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圆梦纽约,中国名厨传奇(下)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4月25日 16:36   评论»  

作者: 紫云 来源:正见网

接前文:圆梦纽约,中国名厨传奇(上)

罗厨工作照

四,炼狱出金刚

王晶被判刑。罗子昭也因为修炼,两次被抓进看守所。从家乡走出的名厨,他名声在外。回到家乡,即便是在看守所,关照他的人也不少。很多人都劝他顺势而为,以求自保,提审他的公安也在奉劝他。

“阿昭啊,你这么好的生活,你傻吗?你跟共产党斗干嘛呢?你签个字,回去偷偷炼就行了。干嘛拧着不签呢?”

所谓“签字”,就是书面表示与法轮功划清界限!签字就自由;不签,面临的就是关押、洗脑、判刑。签与不签两重天!在当时的中国时政里,法轮功学员要人人过关。

“签什么签啊?决裂书?揭批书?都是那些违背良心的话。你作为一个政府部门,你不能逼我说谎啊!你这是什么法律啊?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幸福。人、社会最需要的就是这个。我修炼法轮功了,我什么都得到了,找不到任何理由让我放弃它。没有理由!” 他的回答非常清楚。

之后,传来王晶从逃出的消息。罗子昭也在辽阳富虹大酒店被绑架了。同年8月底,罗子昭又被押送回原籍广州。不久就被判刑两年。两个月内,一同修炼的姐姐罗丽娟也被判刑两年。弟弟罗子荣被关进广东省洗脑班。

那是一段让罗子昭无法遗忘又不忍回首的日子,他很少对人说起。来到美国,每当他看到黑夜里闪烁的彩灯,那点点的灯光都会变的血淋淋,如刀般刺痛着他。

“我在美国看到那些珍珠彩灯,就是挂在圣诞树上的,很多都是我们做的。那个灯饰一条线一条线,上面有铜片接口,很锋利,加工的时候都是手工,把它卡进去,一转一拉,固定住。每天十几个小时强制做工,一直干到夜里一、两点。人人都是大汗淋漓,双手都湿淋淋的。不容许我们戴手套,电线在手上一打滑,一下就被铜片划伤了。 我十个手指头,每一个都流血到化脓……”

中国劳教所,一直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在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中国劳教的黑幕在国际社会彻底曝光了。大批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关押、劳教,这种黑加工的集中营,被司法腐败充分利用,非法谋取暴利。

“牢狱里做苦工真还不算什么,最苦的是精神上的摧残。我被关进攻坚基地。”罗子昭说。

“攻坚基地”,是劳教所内设置的一种特殊牢房,对犯人施行高压处理的地方,令人谈虎色变。

“那地方没有人不知道。因为我拒绝被他们转化,就被押进去了。那里是什么样?四面墙都是经过包装过的,全部都是软的,地下也是软的。看那墙上,血迹斑斑。就是在这里,关押过我们很多大法弟子。”

软包装的牢房,可以折磨死人,人却不可能自杀。罗子昭就被关在这样的地方。不是简单的关,是罚站,只能站立,不能坐,里的名称,叫“熬鹰”,熬鹰熬到极点时,人会神志不清,于是,他们就可下手了,让人迷迷糊糊中签字“三书”。

“三书”,是中国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统一使用的一种范文,那是由官方指定内容的书面文字,内容是向中共“认错”、“认罪”,对中共的洗脑转化表示“感恩”。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人过关。

罗子昭被关在这个灰暗的小牢房“熬鹰”罚站,两个犯人盯着他。他不知道站了多久? 窗户被封起来了,辨别不出白天黑夜,一只暗暗的小灯。他已经熬到精神,几乎熬晕过去了,倒下了被拽起来,倒下了又被再拽起来,只有一点点意识。

“后来,他们就扒掉我的衣服,只剩下一条短裤,打开小窗户。牢房边是池塘,池塘里的蚊虫飞进来,满屋子都是,落在我身上咬。就是那样折磨,好像每根筋都揪的‘嘶嘶嘶’的。我不知昏倒下去多少次,迷迷糊糊的,扑下去了被拽起来,扑下去了又被拽起来。反反复复,反反复复,不知多久……真的快崩溃了,真的想坐下来休息。”

