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前世今生的论证 轮回案例的共同特徵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6月02日 18:52   评论»  

2017-05-09 12:45 来源: 看中国

欺诈、自欺和扭曲

在一般的轮回案例中,就和所有有关生命的迷思故事一样,多少都有一些瑕疵和疑点,而这些瑕疵或疑点,对有些案例来说可能是一大致命伤,因而减损了案例的真实性,但对於一些调查详实、证据充分的轮回案例来说,这些难免的瑕疵或疑点,就像是晴空万里里面的一些浮云,并不妨碍或阻止我们对真相的透视。

在世界各地出现的轮回案例中,多少都会出现一些所谓欺诈的情形,但这些欺诈的案例,相对说来是极其少数,况且在绝大部份可靠的案例中,当事人和其家庭,并没有任何欺诈的动机,或从其中得到任何的利益或好处,因此,所谓欺诈的说法,或有,也只是调查时需注意的少数特例,并不具有太多的份量。

此外,也有一些因为巧合或暗示而产生的“自欺”现像也需排除,例如,有些父母在生产前,因梦到某某人物或某某异象,因而就“认定”他的子女,可能就是某某知名人物或某某神灵所投胎的,等子女稍长後,他们也以同样的认知来“暗示”或告知他们的子女,受这样暗示的子女,从小自然在观念或行为上,不自觉的去认同或模仿他以为是“前世”人物的言行举止,如此,透过这样的自欺和认同,这些被认为“转世”的,也就真的愈来愈像他们的“前世”了。

有趣的是,在世界各地,有时有很多的人,同时宣称是某某知名人士或宗教人物所“转世”的,只是,如果同时让他们聚在一起,不知将发生什麽事!

然而,这里所说的自欺,毕竟也只是一种特例,它仍然不足以用来解释绝大部份调查详实、证据充分的轮回案例。

还有一种较可能发生的情形是,如果有父母听到他们的子女做了某些叙述,虽然这些叙述,可能只是听来或并没什麽特殊意义的片段故事,但这些父母,却非常敏感的将的叙述,和某些他们尽可能想到的人物,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关联或联想,而以为就是这些死去人们所投胎的。

於是,他们就前去拜访这些死去人们的家属,跟他们的家属叙述自己孩子对“前世”的回忆,这些家属在听了之後,虽然半信半疑,但也倾向於“可能”真的是他们家人的转世。

然後两个家庭,就彼此交换关於死去的人和这个“转世”小孩间的详细讯息,由於过度的相信和附会,他们彼此就认为小孩确实讲对了很多关於死去之人的生活细节,但事实上,在两个家庭会面之前,这个小孩并没有说出什麽特别和正确的讯息,只是後来被人们过度渲染而已!

这种说法,确实应该值得重视,尤其在那些特别相信轮回转世而又特别敏感的地区和人们,但值得重视,并不意味着,我们因此可以用此种见解来涵盖所有轮回转世的个案,因为在很多经过详实调查的轮回个案中,在两个家庭会面前,小孩关於前世生活的回忆细节,都已事先被记录下来,而且事後都得到了高度的证实。

因此,双方家庭“记忆扭曲”和“巧合附会”的说法,确实可用来检验和解释一些案例,但不足以用来解释“所有”的轮回案例!

隐藏性记忆对轮回的解释

另外一种值得重视,也常被用来解释轮回现象的,就是所谓的“隐藏性记忆”说。

这种说法认为,小孩之所以能够知道某个已死去之人的消息,是由於从别人处不经意听到的,例如,小孩子可能在某处或在家里,听到从别的地方来的访客,和他父母谈论有关某个人死掉了,或某个人被谋杀的一些情形和消息,而後他的父母忘记了,但小孩却不自觉的将这些听来的消息并入他的“幻想”中,因此虚构出一个投胎转世的故事。

这种说法,在许多轮回的案例中,确实无法排除发生的可能性,但有一点,就连反对轮回的人也无法否认的是,轮回本身如果存在的话,那麽前世也是一种记忆,一种深藏在心灵隐晦角落的“隐藏性记忆”,因此,“隐藏性记忆”说,用在解释轮回的个案,并不像在催眠的个案中,占有那麽重的份量!

而且在一些个案中,尤其是在两个家庭相距遥远的个案里,双方家庭并没有被发现有任何联系的可能和迹象,因此在这些个案中,隐藏性记忆的说法是走不通的。

如果退一步来说,在所有轮回的个案中,确实都有隐藏性记忆的潜在可能,但那也无法解释这些个案中所发生的一些现象,因为当这些小孩子开始谈论他们的“前世”时,大都才两三岁,他们所学到的字汇,尚且不足以让他们充份表达他们所想描述的,如果说他们能够完全听得懂大人交谈时所使用的一些复杂的描述性话语,如此未免太高估小孩子的理解能力了!

