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靈魂存在的科学证据有望突破

气功修炼网   2012年12月26日 11:36   评论»  

在人类有没有靈魂的问题上,科学界和宗教界已经争论了几百年,直到今天仍在争论。其实,双方争论的实质是靈魂是否能脱离肉身而存在。如果靈魂不可以 脱离肉身,“人有靈魂”就像说“人有精神”一样,不会引起争论。一般认为,靈魂是指没有人类肉身,但具有人类思想、情感与意识的一种生物信息能量团。如果 靈魂可以独立存在,那么,不论人活着,还是死去,靈魂应该都可以脱离肉身。只是人类有没有掌握活着时,让靈魂和身体分离的技术罢了。

要论证靈魂能不能独立存在,就要论证没有形体的“生物信息能量团”能不能独立存在;而要论证“生物信息能量团”能不能独立存在,就要论证有没有适合“生物 信息能量团”存在的条件,譬如第五维空间是否存在。众所周知,现有科学知识认为,高于四维时空的物体或事件,科学界至今还不能描述,也无法用我们普通人的 感官去感知。因此,如果靈魂可以独立存在,这个独立存在的靈魂应存在于隐维空间(Hidden Dimensions)或五维空间。

五维空间的概念是:传统的“长、宽、高”加上“时间平面”(注:时间平面由无数个四维空间根据某一轴线的集合而成,四维空间的时间轴线包括过去、现在、未 来事件在时间轴上的移动)。2007年8月,哈佛大学量子物理学家、隐维空间研究者丽莎·蓝道尔根据核裂变实验中微粒逃逸现象,大胆假设:“不见踪影的微 粒有可能逃逸到了人类看不到的第五维空间;这些逃逸的微粒因为载有能量,因此,可以在可视空间与隐维空间之间自由穿行”。丽莎的假说提出后,立刻引起了国 际物理学界的轰动与震惊。

为什么她的这个假说能引起物理学界的轰动呢?这是因为它超越了爱因斯坦的四维空间理论。五维空间存在假说的提出与科学界发现和承认暗物质密切相关。而科学 界对暗物质(具有不可视,无形等特征)的承认,意味着人类认知能力已经进入了隐维空间的时代。换句话说,如果存在五维空间,那么,不可视的靈魂或生物信息 能量团,亦可被视为是一种暗物质,因为生物信息能量团具备了在三维空间与五维空间自由穿越的条件。

2010年5月西方媒体宣称:自2001年来,美国哈佛大学量子物理学家丽莎·蓝道尔教授、美国著名物理学家John Swegle、康涅狄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Kenneth Ring)、荷兰Rijnstate医院心血管中心医生(Pim VanLommel)、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雷蒙·穆迪博士、英国著名外科医生山姆·帕尼尔,找到了人类灵魂存在的科学证据。他们经过九年的精心研究和无数次 的试验。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证明靈魂确实存在,并有望将在2012年向全人类庄严宣告靈魂存在的最权威的科学证据。届时,人们不得不佩服人类祖先的 智慧,在几千年前就认为有灵魂存在。

与此同时,丽莎教授也表示了她的担心:一旦科学界公布了靈魂存在的科学证据,世界上很多人将不惧怕死亡,自杀或极端事件也将上升。这是她不希望看到的结 果。但是,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如果科学证明了靈魂的存在,人类将会更加关注于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平衡,更加懂得人类来到这个物质世界的目的,更加明白应当 如何修为自己才能把握人类与自然的和谐。

其实,在东方,华夏先人早在5000年前,即在宗教产生的一千多年之前,就认为靈魂可与肉身分离而独立存在,甚至研发出人类与靈魂对话的技术。代表这种技 术的证据是古汉字靈字下部的巫字。中国苗族对“巫”字解释是:工字隔开有形世界(阳界)与无形世界(阴界),工字两边的人:右边的人是阳界的阿普蚩尤,左 边的人是阴界的阿普老司;而阿普蚩尤与阿普老司则代表着可视世界的人与不可视世界的靈魂在进行对话与信息交换,而中国古代县府州府用“靈力”祈雨的“祈雨 台”,便是可视世界的人与不可视世界的靈魂在进行对话的纪念物。几年前,已有留美学者指出:古代阴阳太极图中的“S”隔开阳性世界(黑眼阳鱼,有形世界) 与阴性世界(白眼阴鱼,无形世界),太极图中的阳鱼眼和阴鱼眼暗指“阴阳之间有互通通道”。下左图是丽萨的隐维或高维空间(4D、5D、10D、11D) 的S形扭曲示意图,下右图是中华太极图中阴鱼和阳鱼之间的S形。

 

                  太极图等
史载,与爱因斯坦论争论终身的丹麦物理学家玻尔,1937年来中国时曾对中国的太极图喜不释手【戈革翻译的《玻尔全集》已有记载】,回国后玻尔便把中国的 太极图作为自己家族的族徽。然而,提出波粒二象性的玻尔,虽然察觉到光量子诸多特征不能用四维时空的理论来解释。但由于他无法把握和进入老子的恍兮惚兮状 态,也无法体会中国道家的修炼技术有可能对不可视的“无形世界”的存在加以验证,因此,他与爱因斯坦一样,直到去世,都未能提出有关第五维空间的任何假 说。

英国人类学家弗雷泽曾在《金枝》中指出:“人类历史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巫统治阶段,宗教统治阶段,科学昌明阶段”。“巫”作为原始文明的发萌,曾是古代 科学技术的最早源头,在当今仍在发展中的体操、武术、气功、医药、舞蹈、美术、语言、文字、建筑等社会现象中,都可以找到“巫”的古老踪迹。但是,随着近 代科学的发展,及薄古厚今、重分轻合的倾向,现代社会已将华夏先人赋予“巫”的字意潜移默化成了携带古老迷信的字眼,进而失去了它古朴直观的本意。

倘若我国的科学家们能够打破四维空间的思想疆界、认同丽莎提出的五维空间的假说,并继续沿着钱学森院士提出的“解放思想,勇于实践,科学考察,去伪存真。 重新认识气功和特异功能”的目标努力前行的话,那么,中国人也许无需等待科学家们在欧洲电子对撞机里找回那些逃逸的微粒,也无需等待哈佛大学丽萨的联合小 组宣告靈魂存在的科学证据。只要中国人体科学的研究者们攀登上了“人体科学的珠峰”(钱学森语),理清人类靈魂的存在形式、破解人类与靈魂的对话机制,对 人类靈魂中生物信息能量的监测与调控等都将会成为可能。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