机会来了。那天,监管人带来了大法师父的法像,拿给他看,放在了地上。

“罗子昭,你不是好几天都没有坐下来了吗?你现在有一个机会。 这里,你坐吧!你可以坐了,可以休息了。”

罗子昭看到了,这一刻他的脑子突然清醒了,那是师父的法像啊! 他看着看着,心也酸楚了……这段往事是他无法碰触的一段心酸,每次谈到这儿,都让他揪心,让他哽咽。

他指着心头说:“我当时就想,是! 我是很辛苦,很辛苦,是很需要坐的,可那是我师父啊!一个教导我做好人,让我这个浪子回头,给我从新做人机会的师父啊!我怎么可能坐在上面?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的!我当时愤怒急了,我就大声怒吼: 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原本体虚无力的他突然爆发了精神,他也不知道那股力量从何而来,又怎么发出那撕裂天空的怒吼,但那一声真的震住了他们,他们真的停止了恶行。

五,正念闯魔窟

不穿劳教服、不戴劳教牌、不参加劳动,不去法制教育学习班、不看污蔑大法节目、不服管教人指使……不!不!全不配合! 她是劳教所里的一个奇葩。2002年8月的一天,她奇迹般脱逃,那天全城戒严。她就是王晶。

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王晶被关押时,那里正关押着700多名法轮功学员。王晶清楚记得那天,正逢中共建党日(7月1日),劳教所上下准备文艺演出。王晶一下见到这么多学员,内心一阵欢喜。可不一会儿就感觉不对劲了。学员姐妹虽然亲切,但一谈起大法味道就变。墙上挂着污蔑大法的文字,还有学员直呼师父的名字。她一炼功,就有人上来制止,怎么回事?

“我在外面时就听说劳教所里很复杂,可是怎么也想象不到那里的邪恶程度。那些对大法邪悟的人,真的是魔变了。讲出的话不可理喻,还动手打学员弟子,说是替师父教育学员。还有包夹、转化、洗脑……太阴毒、太阴毒了!”王晶说。

感触到劳教所内的邪恶,王晶采取坚决抵制。她拒绝穿戴劳教服,拒绝参加里面的学习班,更拒绝观看诬陷大法的演出。这样,第一天她就被单独监管了,由两个邪悟了的学员轮流看守。王晶跟她们认真交流,是对是错用大法的法理来对照,这么深入一谈,两个学员一下明白受骗了,立即决定返回大法修炼。

狱警万万没料到,本来派出的帮教,一下都被“反水”(监狱里对走回大法修炼的叫“反水”)。狱警十分恐惧。为了避免再有学员被“反水”,三天后,王晶被转到吸毒大队关押。

监狱里分四个大队:法轮功大队、吸毒大队、贩毒卖淫大队和偷盗大队。法轮功学员处境相对独特,犯人们都知道这些人只是信仰问题,并没做什么坏事,所以常有犯人找法轮功人聊天,不少犯人都明白

“他们调离我去三大队,那是吸毒大队。那里每个楼层里都关着一名他们定的‘顽固不化’的大法弟子。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给了我们好机会……”

所谓“顽固不化”的大法弟子,正是最坚定的大法弟子,她们的到来给犯人们带来了希望。大法学员给大家讲做人的道理,讲修炼的真谛,讲“真善忍”如何教化众生。犯人慢慢明白了,都渴望能看到更多的大法真相。于是,一些犯人成了大法弟子的“通信员”,楼上楼下帮着传递经文。王晶说:“我原来能背的经文不多,经过他们传递经文,我一下子又背会了20多篇,脑子里装進了更多的大法。头脑越来越清醒,正念也被加强了。”

关在吸毒大队,正好给王晶更多的学法时间。三个月之后,她被押回法轮功大队。这次回来,她更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回来那天,一进屋,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不穿囚服的弟子,我太高兴了!她叫许洁真。她也是坚决抵制邪恶的人。也是因为遇到了她,增强了我的勇气。那儿以后,我们俩相互鼓励,一起对抗邪恶。”(多年后,王晶在美国纽约与她意外相逢了。)

“我俩是里面的重点,要严管,不容许出屋,打饭、上厕所都不让出门,饭有人负责打来,还有人负责倒马桶。我俩经常一起学法背法。进来查房恶警和监管的人都气的发飙。”