如果再退一步说,在轮回案例中,小孩确实能够理解大人的谈话,如此也不足以解释,为何一个小孩子能够将一件单独的谈话内容,转化或虚拟成一件复杂生动的“前世回忆” ,而且这件前世回忆,不只得到验证,而且内容还充满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道的家务事或细微琐事,就如同我们在前面所举的案例中,哥柏竟然知道夏帟波跟太太借钱的事,或是斯娃娜塔提到她的前世比亚,和一位妇人到某地参加婚礼却找不到厕所等的小事。

当然,除此之外,隐藏性记忆说更无法解释,显现在小孩子身上的一些行为和性格上的异常现象,但这些现象却可以在小孩所宣称的前世人格找到解释或原因,因为如果说小孩确实能够听到人们谈论某个死去人物的消息,但这个“听到”,只能解释小孩子对这个人物粗略状况的“了解”,并无法解释小孩子行为和性格上跟这个人物的“雷同”,或一些无法解释的类似现象。

例如在前面的例子中,小查特金身上,不只有和文生身上疤痕相同的胎记,而且有同样的口吃,都是左撇子,并且表现出相同的宗教倾向和对引擎和船同样的爱好,或是在另一个例子中,夏莉妮从很小时,甚至还是婴儿时,就显示出对水和对公车的恐惧,而这些恐惧症,以“今生”的角度来看,可能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如果往“前世”看,知道她在前世曾因躲闪公车而掉到水田里淹死,对她的恐惧症,我们也就心领神会了!

因此,“隐藏性记忆说”,或许可以用以解释部份的案例,但却不足以解释“所有”的案例。

荒谬的超感官知觉说

还有一种对轮回案例的解释,虽然看似有理,但却显得诡异,那就是“超感官知觉说”(ESP)。

持此种理论的人认为,小孩子之所以能够知道关於某个人的详细过去,并不是什麽轮回转世,而是小孩子用“超能力”从死人的家人、朋友或熟悉的人那里,获得并且组合关於这个人的所有消息。

这种说法果然诡异有理,但尽管诡异有理,尽管在现时有关“超感官知觉”的实验里,并没有任何实验证据可以支持此种说法,尽管它还只是一种“假设”,但却不一定解释得通。

因为如果此说确实有理,即小孩子确实拥有不凡的“超能力”,可以去获取某个人的详细资料,而来“扮演”这个人的转世的话,但我们不禁要问,为何小孩唯独在获取所谓的“前世”资料时,才淋漓尽致的表现他的“超能力”,而在平时,却几乎表现不出丝毫此类的“超能力”呢?

更且,如果说某些讯息是可以凭“超能力”获得的,犹还可理解,但如果说一个人的个性才能是可以“扮演”和“模仿”的,却又让人难以相信,至少去“扮演”某种的“恐惧症”,不仅有违一般的常理,应用到小孩子身上,更显得荒谬不堪!

而且在绝大部份轮回个案的家庭里,不只有异常行为和言词的小孩子,不为家庭所接受,而且整个家庭不只得不到任何伴随而来的好处,还常常深受困扰和折磨,以此观之,小孩子即使拥有任何的“超能力”,也并不存在着一种“动机”,可以促使小孩子去使用他的“超能力”,而来“扮演”这种烦人又烦己的轮回苦差事了!

因此,“超感官知觉说”,不只诡异,应用在轮回案例的解释,更显得荒谬有余了。

根据史蒂文生博士的调查研究指出,在世界各地所发生的轮回案例中,大部份都有以下的几个共同特徵。

轮回案例的第一个共同特徵

“大部份小孩子,从两岁到四岁左右,便开始述说他们的前世。”

也就是说,大部份记得前世的小孩子,在他们开始学会说话,或有足够的字汇能力表达时,就开始谈论他们的另一个前世,由此可以推论,在他们年龄更小时,可能有更鲜明的前世回忆,但因语言能力不足,故无法做完整的表达。

轮回案例的第二个共同特徵

“大部份小孩子,在五到八岁时,便渐渐丧失对前世回忆的能力。”

通常对前世的回忆,很少能保持到成年时,因为大部份小孩子对前世的回忆,是属於一种非语言的“视觉影像”,前世的回忆,就像影片或图片般一幕幕出现。

当他们渐长後,虽然学会足够的字汇来表达这些回忆,但语言能力的发展,却对这些鲜明的“视觉影像”,渐渐形成一种“覆盖作用”的阻碍,只有在刻意去拟想,或是在梦中,鲜明的影像才会再度出现,因此被语言讯息掩盖的前世回忆,就渐渐变成了另一种的“隐藏性记忆”。

