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圆梦纽约,中国名厨传奇(上)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4月24日 23:16   评论»  

作者: 紫云 来源:正见网

这是一个传奇的时代,造就了无数动人的传说。曼哈顿,一个让世界聚焦的大都市,它包揽天下族裔,让芸芸众生向往自由女神的召唤。一边是熙熙攘攘的繁华闹市,一边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一边是苦于生计的贫民百姓,一边是纵览商权的财富精英。在这双面性极致分化的社会环境里,因接纳与包容,也让它演绎出了生命多层的内涵。她囊进天下奇才,让万众瞩目,群星荟萃。

罗子昭,中国名厨,2011年2月来到纽约。当他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他知道自由女神像不是白白伫立在蓝天之下,那是美利坚信仰的基石。“五月花”漂洋过海的历史在他心中波荡,他也是一个有信仰、有坚持的人。漫步在曼哈顿街头,看不到蓝天的宽阔,也感触不到大地的厚重,深夜里更找不到繁星闪烁,不夜城的霓虹灯如刺刀般扎着他的心头,让他的伤疤滴血,他心中只有坚持。因为他明白来到这里的目的, 无论是曾经拥有的辉煌,还是过去受过的屈辱,都是铸就他信念的基石,让他能走的更稳、站的更高。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在这里走出一片天地。

2012年9月23日,纽约时代广场拉开的“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罗子昭投石问路,参赛晋级。擂台比武,罗子昭一举夺得当届粤菜金奖。

2014年8月2日,“全美海鲜厨技大赛”,罗子昭代表纽约州参加,18个州的顶级汇集一堂,他是唯一受邀参赛的中国厨师。

2015年6月27日,他再次现身纽约时代广场,同样是“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他不在擂台之上,而是坐镇评委会主席席位。

如今,他是RADIANCE宾馆,并授课带徒。他又应邀北美电视台,在《美食天堂》里重磅推广中国传统烹饪。

一,纽约,东山再起

RADIANCE宾馆餐厅,古风古韵,环境典雅古朴,在这片寸土如金的曼哈顿闹区,能有这样一处幽雅的环境着实令人惊叹。就在这里,我见到了他——罗子昭。他从后厨走出来,戴着高高的大厨白帽,身穿白色工作服。他红光满面,笑容可掬,繁忙中来与顾客见面,亲问长短。顾客们无不欢喜,赞美、感谢、祝福,他微微欠身,双手合十向顾客一一回礼。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厨界大佬竟这么年轻!

“你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菜吗? 最好的菜就是吃下去对人身体健康的菜! 对身体好是根本!”

“好的味道不是调料调出来的,是烹饪出来的。要懂得,尊重食材,要用心做它。”

“做菜如做人,想要做好菜,先要做好人!”

“当你的心是很善的,你的人是很平静的、很祥和的,你做出的菜一定是很舒展的、很通透的、很明亮的。真正的道理就在这里面,就这么简单!”

三句话不离本行,他很善谈,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方寸灶台前,汗水三十年,他已将烹饪技艺上升到了心法心术,字句里充满了铿锵男儿的热血与正直。随后的几天里,我走进他的家庭,相识了他的王晶。这时,我才知道了他们背后传奇的故事。他们曾在中国餐饮界做的风生水起,后因修炼法轮大法,夫妻双双被迫害入狱。经过13年的颠簸流离,他们一家终于在异乡团聚了。他们背后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几天中,我细细听来了……

图1,罗厨(餐厅主厨)

图2,罗厨金奖(接受新唐人电视采访)

二,中国,急流勇退

罗子昭自小迷恋厨艺,少年辍学,他一头扎进厨艺行当学徒了。从后厨打杂到亲自掌勺,他一路勤奋好学。对食材的天资敏慧,让他在同行中脱颖而出。当他只有21岁时就被老板从广州派到了北京。很快,他就做到了厨师长的位置。

北京,中国精英的汇聚地。来到京城的他一路顺风,很快站稳了脚跟。为了进一步提高厨艺,他去了北京太上宫大酒楼应聘。那是一个厨师助理的位置,比先前的工资还少一半,因为心中有目标,他依然接受了低薪。

北京太上宫大酒楼,烹饪高手如云,罗子昭在这里闷声学艺。师傅们的一招一式他都看在眼里。大凡名厨都有过人之处,手法老道,干净俐落,做事有板有眼,他观察细致,领悟到位。就在他专心学艺的过程中,厨房老板也在他身后悄悄盯上了他。老板看中了这个手脚干练的年轻人,暗中打出了算盘。

一天,老板把他叫到了一旁,表情严肃,说:“罗厨,你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订机票。”

“做什么?”

“你帮我去招揽一帮人上来。我要重起炉灶!”

