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时间只是幻觉 空间也是假像?(图)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7月05日 15:28   评论»  


时间只是也是假像?(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在全像的宇宙中,时间并非我们唯一的幻觉,空间也是我们所感受的假像之一,我们已经被调教成认为时间、空间是绝对的,以致于无法想像在无时间、无空间的世界中是个什么样子,虽然如此,证据仍然显示,当我们在意识上放下了对肉身的依赖时,才可以到我们并未受到时间、空间的限制,这就是为什么那些神秘修行者这么肯定他们所见到的一切,当你未曾体验过这种感觉时,你只会怀疑或觉得与自己无关。

其中一项有力的证据是灵魂出体现象,这是指个人意识觉知力离开了身体,游走他方,典型的灵魂出体是自然发生且多半发生于睡眠中、静坐中、麻醉、生病及创伤的痛苦中,突然间,让人就鲜明地感觉到他的心志离开了身体,大多数情形下他会发现自己可以在身体旁游浮,并可以飞到其他地方。

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福勒.强斯博士发现,竟然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认为这种很愉悦,强斯博士也调查了这些灵魂出体的人士,发现他们都是精神、心理非常正常的人士。

在一项实验中,超心理学家查尔斯.塔特,令一名叫做Z小姐的──常常灵魂出体的熟手,认出了纸上的五个数字,这张纸是放在一个唯有灵魂出体才能飘浮到的地方。

在纽约,美国特异功能研究会在其所做的实验中发现,有些极有天份的受测者可从全国各地“飞来”后正确地描述许多不同的东西,包括放在桌上的小东西、靠近天花板的浮动架上的彩色几何图案,以及一些只能由一个小窗口而且得用特别设备才能看到的光学幻像。

近期的研究发现,人们在灵魂出体时,有人感觉自己是一个光球,有人觉得是一个能量云,有人甚至认为自己不具任何形状,根据显示,魂体的形状乃是依据个人的信念及期望而决定,我们的习惯了我们的灵魂形状,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存在肉体中,我们在灵体状态时,也倾向于造出一个身体的形状。

那么,我们在无肉体状态下的真正形状是什么呢?有位常常灵魂出体的电台、电视台老板罗伯.梦露发现,只要我们放下所有的伪装,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是一个“包含了许多互动及共鸣频率的振动波形”。

缅因州的亚力克斯.潭那斯博士也是出名的灵魂出体人士,当他从缅因州飞到实验场,描述所见到的桌上试验物品时,他似乎是在描述这些东西在数天后的位置而非当时的位置,这点暗示人们于灵魂出体状态下所进入的空间是更微细层,这个空间更接近隐含秩序层,在这一空间中并没有所谓的过去、现在、未来,换个方式说,潭那斯的心念并未将频率转换成现在的状况,他是取用了频率中的未来资讯,而将其转换成未来的全像空间。

记录上亦有灵魂出体到过去一游的情形,剧作家奥格斯特.史传堡也常作灵魂出体旅游,有一次,他正在劝一位年轻的朋友不要放弃他的军人,为了支持他的论点,他提出了一件过去的事,当他在描述时,突然“失去了意识”,而发现自己正回到当时的情景,这种感觉只有一下子,然后他就又发现自己回到体内了,并身处于现在,很多灵魂出体指出了一种与宇宙合为一体的感觉,好像是“万物皆为我,我即是万物”。

西雅图的小儿科医生梅文.摩斯有很多机会与临死经验的儿童谈话,经过二十年的研究后,这些儿童都告诉他同样的事情,在这些儿童失去知觉后,他们都发现自己在肉体之外,看着医生救活他们的肉体,接着他们经过一个隧道,并被发光的生物所安抚。

学家琼安.哈利非克斯对于许多临死经验者的体验,研究指出,临死的人有“回溯一生”的全像特性,回溯景象是分外鲜明、完整包容,而且是立体来主演完整的一生,好像跑进一生传记的电影之中,一生中的每一刻都以详尽的感官性再度演出,完完整整地重现,而且是在一刹那间就全部发生了,它们发生得十分快速,但又慢到足够让你全部看清楚,在这一瞬间重新体验一生中所有事件的情绪、欢笑及哀愁,除此之外,他们也能感觉到参与这些事件的所有人的情绪,他们可以感受到他们曾善待的人的欢愉,也可以感受到曾被他们轻率伤害的人的苦痛。

回溯一生中,所有的思考也会忠实地被重复演出,所有的幻想、只见过一次却难忘的面孔、令你欢笑的事、看到一幅赏心悦目的画之沈醉、孩子气的担忧、早已忘记了的白日梦,这些全都会在一秒内掠过心田,临死经验者在到达光的国度时,似乎都进入了一种高等或“转换性意识”觉性的层次,而变得十分清明,也诚实于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而光状生物通常会对临死经验者强调两件事,其一是爱的重要性,他们一再重复这项讯息,我们必须学习以爱替代愤怒,学习付出更多的爱,学习原谅及无条件的爱,每当临死经验者怀疑某一项行为是对是错,光状生物都问他们是否为爱而做?动机是否出于爱?

