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前世今生:窥知天机下凡世 布娃娃竟是瑶池司镜仙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7月15日 17:26   评论»  

文:雨莲

来源:

我家里有一个可爱的布娃娃,穿着漂亮的连衣裙,戴着帽子,脸鼓鼓的,大大的,倚着墙站在脊背上。有一次,我收拾沙发时,看见布娃娃正认真的看着什么,我有些纳闷,心想:“她看什么呢?”布娃娃告诉我:“看法轮呢!”我问她:“你看多长时间了?”布娃娃说:“好多年了。”我乐了,觉的她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布娃娃。

我有时写一些文章,邮给明慧网或正见网。有一天,布娃娃从沙发上边滑落下来,躺在了沙发上,帽子盖住了她的脸,我把她拿起来时,她的脸刚露出来,就对我说:“你写写我吧!”我睁大了眼睛,惊讶之余,觉的这个请求很有意思,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点点头,意念中说:“可以。”

当我握笔在手,知道了这个布娃娃曾经是天上的仙女,在人世中了一千年,有着不一般的经历。

一千年前,天宫瑶池里有一位仙女,是司镜仙,叫镜缘。镜缘梳着两个发髻,身着淡青色的衣裙,纯净漂亮。她的职责就是看管一面仙镜。这个仙镜可大有来历。

盘古开天辟地时,有一个盛法器的白玉盘,那个法器随盘古开天辟地而去,空留下一个白玉盘。这白玉盘日久通灵,能随意移动,还能立起来飞快的跑,遇到一些可爱的物品,它就凑近去看,就能看出这个物品的前生今世,以至后世,白玉盘觉的很有趣,自得其乐。时日一长,再见到新奇的东西,也就淡然了。渐渐的这白玉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天,这个白玉盘正在天上翻跟头玩耍,被一位赴瑶池宴会的仙长看见,仙长恐白玉盘日后蒙尘,灵性有损,就对它吹了口仙气,把它变成仙镜,装在袖子里,赠予王母。这仙镜能力越发显现,能提前映出来拜访瑶池的仙人容貌,还能五百年显现一次重大

平日里这仙镜一片光洁,这一日,仙镜上面仙气缭绕,恰逢司镜仙在旁,她听说过仙镜显现天机时,有仙气缭绕,她惊异的注视着仙镜,只见仙气渐渐散去,出现楼台亭阁,不多时,就见服饰各异的仙人進入楼阁,司镜仙站在镜子边,就听到了里面神仙的说话声,听出了一个大概意思:这些仙人要到人世间,轮回,到末劫时期,主佛宣扬佛法,神仙要得法修炼,勇猛精進,前程不可限量。不多时仙人离开,楼阁消失,仙镜恢复如初。镜缘获此天机,也想到世间得法,心中有了这一念,就请求仙镜指点。仙镜为她显现出一朵花,镜缘也不知什么意思,实际上仙镜点化她下世之后最后是镜花缘,也就是她可接近法轮大法,但无缘修炼。

镜缘来到人间,辗转轮回,尝到人间苦楚。她有一次很曲折的人生经历,我把它写出来,与读者分享。

在宋代,镜缘转生到安徽彭城,是一大户人家的小姐,叫席初兰,兰儿长的貌若天仙、气质柔美,更有仁爱之心,飞蛾扑火、化为灰烬,也能使她心生怜悯。兰儿15岁时,嫁得如意郎君方平,方平俊秀儒雅,夫妻恩爱,相敬如宾。三年后,方平赴开封科考,途中遭贼人杀害。

在方平遇害的这天夜里,兰儿梦中见到方平,方平一身血迹,脖子上有刀痕,歪着头,悲悲切切的对兰儿说:“娘子,我被贼人王二所杀,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兰儿被噩梦惊醒,心怦怦直跳,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此事是真是假,只怕是假的。兰儿跪在床上,恳求上天的指点,说:“如果此事是真的,就让我再做一次这样的梦。”头挨着枕头,心惴惴不安,好不容易入睡,又见方平前来,对她说:“娘子,我被贼人王二所杀,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兰儿又被惊醒,相信这是真的,不由的流下泪来,想:我一个妇人,上哪找那个王二?如何能复仇?谁能来帮我?悲悲切切的哭了一会,又想起此事不能让公公婆婆知道,忙止住哭泣,心内神伤。

早上,兰儿推脱不适,没有吃饭。婆婆过来,见兰儿眼睛有些红肿,以为兰儿想念方平所致,安慰兰儿,对兰儿说:“明天是十五,你替我去寺院敬香,保佑平儿一路平安。”兰儿答应。第二天,兰儿去寺院,敬完香,兰儿跪下许愿:要替方平报仇。许完愿,兰儿想问天意,她抽了个签,只见签上面画着一个四角翘起的亭子,里面空空如也,下边有字云:浮生空空如梦,醒来已成因果。兰儿不解此签,放下签,走出寺院,在寺院门口遇见一位游方僧人,五十开外,风尘仆仆,满脸祥和。僧人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兰儿忙上前跪拜,请求僧人指点迷津。僧人说:“老僧平日不多言,只因万事有因缘,随缘吧,女客官。”说罢,转身進了寺院,兰儿注视僧人背影,眼前一片恍惚,隐约看见一个尖下巴的彪悍男人形像出现,心内诧异,不得其解,惆怅归来。