招兵买马,从起炉灶?罗厨心头一惊,他在这里工作才刚刚八个月。要组建一个新厨房,齐备队伍配制,从服务员、经营总监、经理、主管级等等都请上来,少说20多个技工,而他只有21岁,如何担当此任?他有点发懵。

“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我的年龄这么小。”

“不用多说,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

酒楼老板不但发现了罗子昭出色的手艺,更看中了他的好人缘。年轻的他不但是烹饪奇才,还是个靓仔,站在哪儿都招人喜爱。此时,大酒楼里三派厨师间明争暗斗,老板早就想整顿乱象,与其平衡派系,不如打开新局面。老板慧眼识英才,给了他充分施展才艺的空间。从那儿以后,罗子昭在美食圈做的风生水起了。

说起他的妻子王晶,罗子昭来到北京的第一家酒楼就认识了她,她是那里的服务员。王晶美貌出众,性情孤傲。罗大厨性情豪爽,风流潇洒。王晶是亲眼目睹罗子昭如何一路直冲上来的。但她并不倾心于他。罗子昭厨艺精湛,相貌堂堂,让他成了众星捧月的人物,身边不乏蜂骚蝶绕。对罗子昭的风头,王晶有点反感。

“我最不喜欢这样的了,整天花花草草围着,靠不住!”王晶说。

王晶对大厨的印象并不好,而大厨对她却是另一番感觉:“王晶那时特别漂亮,说不出的那种美。她很少笑,我很好奇,她跟别的女孩子大不相同。后来我约她出去,我就观察她,我发现她是一个很节俭的女孩。我觉得这样的女孩才能够持家的,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

王晶不娇纵、不虚伪,也不会用美貌去消费男人。她是一个透彻的东北女孩,是非分明。

“大厨对人很实,女孩儿都喜欢围着他,但我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后来我发现他一点,他特别孝顺,每月发了工资他都寄给他妈,我就认为,懂孝道的男人就很可靠。”王晶说。

罗子昭是从贫困家庭走出来的孩子,从小吃惯了苦,加之父母早早离异,对他内心影响很大,他渴望有个温暖的小家,一家人永不分离。抱着这个心愿,他和王晶步入了婚姻殿堂,那是1992年,美食圈里走出了一对金童玉女。

罗子昭在太上宫大酒楼不久就被高价挖走,到了朝福源大酒楼担任主厨。一手绝技,加上他对烹饪的透彻领悟,他的新派粤菜就在这里打响了。每日宾客满堂,酒楼红红火火。出版社看到了商机,派出了团队,推出饮食书籍。此后,罗子昭工作的时候,他的身后常常跟随着摄影师、记录员,有拍照的,有做笔记的。一本图文并茂的畅销书《新派粤菜》就这样出炉了。

“真正的味道是你对食材的尊重,你对烹调方法的一种尊重,这也是对人的尊重。就跟人一样,一百个人找不到两个一样的性格,菜也是一样,每一样食材都有它的特性。每个人做出的菜味道也就不同。”罗子昭说。

可就在他事业如日东升的时候,他的婚姻开始亮了红灯。

“我那时挣钱很多啊!领工资我都用大纸包着钱回家,真的!我把钱都交给她。可是,她就是不开心,老是吵,因为那些事……在当时那就根本就不算事!”他说。他的“那些事”对妻子王晶来说实属堵心。中国经济腾飞带来的灯红酒绿弥漫着京城,大酒楼也成为有钱有势人的天堂。身为大厨的罗子昭少不了应酬,也被一些虚荣的女人当成了消费对象。

“那段我们俩经常吵架。”王晶说,“是!条件好了,有房、有车了,他应酬也就多了。酒店那种地方,吃喝玩乐条件便利,他又特别招女孩子。我心里不舒服,就和他吵。无论你怎么骂他、说他,他对我一点不亏待,还是月月把钱拿回来给我。我知道他心里是顾及这个家的,但我还是没办法控制情绪,有时都歇斯底里的……”

有钱难买幸福,常常事与愿违。罗子昭渴望的幸福小家成了硝烟的战场。产后的王晶落下了妇科病,又让冲突的小两口雪上加霜。虽然衣食无忧,王晶内心快乐不起来,她用打麻将、买名牌来消遣。罗子昭回家的感觉沉重了,想回家,又不敢回家,进退两难。

罗子昭说:“当时的生活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她生的病,当时诊断的是妇科病。我心里很挣扎。她把自己一生托付给了我,给我了一个家,为我生了小孩,害的得了这个重病。我怎么能放下她不管?”

就在王晶身心落入最低谷时,好友来访,给她推荐了法轮功。王晶没有想到,从此生活改变了。

“是朋友给我介绍的,她跟我谈了很多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事,我当初也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就以为是普通锻炼身体的气功。她给我了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就放不下了,怎么讲的这么好啊!句句都说到我心坎上。我当时就后悔啊,大法92年就传出了,我怎么到现在才得到啊?”