不穿劳教服、不戴劳教牌、不去劳动,不去学习班……只能屋内活动。严管的结果,给她们了充分的时间学法、背法。劳教所为了方便管理在押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了挂牌制,被转化的学员佩戴黄牌;帮教的人佩戴绿牌;没被转化的学员佩戴红牌。可谓一目了然。

“我有时站在窗前网往楼下看,看那些邪悟后又被邪恶利用的人,她们一个个都规规矩矩的,每天一帮人排着长队来回走,一手提着喝水的瓶子,一手提着小板凳,这是去转化学员的,让人看着真丑陋、真可悲!很多学员被她们转化了,真的特别阴毒,她们叫‘以法破法’,她们用大法的语言来误导学员。”王晶说。

对于坚持大法不改初心的,反而显得优待了,不用劳动,也不上教育学习班,管教人对她们另当别论。为此,那些被转化的学员都愤愤不平发出了牢骚:转化的像个草,不转化的倒像个宝!

劳教所内斗争激烈,“文革”式的人整人也在劳教所极致发挥,收买一些人,毁坏一些人,展开群众运动。有些学员一旦邪悟后被邪恶利用,就会变得穷凶极恶。王晶给她们起了名字叫“邪恶左右手”、“邪悟犹大”。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期间,有一本《包夹手册》孕育而生了,被各个劳教所采用。“包夹”,具体职责包括“四陪”:陪吃、陪住、陪学习、陪行动;“四防”:防逃跑、防绝食、防炼功、防手势眼神。包夹人员从“一人包一”到“四人包一”、“多人包一”。这种强制的“包夹”对人的防范发挥到了极限。王晶说:“我看到一个弟子,监狱找来她陪伴,说是陪女儿,照顾女儿生活,其实就是来帮助监狱看管她的。那女孩儿偷偷看经文,被她妈妈发现举报了……”

在人性与党性的选择中,女孩儿的母亲了党,选择了服从党、听从政府。

“就这么转化,派亲人来说服,派邪悟的人来围攻。有时候几个人对付一个人,先用情感诱惑,再把你引上迷途。我就看到有的学员为了不听他们洗脑宣传,就用双手捂住耳朵、蒙着头抵制,人都快崩溃了。我心里非常明白,用人的办法来挡迟早都抗不住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抵制,根本不等她们说出口,我就先出击,把他们堵回去。‘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 (《洪吟》- 道中)那时我就不停的背诵经文,能背一首背一首,想起一句背一句,反复背,反正就是不让邪恶那一套钻進来。”

那些在监狱里经历的,一幕幕都留在她脑子里。炼法轮功有罪吗?和平上访有罪吗?说句真话有罪吗?谁有罪?他们才是执法犯法的罪人! 虽然自己仅仅是大法中的一个小粒子,维护大法尊严的心坚如磐石。抵抗、不配合是她的一块招牌,也是一块铁牌,没人改得了她,劳教所里人人皆知。她倔强的个性在反迫害中发挥的淋漓尽致,王晶坚定这一念:“我有一天出去了,一定要揭露这里的罪恶!”

就在她刑满的前几日,她又被强行转到监狱内的洗脑班了。水上花园小洋楼,劳教所特别打造的洗脑班场所。一旦进到这里,不知出现什么变故,出狱也许遥遥无期。外表优雅美观的小洋楼,里面暗藏着邪恶。王晶就被关在走廊里最深的一间房内,再次经历磨难。“春风化雨”的转化,“亲情牌”的诱惑,王晶都经历了。

“一个修炼者,在这种邪恶的环境里、巨难之下,脑子里若没有大法是撑不了多久的,邪恶就会趁脑中有常人的念头,钻空子,瓦解修炼人的正念,直至把人毁掉。坚持学法,严格要求自己,不让自己有一点松懈,用法来加强信念,加大正念。”王晶说,“我给自己立了个死规定,每天必须背诵所有记忆下的经文,背50遍《论语》。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还给自己一条硬规定就是:不动笔,不给家里写信。这样我就可以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给邪恶写下一个字,不留下一点空子可钻!”

高墙、铁门,花园小洋楼里也是道道关卡,王晶时常想着今后的路,绝食?逃跑?消极承受?她双手抓着铁栅栏,脑子里一直想着逃!