回来后,兰儿愁眉不展,郁郁寡欢。婆婆要去妹妹家,就带上兰儿,说让兰儿散散心。在姨婆家的后花园,兰儿看见了一个四角翘起的小亭子,和抽签时所见的亭子极为相似,兰儿非常诧异,在亭子里闲坐,只觉四面来风,兰儿心神不定,忙离开亭子,回屋休息。

却说附近二十里外,有座拂平山,山上聚着一伙,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为首一人叫肖锋。肖锋有个弟弟叫肖平,死于官府的围剿,杀死肖平的人叫孟平,是兰儿姨婆的儿子。肖锋在官府围剿后,潜伏了一段时间,又招人马,想为弟弟报仇,踏平孟家。

这天半夜,肖锋带人闯入孟家,见人就杀,抢劫财物,兰儿被外面的声音惊醒,忙穿上衣服,走出门来,迎面看见火把下两张杀气腾腾的脸,吓的一下坐在地上。一人拿火把照了照兰儿,说:“这个女人不错,把她送给大哥。”另一个拽起她,把她带到大厅,大厅里站着几个人,为首一人脸色阴沉,眼神凌厉,看了兰儿一眼,眼中一亮,问:“是这家的吗?”兰儿惊恐的直摇头,吓得说不出话来。门外进来一人,说:“大哥,货收了,口灭了,请大哥吩咐。”肖锋手一指兰儿,说:“带上她,撤。”这样兰儿被带上拂平山。

兰儿被两个人看着,过了两天,肖锋来了,他看着兰儿,说:“我缺个压寨夫人,你当压寨夫人吧!”兰儿低垂着头,头发挡住了她的半边脸,身体瑟瑟发抖,不敢说话。肖锋走近她,伸手端住兰儿的下巴,一抬,兰儿露出容貌来,肖锋笑了,说:“我要准备一下,过两天成亲。”说完,肖锋转身走了。

兰儿想起方平,想起婆婆和姨婆一家都死了,觉的自己的命运特别苦,不由的哭了起来,那两个人就劝她,这个说:“别哭了,胳膊扭不过大腿,嫁给大哥挺好的。”那个说:“哭也没用,不答应也没用,反正过两天就得成亲。”兰儿哭个没完,两个人也不说了,等兰儿不哭了,一个人说:“人哪,得现实点,你哭也没用,拒绝也没用,这是缘分,你好好伺候大哥,大哥一高兴,说不定答应你什么要求,满足你什么愿望,……”“满足你什么愿望”这句话一下提醒了兰儿,兰儿惦记着方平的事情,觉的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又想起僧人的话:“随缘吧,女客官。”心想: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如果能为方平报仇,倒也罢了。

兰儿和肖锋成亲后,肖锋对兰儿极好,但是兰儿心中苦闷,日渐消瘦,脸色苍白,走路好象脚下无根,一阵风吹来就能把她吹倒似的。肖锋对这个病态、柔弱的美丽,越发怜爱起来。肖锋有时半夜出去,早上回来,兰儿就劝他少杀无辜,肖锋倒也答应。

半年后,山上来了一个人,叫王义行,是个单独作案的盗贼,被官府追捕,来投奔肖锋。肖锋和兰儿说话,谈到王义行,肖锋说:“白瞎这个名了,一点义行都没有,江湖上就叫他王二。”兰儿一听,身子一震,心想:“这个人会不会是杀夫仇人?如果是,我怎么杀他,看来还得依靠肖锋。”这样,兰儿振奋起来,对肖锋也关心起来,肖锋劝她多吃饭,陪她出屋蹓跶,兰儿都不拒绝了,肖锋心里美的不得了。

一天,肖锋陪兰儿溜达,兰儿见到了王二,王二尖下巴、很彪悍的样子。兰儿一下想起游方僧人進寺院时,自己恍惚间见到的那个形像,和眼前的王二一模一样。心里断定,此人确是杀夫仇人。兰儿开始琢磨怎么杀死王二,对肖锋愈加好了。山中兄弟背地笑话肖锋,说大哥要找不到头脚了。

这王二也是该死,见到兰儿后,念念不忘,想占兰儿的便宜。偏偏这时,肖锋对兰儿象对待眼珠子一样,他把王二当朋友,又时时提防他,派两个兄弟悄悄保护兰儿。肖锋和王二喝酒,王二不停劝酒,肖锋起了疑心,假装喝醉,趴在桌子上,鼾声如雷,王二溜了出来,直奔后院。