大法解开了王晶的心结,她的心一下舒畅了,身上的病也不治而愈了。短短的时间,王晶的身心天翻地覆地改变着,改变的让周围人惊异。家风平浪静了,罗子昭都感觉有点不习惯了,奇怪,怎么不见硝烟了?他有意刺激她两句,也点燃不起战火了。真的!王晶变了,真的变了!这一切罗子昭都看在眼里,赞在心里,背地他给王晶的姐姐打去电话:“这大法太好了!大法太好了!”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罗子昭说,“她人变好了,病也好了,就是这个法轮功!我带她去看医生,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个事,对我触动太大了。我也炼!”

而真正让罗子昭走入大法修炼的却另有原因。那时,罗子昭已经在北京昆仑饭店工作,那是中国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和管理的五星级大酒店,罗子昭是首任中方厨师长。他厨艺精湛,做出的每一道菜都堪称一绝。因为职业要求,要求厨师每年例行体检,罗子昭被查出了乙肝(乙型病毒性肝炎)。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措手不及,他是厨师啊,才28岁!绝对不能容许有这种病!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这个病!但医生的回答让他绝望:“这个病无法根治,不是钱能解决的。”那时他家常有大法学员来,大家都劝他:“大厨,学大法吧!这是唯一的出路。”

就这样,罗子昭走入了大法修炼。说来也奇,他平生阅读的第一本书籍就是《转法轮》。

“我没读过什么书,也不喜欢看书,就这本书,我从头到尾读下来了。书上的每一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活在这世上,从来没有人教导过我如何做人、做事,在这本书里,老师都告诉我了。我就感觉,我终于有师父了……”他说。

大厨的变化也让王晶感到欣慰,她说:“他修炼后变化很大。以前抽烟喝酒,很快就戒了。那些女人他也断了,精神状态特别好。原先他还有职业病,因为长期接触油烟,鼻子、嗓子经常发炎,两个月准要去医院打一次点滴。修炼以后,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了。”

夫妻同修一部大法,志同道合,那是最令人羡慕的家庭。

罗子昭说:“我当时是酒店厨师长,管理食材的出货入货,正是供货商收买的对象。我首先就要杜绝任何贿赂。我不收回扣,我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让他们也有机会受益。酒店应酬繁多,烟酒成风,修炼人不沾烟酒,我立马做到了!最难办最难办的就是身边的一些女人……在当时那个环境,有几个大款不沾染女色的?根本不是问题啊!可是我知道,作为大法修炼人,这种败坏的行为必须杜绝! 我立马就给我的那些个女朋友打去电话,告诉她们,不可以再和她们交往了。我给她们解释,也介绍给她们法轮功,让她们也来修炼。”

大法让罗子昭痛下决心,洗面革新。脱胎换骨一身轻,不再执著名与利。他给自己立下了八个字:悬崖勒马,急流勇退!

三,大法蒙冤的时刻

罗子昭一家有幸在大法洪传时走进修炼队伍,父母、弟兄姐妹也都相继入道得法。然而,好景不过短短几个月,法轮功修炼环境突变了。

1999年4月25日,集体上访事件在北京发生。王晶和罗子昭就在里面。

那是一场震惊海内外的事件,外界称之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理性和平大上访”,为此,中国政府得到国际社会赞誉。然而,三个月后,中国政府下令取缔法轮功。一场“文革”似的大运动在中国大陆席卷而来。那时王晶修炼仅仅十个月,罗子昭也才是刚入门的新学员。

“那时电视广播铺天盖地的,都在抹黑大法。明明就是说瞎话嘛!”罗子昭说。

法轮功被推到了民众的对立面。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人们此刻已经察觉到,这又是一场来自高层的政治疯狂,无辜受累的必然是中国老百姓。可是,一般老百姓不懂,民众不知情。大法学员纷纷走出来为大法鸣冤,王晶也走出来了。

12月的北京,天气阴冷。天子脚下,疾风劲草。北京大法研究会及辅导站已被连根拔起。据当时的官方媒体报道,在北京的法轮功主要负责人李昌、王志文、纪烈武、姚洁首先被抓。(备注:四人都被重判,分别是18年、16年、12年和7年。)北京大法学员们相继走出来声援。王晶带着三岁半的儿子和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国家信访局,结果等来的是警察、公安和手铐……那天,罗子昭接到公安局电话,知道母子出事了,赶了过去。罗子昭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王晶正被扣在院里的一棵大树上,她怀抱着大树,双手带着手铐。公安人员,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人民?愤怒、心疼。孩子在哪里?他看到了,孩子吓得全身发抖,脸色苍白,喉咙已经哭哑。事后他才知道,孩子被警察单独锁在面包车里……罗子昭接走了孩子,没能接走王晶。王晶被押送到顺义看守所。

