,道教被视为迷信,遭到批判。1966年文革爆发后,〝破四旧〞席卷全国,老子等先贤也被视为〝四旧〞。道教众多宫观庙宇被焚毁破坏,不少修道人被迫害致死,被迫还俗。数不清的珍贵文物也毁于此时,这也包括老子讲经台和众多道观、庙宇。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载:就水出南山就谷,北迳大陵西,世谓老子墓。老子墓在就峪口就峪河西岸,依山为陵,陵山海拔730米,顶有天然石洞名为〝吾老洞〞,深不可测。据明代《重建吾老洞殿宇记》碑载,洞内有石函,葬老子头盖骨。

陵山顶有吾老洞道观,存有明代《重建吾老洞殿宇记》碑及清代乾隆41年(1776)陕西巡抚毕沅立老子墓碑2通。清代乾隆时著名学者,陕西巡抚毕沅书写的〝周老子墓〞三字石碑。

离老子墓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地方叫〝楼观台〞,就是当年老子讲经并着《道德经》的所在,附近方圆十里之内,还有五十多处古迹和道观。文革中楼观台等古迹被毁坏,道士们全都被迫离开。

再如山东崂山是道家圣地。崂山上的太平宫、上清宫、下清宫、斗姆宫、华严庵、凝真观、关帝庙中〝神像、供器、经卷、文物、庙碑全被捣毁焚烧。〞

在这样的氛围下,许多知识分子也被打倒,没有被打倒的也噤若寒蝉,此时老子研究也陷入了停滞时期。

当代老子研究仍无法摆脱中共洗脑

文革结束后,一些学者又开始了对老子的研究。除了更加重视史料的考证,对老子的某些思想如〝无为〞等重新做了诠释外,迄今为止的一些研究仍然没有摆脱中共的阶级分析方法和唯物论、唯心论之争,仍是在哲学层面进行所谓的分析,一些新开拓的从人类学、美学、医学、管理学、语言学、社会学、科学等角度研究老子的文章,都只抓住了老子思想的某个枝干,却偏离了老子思想的实质。换言之,当今学者的研究,基本上都没有从根本上理解老子的〝大道〞的核心是什么。

比如冯友兰又出了一本总结性著作《中国哲学史新编》(1982年—1990年),论述方法不再从天道、自然观入手,而是从其阶级根源入手。他仍然认为《老子》是没落奴隶主贵族的代表作,是站在奴隶主阶级的立场上的,反映了当时没落贵族对新兴地主阶级的两种态度,一是以退为进,一是逃避现实,他并就具体内容解读,如〝柔弱胜刚强〞,〝以无事取天下〞等,就是老子对新兴地主阶级以退为进、以弱胜强所采取的策略等,即先要保存实力,待他日实力成熟以后再和地主阶级一争高下。

冯友兰还把老子的思想归为〝客观唯心主义〞,但却再次肯定了老子的〝小国寡民〞的社会理想,认为这是老子追求的一种精神境界。

如果按照冯友兰1949年后的研究结论,老子所着的《道德经》实在是没有什么价值了,反而容易误导世人。但显然,真正误导世人的正是冯友兰这样被中共洗脑的学者,他们不仅没有深刻理解老子的〝大道〞,反而用共产党灌输的阶级理论去分析,结果可想而知。

最为可怕的是,冯友兰这样学者的研究结论仍贯穿在当今大陆的大中小学教材中。

用阶级论与唯物论分析老子的谬误

中共学者对老子分析中运用的〝阶级分析法〞,是马克思主义中最能蛊惑人心、也为共产党运用的最为娴熟欺骗大众的理论之一。对此,大陆学者荆楚先生有着清晰的分析。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在阶级社会里,人处于什么样的阶级地位,就有什么样的观点、思想和阶级立场〞,荆楚认为这是以〝阶级性〞来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

而马克思在以〝阶级性〞而否认〝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础上,再推导出〝阶级斗争〞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此基础上,又将〝阶级斗争是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作为其立论的基础。

显然,马克思否定〝普遍人性〞的论断是荒谬的,因为人都有亲亲之心,恻隐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们都乐生畏死,趋利避害;乐安逸畏凶险,喜健康恶疾病等等。这些都不会因为其阶级、出身、政治和经济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观存在的。正因为人类存在着普遍人性,人们才有共同的语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价值观,才能互利合作,共存共荣。