轮回案例的第三个共同特徵

“在记得前世的小孩中,有超过六成的小孩子,说他们的前世是死於非自然的状态,也就是死於暴力或横死。”

他们对和前世有关的人和事,也比平常事物有较清楚而突出的记忆,就像我们前面所提到的案例中,夏帟波被他的弟弟射杀,夏莉妮为躲避巴士溅起的水花而跌落稻田淹死,邦库奇被人用刀子刺死等皆是。

为什麽这种非自然状态的死亡经验,特别容易被回忆起呢?这确实是一个有趣且重要的问题

根据心理学者的研究指出,人们对某项的反应是和刺激的强度成正比的,也就是当外来的刺激愈大,愈容易激起我们身心强烈的反应,所以,当我们的身心,因外来的刺激而产生强烈的时,这种感受便形成一种记忆的“固着”(Fixation)现象,尤其在事後回想时,常常有非常强烈的感受,不只对事件发生的当时有强烈的印象,连事件发生前的状况,也常常鲜明的被回想起。

而死亡,尤其是剧烈、非自然的死亡方式,在一个人一生中,往往是最大且强烈的一种“刺激”,因此其造成的强烈感受,自然也就容易在今世被记住了。

轮回案例的第四个共同特徵

“小孩子今生的某种“恐惧症”(Phobias),常常和前世的死因有关。”

很多小孩子即使在还不会说话前,就显现出某种莫名的恐惧,例如前述的夏莉妮,即使在婴儿时期,每一被抱入澡盆,或乘坐巴士时,就极力的哭叫挣扎,也有一个缅甸的小女生,对飞机有特殊的恐惧感,据她说,她的前世是一个日本军人,於二次大战末期,有一天在缅甸,被盟军的飞机突击扫射而死。

也有一些恐惧症不是根源於死亡的方式,而是对死亡地方的恐惧,有一个土耳其的小男生,据他说,他的前世是在一座桥上被汽车撞死的,但他对汽车没有恐惧症,却每次在经过那座桥时,都露出害怕的神情,同样的,也有一个土耳其的小男生,他说他的前世是在一条河里淹死的,虽然他此世也害怕水,但他更害怕到那条河边去。

有些小孩子,即使在丧失对前世的记忆时,恐惧症仍然存在着,有时甚至持续到成人阶段,而此种对某种事物莫名的恐惧,不只小孩的父母,连心理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此种恐惧症,实在无法从小孩成长的遭遇或从任何可以模仿的亲人那里,找到合理可以解释的线索。

但如果我们从前世来看,当一个人在面临死亡或在死亡进行的过程中,承受愈多的痛苦折磨或惊吓,那麽自然的,此种强大的“刺激”,虽然经过了“转世”的淡化作用,仍会“固着”在我们潜意识的记忆里,等遇到相同的刺激触发,就引发了当事人对类似情境强烈而莫名的恐惧。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记得前世横死的小孩子,都有对死亡状况同样的恐惧症,因为一项恐惧症的产生,原因非常复杂,主要需视前世死亡时所受痛苦或惊吓的强烈程度,或是当事人能够承受痛苦或惊吓的程度,或是当事人今生的各种状况而定。

如有人曾被车子撞伤,自此後,对任何车子都怀有深深的恐惧,但有人虽有相同的遭遇,却不因此而造成对车子的任何恐惧,故同样的状况,所能引起恐惧的程度却不一而足。

但根据研究,在记得前世是溺水而死的小孩子当中,有高达六成以上的小孩子,从小就害怕被浸到水中,可能是溺水窒息而死的过程,是一件令人感到痛苦且难以忍受的经验吧!

轮回案例的第五个共同特徵

“轮回案例的发生和相关的一些现象,常常和一地的文化或信仰有关。”

例如,虽然轮回案例的发生,无关於是否相信或不相信轮回,但绝大部份发生的轮回案例,都是出现在相信轮回的地区,例如印度、斯里兰卡、东南亚、阿拉斯加的特临吉族印第安人,在一般不相信轮回的西方,虽然有轮回案例的发生,但相对来说,数量显着的减少。

又如轮回时变换的情形,也和文化或信仰状态有关,例如在加拿大西北部的库真族(Kutchin),有高达百分之五十的案例是变换性别的,而在缅甸有百分之二十八,泰国有百分之十三,印度仅有百分之三,而在某些地区,例如黎巴嫩的德鲁士族(Druse),阿拉斯加的特临吉族印第安人,和印度的耆那教徒,则根本没有发生过转世变换性别的例子。

另外,前世人物死亡到今生出生的间隔,也因不同的文化或信仰而有差异存在,例如在特临吉族平均需要四十八个月,在印度需要十八个月,而德鲁士族则只要六个月。

如果说轮回是一种世界性的“通律”,那麽为何会随着不同的文化信仰而产生差异性呢?