顺义看守所,那段时间,着很多法轮功学员。环境恶劣,学员受到严重摧残。王晶在那里被关押了整整一个月。

释放回家的王晶,看到瘦弱的孩子满嘴口疮,心里说不出的心酸难过。上访无门,维护大法心重。马上就过年,三十团圆,可她哪有心境过年啊?那年除夕,她去了天安门广场。

天安门,原来代表帝王尊严、江山社稷的城门,几经沧桑,逐渐演变成为中国的历史之门,几乎所有的重大事件都在这里发生着,发生的震天动地。据资料显示,2000年前后,天安门广场成为大法弟子正邪较量的战场,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纷纷来到这里表达心愿,“法轮大法好!”横幅此起彼伏。警察、警车黑压压扑来,一波又一波。王晶就在其中,她再次被关押了。

当时的中国有一道政令,“拦截上访户,重点法轮功!”北京,因法轮功而戒备森严,却依然不能阻挡学员上访。抗议、关押,再抗议,再关押。天安门派出所,一时也成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那是个魔窟!派出所关押了我们很多学员,大铁栅栏门。里面的审讯室,墙壁上到处是血迹。恶警对我们严刑逼供,不说就往死打。”王晶说。

就是在那里,王晶被打的遍体鳞伤、鼻青脸肿,双手被手铐勒的血肉模糊,失去知觉。

罗子昭回忆当时的情景说:“那天我接到王晶的电话,她让我到小区派出所。我去了。我一看,王晶被打的不像样子了。我问警察: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解释不了。王晶按不住愤怒,转过身拉下裤腰,露出臀部,说:看!这就是他们打的!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没干坏事,他们就把我打成这样……警察都不作声了。真的啊!她的那个后面,全是黑茄子皮色了。我当时就愤怒了,我就大喊:我一定要去抗议!”

2001年5月,王晶再次被抓,被遣送原籍广东省。罗子昭终于坐不住了,他辞去了工作,告诉老板他必须做一件事情。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商场买了一块黄布,又买了一个天蓝色的笔,他在上面写下了“法轮佛法”。然后,他带着这条横幅也去了天安门广场,打开了它。罗子昭当场被抓,也被押送回原籍,关押到广东省顺德看守所。

因为坚持修炼大法,他们一家再也没有了安宁的日子。看守所成了他们的前方战场,你进我出。就算放回到家,也逃不过警察的骚扰。罗子昭无法正常工作,单位的老板都受到了牵连,他不得不辞职,带着孩子回到老家。

那是一家人流离失所的日子,也是他们夫妻俩最有凝聚力的时候。他们带着孩子,一边躲避警察追捕,一边做大法真相材料。那时,海外创办的大法明慧广播刚刚开播,他们得到了第一手真相资料,录制广播资料,建立真相资料加工点。成车的磁带运到,夫妻俩昼夜连班倒加工制作真相磁带。哥嫂协助,里外接应,将资料运送到各处。他们的家也因逃避警察而不断迁移。家里的积蓄用完了,罗子昭又重操旧业,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辽阳富虹大酒店担任主厨。

一家生活刚有了着落。一天,王晶在回家的路上被特警绑架了。她不知她的电话被公安窃听了。王晶被戴上黑头套拉到秘密关押处。她身后的家被抄了,大法资料被洗劫一空,母亲也被公安带走了。

北京“七处”,是中国关押重案要案及“政治犯”的地方,王晶被几部警车押送到了那里。“七处”是中国特高执行处,当法轮功被中共政府列为头号敌人时,所有被认定为重点、坚持不放弃信仰及610点名的法轮功学员,都由七处负责审讯侦查。王晶被审讯了三天,“七处”才发现闹出了大“乌龙”,他们原以为又抓到了法轮功专家、骨干,没想到抓到的是个普通学员。于是立即将王晶遣返原籍。

从广州专程而来的警察押送着王晶前往机场。经历过魔窟迫害的王晶不再配合邪恶了,找机会就逃,这让两个一男一女警察大伤脑筋。

“到了机场,他们看出我想逃跑,俩人就拧着我的胳膊,好像我是犯人。我就趁机大喊: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我炼法轮功,学‘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一喊,旅客一下就围观上来了。他们心虚,怕人听到,就把我押到机场派出所。”

“马上登机,你会不会在飞机上闹?”警察问。

“不知道!”

广东方面得知情况,又紧急调派6名警察前来增援。次日,改道火车,走秘密通道将王晶押上火车。

后来,王晶被以“顽固不化、死不改悔、喊反动口号”等罪名被判劳教一年,送往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