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记忆植入:你的记忆可能是假的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2月13日 12:57   评论»  

2017-02-13 08:57 来源: UFO中文网

  有趣的记忆

  发生重大的事件後,人们会记住一种高度情绪化的记忆,这种记忆被称为“闪光灯记忆”。在这些记忆中,人们不但会记住这件事,还会记得当时所处的环境以及内心的感觉。

  但是这种记忆很容易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更改或出现错误记忆。以9·11事件为例,令家吃惊的是,在事件发生一年之内,一部分人(约40%)记忆的故事中,一些细枝末节发生了改变。有些人说他们在街上亲眼看到了那次恐怖发生的过程,其他人说他们突然收到了朋友发来的消息,就知道了此次事件。而在约一年前,他们的说法并不是这样的。说在街上亲眼看到事件经过的那些人,当时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远观。而接收朋友消息的人其实是通过电视才得知该事件。显然,他们的记忆出错了。

  你的记忆是假的吗?

  中竟然会有一些假记忆。那麽,为什麽会有这些假记忆?人有多少记忆是假的?假记忆会让嫌疑人承认没犯过的谋杀罪吗?让我们一一来揭开谜底。

  想像一下,突然来到你面前,告知你:当你还是十几岁的青少年时,曾犯过一次罪。现在,你被逮捕了。警察要求你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但是你否认这件事情,不是因为你不诚实,而是你想不起来在你的人生中曾发生过这麽一件事。

  但是,负责调查的警察却拿出厚厚一叠证明文件,这些文件包括了他人的证词,甚至还有你父母的证词,这似乎证实了你的罪行。你开始疑惑: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特别是当一位心坐在你的对面,试图让你的情绪缓和下来,并告诉你,你不记得曾犯过的罪是正常的现象,因为你的潜意识在隐藏事实真相。现在你的自信崩溃了——哦,好像确实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被植入的“记忆”

  别以为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英国贝福德郡大学朱丽亚·肖和她的同事们已经将这种方法成功地运用在他们的中——向志愿者“植入”假记忆,这种方法成功率高达71%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不但植入了假记忆,而且还能让一些志愿者承认自己从未犯过的罪行。而志愿者从开始时否认到後来“坦白”,只需要三次和心理学家谈话(每次40分钟)!

  其中一位年轻的“坦白”了自己在14岁时用一块石头袭击另一个的过程:“我记得石头打中了她的头,血流不止。有警察过来了,而且是两名。这一点我是肯定的……”这位女子对着摄像机,承认这是自己在5年前犯下的“罪行”。

  而真相是,这件事从未发生过,都是做实验时心理学家编造出来的。那麽,为什麽这些志愿者刚开始时否认这些虚假记忆,但最後却相信了呢?要想知道这一点,我们必须仔细研究大脑的功能。

  大脑记忆像可编辑的网页

  许多人认为,人类的记忆就像是一台摄像机,能把我们看到和听到的东西正确、完整地记录下来。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之後查看视频,回顾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或者换种说法:如果我们经历了某件事,并对其留下了记忆,那麽这段记忆就再也不会改变了。——如果你也这麽认为,那就错了。

虚假记忆:你的记忆可能是假的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人的记忆其实根本就不是摄像机那样,而更像是拼图——将脑海中一片又一片的线索拼凑起来,连接成一个故事。拼凑过程中,会有漏洞或者错误,这些漏洞或错误可以被新的信息填补,从而产生新的故事。如果新信息很适合这个漏洞,能使故事更连贯、合理,那麽它就很容易成为记忆的一部分。

  所以当记忆接收到合适的新信息後,会不断自动更新,而这些新信息就是假记忆。这样看来,将记忆比作可编辑的网页可能更合适:我们随时可以把一个网页找出来,并在它上面添加或删除信息。不仅我们自己可以这麽做,其他人也可以对我们的记忆进行编辑。

  回到之前那位年轻女子的记忆中,也许在5年前,她只是用一块小石头驱赶一条狂吠不止的流浪狗,可是心理学家却给她输入了另一位女孩、两名警察等信息。这些新信息(假记忆)被心理学家添加到女子的记忆网页中,刚好又是那麽“合情合理”,於是假记忆在女子大脑中安家立户,紮根成长。最终的结果是,当大脑每次检索这个记忆时,只有最新版本的页面是可用的——她发现自己用一块石头袭击了另一个女孩。

  虽然以上这个假记忆只是心理学家的小小实验,可以说是无害的,但是一些例子可就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一个假记忆有可能危及生命……

  假记忆和“谋杀罪”

  1996年某一天的凌晨,达蒙·西伯德克斯被警察以嫌疑人的身份带走。经过9个小时的审讯,这位22岁、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年轻男子承认自己强奸并勒死了他的表妹。在承认罪名的时候,他已经35个小时没有睡过觉了。

  面对审讯员,西伯德克斯倍感压力,审讯员一直认为西伯德克斯的辩解是在撒谎,不仅多次对他使用了测谎仪,还一直将案件的“真实”版本说给西伯德克斯听。最终,西伯德克斯“记起”了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承认了自己从未实施过的谋杀。“我不知道我做过这件事,但我做了”——西伯德克斯这麽告诉审讯员。

  不久之後,他被判处死刑。他每天待在一个狭窄的牢房里,等待处决的那一天。幸运的是,事情出现了转机,2012年DNA测试证明了他的清白,法院宣判他无罪释放。而西伯德克斯是美国第300名因为DNA测试的证据而被释放的无辜囚犯。

  在很多误判案件中,最初的定罪可能都是由於假记忆。审讯室是一个特别的地方,为了获得所需的陈述,审讯员会问许许多多类似这样的问题:你看到了什麽?或者你看见那辆车了吗?

  如果审讯员用的是後面的这个问题,那麽嫌疑人就麻烦了,除非他回答“没有车呀,哪有什麽车”,否则无论此时回答“没有看到”抑或“看到了”,那辆根本“不存在的车”都会顺利植入嫌疑人的记忆中,可以用来混淆嫌疑人过去的记忆。心烦意乱的嫌疑人更容易相信植入的事件版本,而不是他们自己原先的回忆。

  这麽看来,假记忆真是危险重重呀。那麽,重要的问题来了——大脑中的假记忆有多少呢?

  有多少虚假的记忆?

  1%,10%,还是50%?很遗憾,目前没有人知道。唯一确定的是,如果将记忆比作钞票,大脑比作是市场,那麽跟市场上会流通着各种各样的假钱一样,大脑中会穿插各式各样的假记忆。

  有趣的是,研究人员认为,关於我们3岁以前的生活的大脑记忆,基本上都是虚假的,几乎所有的“经历”都是虚构出来的。可是,它们是如何被构造的呢?爸爸妈妈经常会告诉我们许许多多的故事,然後我们会以这些故事为基础,在上面盖起“记忆大楼”。

  许多童年时候的事情也一样。很多人说他们还记得童年的某些场景,但真实情况是,这个年龄的海马区(大脑中记忆的主要控制中心)还没有发育成熟,无法把记忆存储很长时间。然而,我们却把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一些信息当成了自己的记忆。

  此外,一个记忆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被虚构出来的,我们还无法判断,因为它们都受到大脑同一区域的控制,还没有工具可以用来辨别记忆的真假。此时你是不是想问,现在不是可以对大脑进行扫描了吗?可是研究者表示,即使是对大脑进行扫描,真实记忆和虚假记忆的扫描图看起来也是一样的。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