其实,有此种差异性的存在,更可证实一个民族或个人“思想”或“信仰”的力量,在某种程度,确实可左右轮回的某种选择或走向!

例如在西方不相信轮回的文化中,因为“不相信”,所以普遍存在着对轮回现象的“压抑”作用,如果一个小孩子在很小或刚学会说话时,偶有片断的前世回忆浮现,但他生活在一个没有轮回信仰的文化中,或从小即被灌输否定轮回的思想,那麽,他即使对浮现出来的“前世”回忆影像感到好奇与纳闷,也会因得不到适当的引导或自我压抑而渐渐丧失此种能力。

如果浮现出来的前世回忆影像,非常的鲜明强烈且频率极高,逼使这个小孩子不得不向父母透露有关内容,但因父母根本不相信有什麽轮回的存在,以致将小孩子可能是真的“前世”回忆,当作是小孩子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因而予以斥责或抑制,小孩子在得不到适当的引导,且受父母高度的压抑下,久而久之,也就闭口不敢再谈自己的“前世回忆”了。

相对的,在信仰轮回的地区或文化中,父母即使不鼓励有此现象的小孩子谈论他的“前世回忆”,大部份也都站在不抑制的密切观察立场,而且在此种普遍具备轮回知识或轮回文化氛围的区域中,小孩子通常能够得到较多的引导,以致说出更多的“前世回忆”,但在一些对轮回特别热衷的地区,当然也就免不了,会出现一些描声绘影或穿凿附会的“假轮回”了!

同样的,在同是相信轮回的区域或文化中,也会各自产生不同的“副信仰”(Subsidiary Beliefs),例如,轮回是如何发生的,或什麽会在轮回时发生等等,类此属於轮回的不同“副信仰”,也会在一个区域或文化中,影响不同轮回现象的发生。

例如,在黎巴嫩的德鲁士族,在传统上他们虽然相信轮回,但他们却“不相信”在轮回转世时,性别转换是可能的,如果一个德鲁士族的小男孩,告诉他的父母,他的前世是个女性,他的父母即使不斥责他,也会认为他的说法是“荒谬可笑”的,因为传统观念告诉也教育他们,轮回时的性别转变,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

所以一个德鲁士族小孩,即使有非常鲜明真实的前世回忆,且发现他前世是个“女”的,他也会因而隐藏或压抑他的前世回忆,以致最後完全趋於淡忘,可以理解的是,在此种信仰的氛围下,自然就没有任何一件性别转换的例子,在德鲁士族被报导出来了!

以是之故,在德鲁士族,因传统信仰认为性别转换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此,在他们的文化中,因自我抑制,就真的没有任何一件性别转换的例子被报导出来,正因为性别转换的例子从没出现,更“加强”了他们的传统信仰的信念,也让他们更根深蒂固的认为,在轮回转世中,性别转换确实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了!

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信仰中,类似此种∶信仰—抑制—强化自我信仰的例子,到处可见,因此,同样的,关於一个人转世所需要的“时间”,就常随着个人或文化的信仰,而有不同的时间变化,如此也就成为一件可以理解的事了!

因此,在一个特定信仰的文化中,当一个人浸淫在此种文化中,从小到大,皆被灌输或教导某种的信仰或信念,当他临死时,自然对死後“什麽会发生”或“什麽不会发生”、或“如何发生”,就有极其根深蒂固的观念了!

以致在转世时,不只这些对轮回的观念或思想,会影响他转世的状况,甚且这些对轮回的观念或思想,也会一并带到来世去,就像“後催眠暗示”(Posthypnotic Suggestions )对人的影响一样,这些生前的观念或思想,也会对一个人来世的观念或思想起着不自觉,但具决定性的影响作用,这就是所谓的“惯性”作用!

由此类推,不只一个人对性别的坚持、对宗教的信仰、对国家或民族的认同,或一些观念思想等,会经由多次的转世,而成为一种特别喜好的惯性作用,就连一个人的个性、才能、兴趣嗜好等属於个人特质的东西,如果被培养或强化到某种程度,又未尝不会带到来世去呢!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