由此可以说,马克思把阶级斗争夸大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类的一切自然法则,从根本上就是谬误。

中共窃取政权后,通过洗脑,让一个个御用文人如郭沫若、翦伯赞、冯友兰等,按照〝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谬说来改写了全人类的历史和文明积累史,而那些从史学角度研究历史的学者则受到了整肃。

在如此谬说下被解读的历史,包括老子、孔子、秦始皇等一个个历史人物也都受到了歪曲,而被歪曲的历史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登上大、中、小学课堂,登上所有的媒体,经年累月的对中国人进行着洗脑。

除了〝阶级论〞是谬论外,马克思所宣扬的〝唯物论〞也是谬论。可以看到的是,〝唯物论〞经中共反覆灌输给中国人,现在已经成了中国人思想的一部分,以致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当中共的宣传舆论要求人们〝崇尚破除迷信〞时,人们没有觉得这样讲有什么不对。当中共在教科书中宣扬〝神佛是愚昧落后的古代人头脑中想像出来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这些观念已被人们抛弃了〞时,人们就以为真是这样。

马克思认为,人仅仅是一个物质存在,而否认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并说〝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反映〞。恩格斯说:〝生命不过是蛋白质的存在方式〞。也因此,马恩极力否定有神论和唯心主义的一切学说,片面强调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马克思否定有神论的技术方法,就是使用了逻辑学上的偷梁换柱之术,即以对某些神父和牧师的虚伪的揭露,来代替对有神论的否定,其目地就是让人们离弃天理和道德,满足其主宰人类的魔性欲望。

实际上,意识本身也是一种物质,也就是说人的思想是一种比人的眼睛能看到的物质更微观的物质,所以人的意识和一般说的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是同等的地位。物质和意识之间会存在相互的作用和影响,但并非一定是物质决定意识。因为人的行为是由思想支配的,所以人们的意识往往会决定了人对外界物质的运用和处理。显然,马克思通过似是而非的论断在迷惑世人。

其后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更将〝唯物论〞藉由宣传、教育等方式,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进而打击人们对神的信仰,使人们逐渐远离了神佛,从而只相信人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是存在的,并认为世界和人类是自然形成的。共产党这样做的目地就是维护其统治。

不用说,老子研究中的〝唯物〞和〝唯心〞之争,也是受马克思、共产党理论的影响。按照唯物史观, 物质生产才是社会存在发展基础,道德 〝有虚无实〞, 老子也就 〝大而无当〞,其用意就是将历朝历代被奉为神仙的老子落下神坛。自然,使用〝阶级论〞和〝唯物论〞来分析老子,只能走在歪曲的道路上,而且贻害无穷。

毛对老子思想的歪曲

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共党魁毛泽东很喜欢读《道德经》,而且经常在讲话、文章中引用,并重视老子研究。然而,毛看到的并不是老子对〝道〞与〝德〞的阐述,并未从中感悟如何做个有德之人,反而是选取一些词句,断章取义,为其所用,并影响世人。

如1945年4月24日,毛在中共七大上的口头政治报告中,在谈到面临的困难和应对的方针时说:〝我和国民党的联络参谋也这样讲过,我说我们的方针:第一条,就是老子的哲学,叫做‘不为天下先’。就是说,我们不打第一枪。〞在此,毛引用了老子〝不敢为天下先〞的名言,意思就是先弃后取,先退后进,先让后争。

然而,老子的原意是不敢背离道而行天道不能为之事。毛的曲解随着中共的宣传机器而为国人所接受。

再如1949年3月13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讲到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其中说到要〝互通情报,这对于取得共同语言是很重要的〞,批评〝有些人不是这样做,而是像老子所说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结果彼此之间就缺乏共同的语言〞。

可是,老子这句话折射的是〝小国寡民〞的理想社会状态,原意是说国土面积小、人口少、民风朴素的和谐国家,争斗器具是派不上用场的。由于人民安居乐业,衣食无忧,百姓不用跨地区迁徙折腾,他们会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国家,及至寿终正寝,此乃治国之至高境界。毛的引用之意完全是背道而驰。不知是不是从毛的引用开始,〝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被现代人错误的解读为彼此不了解,不互通音讯。