“有本事你从这儿飞出去。有本事你让你们师父来救你。”狱警常常这样讽刺她。

“我会!但你们不配看到!”王晶回答的也坚定。

那天中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在走廊里,耳边突然传来轻轻一声响“喀嚓”,她回头一看,心里一惊,她意识到铁门的锁是开着的!?她猛然心一动,师父让我走?她不假思索做出了选择。

那一念“走”似乎注入了神迹,她根本不知道前方通道的路线,她一路向前走去。她凭着感觉闯关!通道上,余光里她看到一间间屋里的人,而她的心却是空的,脑子里空白的只有一个字“走”!她一步步往前走,心无杂念。身上没有囚服,给她了很好的障眼法,她一路畅通,走出了层层警戒,最后消失在人流、车流、茫茫人海之中……

王晶成功逃脱!那是2002年8月的一天,那天全城戒严,她也被列为全国通缉犯。

六,正念显神迹

经过炼狱之后的罗子昭,更加意志坚强。美食界的新粤名厨,罗子昭是靠自己的实力打下的一片天地。虽然他多次被关押、劳教,这并没有影响过他之后的工作。出狱后的他回到了他热爱的岗位,主厨。

上海豪生棕榈滩大酒店,他在那里担任酒店主厨。只要他坐镇的地方,没有生意不火的。他掌厨带徒,荣誉证书一大把,可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在他心里,重要的是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人,他以此为荣。虽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持续,但他的环境已经变得轻松了。他的正言正行赢得了周围人对他的尊重,行业圈内,没人不知道法轮功罗子昭的。上对老板,下对徒弟们,就是面对公安干警,三个字“大法好!”他从没含糊过。他就是法轮功的真相。他内心就有一股强烈的力量,你们打压我们,我就做给你看看,什么是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威严!就是他的坚持,他的决心。有一天,奇迹发生了。

那是2008年间,那时身患重病的妈妈跟着他,他要工作,还要照顾妈妈。

那天他下班回到他的公寓,推门进来,感觉气味不对。他走进厨房,看看出什么问题?是不是煤气没有关?他顺手拧了一下,没想到拧了点火开关,“呼”的一下,他被火团吞进去了。瞬间,他意识到发生了严重事故。他拔腿冲出厨房,跑到客厅,回头看见大镜子,他惊呆了。

“啊呀!我镜子里一看,我怎么成了奥巴马了?头发卷卷的,满脸黑黑的,眉毛、眼睫毛全都焦掉了,整个身体都烧变色了。我回头找我妈,她就在客厅里坐着。她眼睛看着我,看着我就笑,就笑……”

妈妈患有脑积水,脑子时而清楚时而糊涂,他最怕的就是妈妈进厨房,怕她不小心。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粗心。他知道自己被了。“每临大事有静气”,他已经有了习惯。他立即跑到自己的房间,做了他认为必须做的一件事。

“我立即坐下来盘腿打坐!我问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做错了什么?我向内心去找。如果没有做错什么?我的修炼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求师父,指点迷津。”

凡事向内找,是法轮大法修炼人的法宝。他常常这样说。

“我打坐静思,立掌发正念,反思内找。我明白,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如果我没有做错什么,就是邪恶对我的迫害、考验!必须否定!”

他坚决否定迫害,严肃对待考验。当他完全镇定下来后才电话告知工程部的总监,好给工作安排留有余地。谁知道他这一个电话,整个集团部都知道了。罗大厨出事了!知道的人都跑来了,集团部的领导都跑来了。大家一看,都吓呆了。

“师傅!师傅!”他的徒弟惊慌失措的大喊。

毁容了!大家都揪心一痛!他的脸被烧的变成了黑色。他们热捧的“帅大厨”不见了!领导立即下令拨打急救,快速送往医院。这时,罗子昭把领导拦住了。

“我不让他们打电话。我给领导双手合十,请求他们。我说:我是修炼大法的,你们非常清楚我的身体什么样!”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保安……”领导不干,叫保安强行把他抬走。

“我再次请求。我说,你们不用动我,一切事情我自己负责,我不会耽误工作,我保证。”

“不可能!不可能!烧成这样……”

罗子昭请求领导相信他,他坚信自己可以闯过这道难关: “你们都回去吧!我安静一下就好了。”

领导知道拧不过他,就要派人买烫伤药,被他拦下了:“你别买,买来我也不会用,白白浪费钱!”

