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辉煌文明映佳音——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9月11日 19:31   评论»  

来源:正见网

神韵团2017巡演即将登场 系列报导之二

的曲调,远古的器乐,神韵音乐烘托于当今中西方音乐技法的精湛结合。

神韵内容和表现手法,以中华五千年的辉煌为依托,别具匠心,蕴含深意。神州的悠久历史、中华音乐的广博以及中国传统乐器的特质,都生动而奇妙的体现在神韵音乐的旋律中,从而产生了深刻的艺术感染力。

0911

精妙的音乐

中华传统音乐,历经数千年的变迁,其音乐理论体系和音乐制度已趋于完善,而且发展出多种多样的乐器,成为人类社会的宝贵遗产。另一方面,中国五十多个民族形成了各自的音乐特色,这些都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源泉。

据《神韵音乐》视频介绍:“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礴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罄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新唐书》记载了唐朝乐舞的兴盛。“太常寺”是专司音乐的机构,人员一度多达上万人。当时唐朝的音乐分为十大类,称为“十部伎”,包括“燕乐”和“清商乐”两种中原传统音乐,另有由外国传入的音乐类别。这“十部伎” 后来分成坐着演奏的“坐部伎”和站着演奏的“立部伎”。“立部伎” 的乐手最少为六十四人,多则达一百八十人。有人说,它就是最早的“交响乐”。

在明朝,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孙朱载堉首创十二平均律,后传到西方。现在的西方音乐体系,正是以此为定律基准。十九世纪德国物理学家赫尔曼·冯·亥姆霍兹在所著的《论音感》中写道:“中国有一位王子名叫载堉,力排众议,创导七声音阶。而将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的方法,也是这个富有天才和智巧的国家发明的。”

除了理论体系、机构制度和各式乐器以外,中华音乐还体现了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万物有灵的宇宙观。

《礼记?乐记》中写:“乐者,天地之和也”。 “德音之谓乐”。古汉字的 “药”(药)来自‘乐’ (乐)。可见,中国古人就知道,好的音乐可以治病,而现代医学也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神韵艺术团作曲家和演奏家净弦女士解释:“比如说,宫、商、角、征、羽,其实跟中国的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有关系。宫是对应着土,它对应的人体器官是脾胃。听宫类的音乐使人安详,可以利于你的脾胃。角音属木,可以疏通你的肝。过去的时候,赞扬美德的声音,那叫德音雅乐,使人体器官,各个方面协和,它实际上就是有个治疗的效果。现代的音乐很多是那种靡靡之音、噪音,那就是乱的,刺激你的感官,对你身体是有杀伤力的。神韵要求不用现代手法的东西。”

正是得益于洪大文明的基奠,神韵的音乐,汇合了古朴、纯净,迸射温暖人心的力量。

东京观众丸山克彦说:“特别是中国乐器演奏的时候,我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感觉太幸福了。” 德国社会名流Marlis Shafi女士观看神韵晚会后,提到了其中的音乐部分。她说:“音乐的震动使身体达到一种平衡,今天我亲身感受到这一点。几周以来我的精神压力很大,这个音乐真的让我的身体重新回到了平衡状态,非常舒服。”

中国古代乐器

中国的传统乐器种类众多。 “八音分类法” 根据制作材料将古代乐器分为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类。比如金音,包括编钟等钟类乐器;革音,包括鼓;丝音,指丝弦类乐器,像古琴,而箫、笛、管等属于竹音。传统乐器的制作材料都是源于自然,其文化内涵与西方迥异。

神韵艺术团演绎中华文化,所选用的民族乐器有二胡、琵琶和一些打击乐器,比如镲、中国鼓、碰铃、磬、锣等。

二胡被称作“两根弦的小提琴”,音色动听,音域宽广,表现力惊人。而琵琶呢,清朗柔美,是刻画江南秀色的最佳选择,其特点也是西方乐器无法比拟的。神韵作曲家运用二者来表现细腻回转的情绪,营造出不同寻常的韵味,延伸听者的遐想。

在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中,西方管弦乐器雄浑奔放,大气舒展。在恢宏合奏的衬托下,古老的东方乐器作为领奏或独奏出现,犹如清泉流淌,优雅宛转,颇有画龙点睛之妙。