还有1957年2日27日,毛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1次扩大会议上,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讲话中谈到:〝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老子在两年以前就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但老子所讲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与毛乃至现当代人理解的可不同。老子表面上似乎说的是人生的无常,但如果从老子〝大道〞修炼的角度上看,人的福祸可以因为自己做好事、坏事而发生转变,因为随着人做好事、坏事,人也存在守德、失德的问题。因此,福祸取决于当事人的所为。

而毛所言的〝在一定的条件下〞引出不同的结果,恰恰忽视了人在德行方面〝有德〞、〝无德〞的转变,而这才是人福祸的根本原因。

1960年8月22日,毛等人接见出席6个民主党派中央全会扩大会议的代表时,周建人刚好坐在毛身边,他们谈到了当时哲学界正在争论老子哲学是唯物还是唯心的问题,毛同意周建人的〝老子是客观唯心主义〞的说法。968年10月,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会上的讲话中,毛公开表态支持天津教授杨柳桥的〝老子是唯心主义者〞的观点。另据1974年出版的马叙伦《老子校诂》载,毛还说《老子》是〝一部兵书〞。

而毛之言对学界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其对老子的歪曲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中共歪曲老子原因

儒、释、道信仰给中国人建立了一套非常稳定的道德体系,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这套道德体系是社会赖以存在、安定和和谐的基础。属于精神层面的道德常常是抽象的,而文化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对道德体系进行通俗化表达。

而共产党的〝哲学〞可以说和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截然相反。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认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佛家和道家思想都是有神论,相信生死轮回、善恶有报,共产党不但信奉〝无神论〞而且〝无法无天〞。

中共宣传〝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宣扬〝共产主义〞是〝人间天堂〞,而通往〝人间天堂〞之路就是依靠〝无产阶级先锋队〞即共产党的领导。承认有神论等于直接挑战了中共的执政合法性。

因此,为了夺取并巩固政权,共产党必须摧毁贯穿着〝有神论〞的中华传统文化。如果说中共建政前的一套理论只能影响少部分中国人外,那么中共建政后,中共藉由通过包括消灭宗教、文革等一个又一个运动,摧毁了传统文化;

与此同时,还通过御用文人,歪曲历史和历史人物,进而否定神佛的存在。比如前文所言的歪曲《老子》是身为没落贵族的老子的〝哀鸣〞,将老子拉下神坛。

比如歪曲信教动机,中共称〝社会苦难是宗教存在和发展的肥沃土壤〞,并刻意将那些在常人中遭遇苦难、万念俱灰的人入教当作是宗教信徒的常态。然而,纵观古今中外历史,信仰神佛者并非如此,如佛祖释迦摩尼当年就是一位迦毗罗卫国的太子,他舍弃王位、美女、富贵生活,一心修炼。

再如道家的张道陵(即张天师)曾三次被汉和帝征为太傅(在九品官制中为正一品官),张道陵都没有答应,而是隐居在鹤鸣山中修炼。因此,出家绝非对现实苦难(感情失意或经济困难等)的逃避,而是发菩提心,以慧剑斩断尘缘的大愿。

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前,民间有一个信神的环境。释教和道教中的修行者是德高望重的象征,也是人们尊重的对象。即使是传统皇朝的皇帝遇到高僧,也都给予礼遇和尊重。但在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共将修行者描绘为愚昧、无知、迷信,甚至利用宗教敛财等形象。道家的鼻祖老子、儒家的鼻祖孔子和佛家的创始人释迦牟尼的形像,也被中共刻意扭曲,甚至批判。修行者则从被尊重者变为大众嘲弄的对像。

而中共任意曲解篡改传统的神传文化,最常见也最能蒙蔽人的就是把经典加进无神论的含义,如老子说,天大地大道大王大,而中共则用铺天盖地的媒体机器和从小学到大学的灌输是:中共的恩情比天大。谁说毛不敢为天下先?其与中共离经叛道正是敢为天下先的最好注脚,中共背离天道所为已是人神共愤。这样背离天道,毁我中华正统文化,歪曲历史人物,残害百姓的中共,是到了被抛弃的时候了。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