他终于说服了领导,大家离开了他的住所。

送走了同事们,罗子昭关上门,走回自己的房间,那里有师父的法像在上,他“扑通”跪下了。

“我跪下来,我跟师父说,我一定要证实大法,证实给所有的人看,大法修炼是超常的!大法的美好太多了,他们都没有亲眼看到,我一定要给他们看到!我求完师父后,我就开始打坐、炼功。”

烧伤的疼痛感一点点上来了,整个皮肤开始热涨,象心跳一样往外冲击,一涨一涨,疼痛开始攀升,开始钻心了。正是秋天,他把头伸出窗外,让冷风吹拂,这样才能减少些疼痛。可终究是烧伤,人为的办法只是解决表面,他完全知道。他还是给自己留了余地,采取应急方案。

“我马上给我弟弟打电话,让他立即过来帮我,接替我的工作。”

弟弟罗子荣也是大法弟子,同样是大厨。原本是要动身去澳洲的,当得知兄长意外出事后,立即决定来上海搭救。他只能赶第二日最早的一班飞机了。

罗子昭安排好了第二日的工作,他沉静下来。疼痛阵阵袭来,他一次次走到窗前借助冷风缓解疼痛。但终究不是办法。打坐、炼功!只有炼功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他静心调整,心念调整到位了,他入静了。这时候,全新的感觉上来了。

“就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我就感觉到了,有一种凉风似的在我脸上轻轻划过。一下,我立马就哭了,眼泪就‘哗哗’往出流,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了,我的这一关过了!”

我们无法体会一个修炼人闯关时的绝妙境地,也无法体会到大法的殊胜,但此刻,我们能感觉到他那时豁然通达的心境。

“我炼完功后,我就给我弟弟打电话,告诉他,你不用来了!”

大法的威力!可就连修炼中的弟弟也不敢相信,长兄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闯过大关?他一定要过来看看他,见证大法神迹。他没有让弟弟过来。他再次走到师父的法像面前,跪在那里,深深地、深深地感谢师父的护佑。

疼痛减弱了,短短几小时,他就可以入睡了。一觉醒来,就感觉到满头满脸都有东西脱落,他起身一看,枕头上、床单上,落满了黑黑的东西,都是烧过的焦灰啊!走过去照照镜子,脸是花的……

第二天下午,他就去上班了。大家看到他,都瞪大了眼睛。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我不能洗脸、梳头发,就这么毛渣渣上班来了。我的脸就是那个包公不像包公,红脸不是红脸,把大家都吓到了。我还象往常一样走进去工作,他们就走过来围着我看。我这些年掌大勺有个习惯,大家都知道,我炒菜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扰我。我一挥手:都出去!”

他如往常一样站在厨灶前挥洒自如,只是那张脸已经不再是从前。大家都远远地站着观看,老板也闻声赶来观看,呆的说不出话来。

烧伤,没有敷药,没有隔离,在油烟的状况下工作,怎么让人不担心?大家都在暗中观察、等待。一天、两天、三天……

“说烫伤一点不疼,那是假话。我还要照顾我妈。你知道什么吗?我看着镜子里的我,真真的是焦头烂额!还有我妈,我搀扶着她去吃饭,她看着我就乐,我那个心情是什么?她就是常常神智不清的,她需要人细心照顾的……”

妻子王晶还在流离失所,为了她的安全,他不能直接与她联系,他不知她在哪里?但是现在他非常需要她。

“我通过她姐姐打电话给王晶,我让她赶快把我妈接走。也在这时候,王晶的家人才知道我被烧了,王晶的家人把我妈接走了……”

第七天一早,他的脸完全伤愈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非常满意,只是在鼻子尖上还有一点点小皮没有脱落,让他有点遗憾。今天,他要堂堂正正站在员工的面前,用铁证告诉大家大法修炼的神奇,怎么容忍鼻子尖上的那一点瑕疵呢!不行,撕掉它!终于。他带着一张完美的脸站在了全体员工的面前,仅仅七天的时间,他证实了大法修炼的超常与殊胜!但是,他鼻子尖上的那块印记再也抹不去了。罗子昭指着鼻子尖上那个印记说:“你知道吗?这是我的一个心!一个显示心,让我牢牢记住了。”