深厚的文化内涵

神韵音乐的曲目都是神韵作曲家们的原创,主要是为了配合神韵舞蹈而作。这些作品取材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经典和民间故事,以各民族、各地区的音乐谱曲,呈现恢复传统的主题。此外,神韵交响乐演出还包括神韵歌唱家的表演。歌唱家们使用传统美声唱法演唱原创的中文歌曲,表达关于人生真谛的反思。歌词传递的信息超越了民族、种族和文化的界限,深受好评。

神韵音乐涵盖了多层面的文化内容和哲思。观众们在聆听交响乐时,不仅可以欣赏美好的旋律,还能够藉由乐曲的引领,踏上时空和心灵的旅途。

例如,交响乐《》,描述了久远之前众神在天堂受到更高层次的创世主的召唤,从天而降、开创人类文明。波澜壮阔的管弦乐精准的诠释了苍穹的浩荡、创世主的洪恩。《敦煌梦》根据《大唐雅乐》的五音创作,讲述在丝绸之路上,一位石窟中的雕匠于梦中获得神佛的启示,醒来后一挥而就、雕刻出佛像和飞天。

《雪山欢歌》把观众带到西藏高原,倾听青年男女向神献上虔诚的礼赞。低沉的长号和嘹亮的小号,衬托出雪域的苍茫以及藏民的豪放。民族舞曲《手帕舞》幻化出一个个亮丽的手帕,在台上飞转。欢快的唢呐,是东北姑娘的舞步。而琵琶的纤细清淡,绽放奇美的《优昙婆罗花》,吟咏三千年的传奇。

神韵的乐声,饱满灵动,再现穿越古今的画面:天国的殊胜,仙界的雍容,古战场惊涛拍岸,当代都市正邪对峙。悠久历史,风土人情,历历在目。

人权活动家、美国天主教大学客座研究员陈光诚赞叹,神韵音乐将中国的历史如长河般贯通起来。他说:“过去我们单纯学历史的时候,都是一朝一代有其特色,而这场演出把每个朝代的淳朴、善良,自然的东西提纯出来,融汇在音乐里,通过我们传统的乐器和西方交响乐把她结合起来,从很宽广的一个音域当中,你能够领会到一个长远的历史就像一条河流一样,把她贯通起来。”

2016年9月,神韵交响乐团首次莅临,受到台湾各地交响乐迷和神韵粉丝的热烈欢迎。台湾桃园市文化局局长庄秀美表示,神韵交响乐团在这迷茫的世纪,以中西方乐器合璧的方式,演绎五千年文化底蕴,具有特别的时代意义,也为人类指引新的方向。

艺术家的使命

神韵艺术团的宗旨是复兴几近失落的中华正统文化。神韵的音乐家们肩负重任,全力以赴。

神韵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家郑媛慧谈到,神韵音乐唤醒了人们对神的信仰,让人即刻感受到庄严和雄伟。她说:“传统的中国文化正在慢慢消逝,但是我相信,从真正中华传统中酝酿出来的音乐,就像神韵的音乐,仍然能在任何观众群中产生共鸣。虽然我们的曲目是当代创作的,但是他们给人的感觉是更靠近古老的中国。对我来说,这种音乐唤醒了当年佛家和道家思想以及古人对神的信仰——是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

神韵交响乐团的指挥米兰·纳切夫先生说:“我对自己参与神韵感到极其自豪。……我也为我们在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包括音乐)而骄傲,就像我们面对六十年代的文革所应该做的那样。那时候,不仅中国传统文化被几乎摧毁,我最欣赏的西方古典的作曲家、诗人、小说家和画家等也遭到破坏,真的,他们的作品也被摧毁了。这是对人类的犯罪。短短的几年中,世界上多少世纪的艺术遗产被摧毁了。”

观众们反馈,神韵音乐不仅带给人抚慰与宁静,同时展现了辉煌和雄伟,令人震撼。神韵交响乐团的短笛演奏家陈缨表示,这来自于神韵独一无二的音乐形式与内涵。展示传统、正统中华文化之美好,是每一位神韵音乐家的心愿。陈缨说: “我们的作曲家领悟到华夏传统文化精神,更牢记要展现音乐艺术的神圣、纯美,所有的创作都是本着这样的回归传统的初衷,因此神韵音乐充溢着纯正能量。”

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的长河,闪耀着取之不尽的智慧和灵感。神韵的美妙乐音,舒展源远流长的千年芳华,传递慈悲的启迪。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