正值夏季,兰儿心内燥热,在屋后的石凳上乘凉,解开上衣,露出里面的小衫,王二进了屋,扑个空,出来向后一绕,看见兰儿,王二色相毕露,扑向兰儿,兰儿吓得向后一仰,倒在地上。王二刚要动手,只听一声断喝,刚一回头,两个喽啰上前按住了他,紧接着肖锋出现了。兰儿当下哭了起来,肖锋见兰儿衣衫不整,倒在地上,哭哭啼啼,心疼兰儿,恼恨王二,一脚把王二踹翻,又拔出匕首。王二忙告饶,说自己一时糊涂,鬼迷心窍,大哥重义气,不会因为女人伤了江湖弟兄。兰儿怕肖锋迟疑,哭着说:“你整日里说对我好,今天我差点被侮辱,你不杀他,我也没脸活在世上。”说罢,兰儿起来要寻短见,肖锋忙抱住兰儿,说:“我一定杀了他,替你出气。你千万不要寻死。”兰儿点头,犹自哭泣不止。肖锋让兄弟把王二押进一个石头小屋,肖锋带兰儿去石头屋,兰儿在门口,肖锋进去了,兰儿听肖锋说:“兄弟,对不住了,你走吧。”兰儿听到里面的动静,知道王二必死无疑,心里一下放松了,身子一软,坐在地上,心想:“夫君啊,我替你报仇了。”

过了月余,兰儿梦中见到方平,方平说:“谢谢娘子替我报了此仇,我在阴间掌管冥册,见勾魂册上有你的名字,特来告诉你。”兰儿醒后,想:生死有命,又怎能躲过,死未必是坏事,说不定能见到方平,还解了相思之苦。

半个月后,官兵围剿,肖锋将兰儿藏在山间险要之处,转身要走时,兰儿突然抓住肖锋的手,流露出对他的担心,四目相对,天地无语,人间有情。肖锋在兰儿的泪光中,心中迸发出一股柔情,但是他还是转身离去。一场恶战,肖锋和手下都战死了,官兵撤后,兰儿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席初兰,席初兰……”兰儿惊讶万分,她想;是谁在叫我的名字。喊声又变了:“嫂子、嫂子……”兰儿一下想起一个人,就是姨婆家的孟平,是他在喊。兰儿突然泪流满面,她没有出来。她在想:我能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孟平面前?是盗贼夫人,还是表嫂,我不想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待到山上寂寂无声,兰儿从隐身处出来,想着抽签时的话语,琢磨:婆婆家空了、姨婆家空了,山上也空了,家就象客栈,人生无非都是小小的停留而已,为什么我还活着?山势险要,兰儿想着心事,脚下一滑,跌落下来,摔得脑浆迸裂。

第二天,孟平又上山了,他找到兰儿的尸体,把尸体背下山,他把兰儿葬在孟家坟丘旁边,祭奠兰儿,哭着说:“我知道王二杀死了表哥,我四处追杀他,我想一定是你设计杀死了王二,可是你怎么知道王二是凶手?”停了一下,孟平又说:“我发誓要踏平拂平山,为家人报仇,可是你为什么要自杀呢?我的亲人死的太多了,我想,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可是我没有做到啊!”时下残阳如血,纸灰飞扬,唯有孟平在痛哭流涕,诉说心中的悲哀。

我在写这个故事时,一度落泪,那个布娃娃也泪落涟涟。我感叹:写一个故事,就象从一个人的经历中走过,品尝了她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不容易,都是身不由己,来去匆匆。

镜缘辗转红尘,造了不少业,末劫时期,她转生为布娃娃,進入我家。很快,她的乐趣开始了,周围有许多玩具,她还看到了法轮。我问她:“为什么没转生成人?”她说:“安排我转生的神说:‘你是带着愿望来的,可是人皮太少,你转生成布娃娃吧,安排進入炼功人家,也不错。你要转生成动物,炼功人不杀不养,你会错过一段快乐的日子。’我听从神的安排,看好一个雍容华贵的布娃娃,神又说:‘不行啊,那个娃娃贵,那个炼功人不会去买,你转生这个吧,挺可爱、价格还便宜。’”娃娃说到这,我笑了,真的,这个娃娃才十二元,太贵的我真的不会给女儿买。

我觉的每一个生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在漫长的轮回中都会有许多的故事,在生命的历程中,都在等待法轮大法给他们带来回归的福音。

李洪志大师在讲法中说:“很多高层生命都下来转生想与大法结缘,人也在轮回转生,人数就这么多,人皮就这么多,再多了这个地球也装不下,所以高层生命转生成动物的、植物的都有。人类这的很多生命都不简单了,都不是一般的生命了。”(《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在修炼界有这样一句话,叫:“中土难生,人身难得,正法难遇,明师难求。”意思说修炼的机缘很难凑齐。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们何其幸运,真的要好好珍惜我们的修炼机缘,认真的对待修炼,按照李洪志师尊的要求去做,同化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因为这个人身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