七,投奔自由

美国,2011年2月,罗子昭带着儿子离开中国到了美国。第二年,王晶也在亲友的帮助下逃离了中国,经瑞士,辗转来到美国。经历了13年的漂泊流离,一家人在异国他乡团聚了。

“我小的时候是被我姨还有我姥姥带大的。我初中的时候,我妈妈时常来看我。我姥姥当时住在11层,我妈她每次来见我的时候都会偷偷摸摸的爬楼梯,她不会坐电梯。后来我才知道,妈妈是怕人发现了,她当时是被全国通缉的。”他们的儿子罗家团回忆道。

家团是到美国以后才慢慢知道了爸爸妈妈经历的事情。回想童年时光,他无不感叹。心里多少疑惑解不开,小小的他就只能沉默寡言。因为那时外婆的住所长期受到监视、监听,人心惶惶,警察还经常来家骚扰。

王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时我也想孩子,只能偷偷去看看他。夜深人静了,我悄悄爬楼梯。电梯有专人把守,我不能暴露。我看到孩子,他很少说话,我也没法给他解释,只能说妈妈忙。有一次我给他洗澡,我就问:儿子,你见到小朋友,怎么不跟他们玩呀?还绕着走啊?他就把头扭过去了,也不看我,带着哭腔说:爸爸妈妈不在,我怕小朋友打我。我当时眼泪就快下来了,心里真的很难过……”

身为女人,她内心承受了巨大的摧残,她很少与人说起那段往事。 前后两年的时间里,父母相继去世。她遗憾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儿,没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她遗憾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没能亲手照看自己的孩子。只要迫害存在,她就不可能给孩子一个家。孩子是无辜的,承受的太多。 孩子取名家团,可就“家团”二字,对于他们有多难?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来到美国,在自由的天空下,孩子慢慢找回了快乐,对社会、对父母的过去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我现在挺为他们自豪的。因为作为一个人,这么多事情发生在他们的身上,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之后,他们还可以有这样的坚持、这样的成就,我为他们感到非常的自豪。”

孩子理解了父母,支持父母的选择,为他们自豪。

我们现在看到的罗子昭,除了日常的工作,他每天都坚持到中国领事馆楼前晨炼,堂堂正正拉出大横幅“真善忍、法轮大法好!”风雨无阻。

“我就是要站在那里,哪怕就我一个人,我也要出现在那里,证实给他们!十几年了,到今天迫害法轮功还没有停止,还在中国发生着,我就要把这场迫害的真相告诉全世界。”

维护大法也让他们夫妇有了使命感,他们是一对夫妻同修,彼此尊重。

王晶说:“来到美国以后,我们都感到生活的很安定、很幸福。特别是我看到他做菜的时候,我真的是心里很踏实。他做起菜来很用心,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从修炼人的角度,我也知道我还有很多不足,性子也急,有时还控制不住评判两句,那时大厨就说我:王晶你这样不对 ,发生事情后首先要找找自己,看自己哪点做的不够好,修炼人要向内找……我觉得他现在比我修炼的好了。我说的是真心话,真的!”

“大家都说我怕老婆,是!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怕她吗?因为我尊重她。这个女人,她是我一生里最尊重的女人,因为她正!她面对邪恶从来没有屈服过,我是真正的佩服她,尊敬她!”

在后厨里,我们又看到了大厨的身影,一招一式娴熟自如,上盘,端菜,呈上,手在铃上一按,亮出一声:“出菜了!谢谢!”我们看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常跟我的徒弟们讲,做菜如做人,做好菜先做好人!很多人都会说,实际上,它是真真正正的道理,只有修炼的人才能解释通的道理。你看,你的心是很善的,你是很平静的,很祥和的,那么你做出的菜一定是很舒展的,很通透的,很明亮的。”

“在中国,很多传统的东西都没有了。老一代人都退休了,传统技法都失传了。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急功近利,没有责任感,只知道赚钱。我们需要努力,需要有责任感,把五千年传统文化精髓承传下去。”

罗子昭精湛的厨艺和全新的理念正在影响着饮食界。如今,他已经受邀美国新唐人电视台推广他的传统美食,《美味人生》、《美食天堂》、《中华料理心》,他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我们也盼望着他的健康饮食、健康烹饪走进千家万户。

罗厨(全家照)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