光状生物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生于地球的原因,是为了学习爱能开启一切。”

他们指出,这是一项很难的工作,但也警告我们这对人类及人类灵性是否能延续生存所具有的重要性,是无法衡量的,就连儿童都十分确定地带回了这一项讯息,一名小男孩被车撞了之后,被两名身穿“非常白”的袍子的人带到了死后的世界,他说:“我在该处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活着的时候要不断付出爱’”。

光状生物强调的第二件事就是,临死经验者说,每当他们回溯一生中有关知识及学习的部份时,都会令光状生物十分高兴。光状生物甚至会忠告某些人在回到肉体后要开始学习,特别是学习有关自我成长或帮助别人能力这方面的知识,他们说,“学习是一种死后亦会继续的过程”、“知识是少数在你死后还可以带走的东西”。

临死经验研究者惠顿也发现,我们的一生是早就计划好的,也许不见得是完全计划好的,但至少大部份是计划好的,而我们本人都参与了这项计划。光状生物会告诉他们,这些未来的景象要在他们维持目前的行径之下才会发生。

临死经验者在回来后肯定地了解到与宇宙万物的相连性。有一位六十二岁的女士说:“我学到的一件事就是我们都是一个巨大的、活着的宇宙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认为可以伤害他人或其他生物而可以不伤到自己,那我们就错得太悲哀了!现在,我会看着一片森林、一只鸟而说:‘这就是我,是我的一部分。’我们与万物相连,若我们不断对这些连线送出爱,我们就会快乐。”

瑞典神秘人物史威登堡是当时瑞典首席的数学家,也是雕刻家、天文学家和商人,他除了工作以外,他还有恒地静坐,终于练到可以在定境中离开身体,去拜访所谓的天堂、天使、灵魂,他和他们交谈,在这些过程中体会了许多意味深长之事,他说天使们的交谈工具是全像式的思想球,并说这思想球与他见到环绕人身轮廓的“波物质”是完全一样的,他描述这些心电爆发式的知识就像是一种图像式语言,其中资讯密度可以高到每一个影像都含有上千的意念。

修行高超的大师们在深度的禅定及探究精神界而达到一种内在的世界后,会发现“一些本来认为是外在的、可见的东西,被自己所包容、围绕或内涵着”,当然,这种认知或了解不过是再度地指出,我们每一个人都包含了整个天堂,天堂的实际位置就是在我们之内,不要去找灵界,灵界就在我们心内。

当我们处在这光明国度内时,我们到底是什么形态呢?印度教圣哲斯里.亚特斯瓦.吉瑞说,这是一个已经毋需呼吸、食物就可以生存的世界,一个心念就可以变出满园香花,全凭愿力就可以治疗所有的伤,在这一个世界中,简单地说,我们是一种“有智慧且和谐的光的影像”,我们在这个“伟大的灵性光的国度”所学到最重要的事件乃是所有的分别性都是假象,万物终究是一体相连的,每当我们由高震动层降到较低震动层,分裂性就会增加,我们会分别万物,是因为我们存在于一个较低阶的意识及实象震动层,这种爱分别的习性让我们无法体验到这些较高阶、较微细国度的高强度意识、喜悦、爱及欢愉。

我们确定了解的一件事就是在全像宇宙中,最内层的精神运作会泛出,造成花、树等物体的景观,所谓的现实世界就变成了只不过是一个大家共有的梦,但我们究竟是由独一无二的神圣智慧神所梦着?还是由万物之集体意识,由所有电子、Z分子、蝴蝶、中子黑体、海参、人及非人的智慧所梦着?这个问题,其实是无意义的,我们不能问是零件创造了整体,还是整体创造了零件,因为整体就是零件,所以,我们不论将集体意识称为“神”或“万物之意识”,都不会改变这个状态,宇宙乃由一种庞大不可名状的创造力所维持着,一个名词根本无法代表它的伟大。

——摘自《全像投影的宇宙观》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