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公门里面好修行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6月15日 13:17   评论»  

文/林灵

清代的胡封翁先生,在江苏金山县担任审判官的职务,素行忠厚廉洁,从来不屑做贪污舞弊的事。

有一年,金山县发生一件强盗抢劫的案件,被害人受伤致死,政府捕捉到首恶及从犯,共三十余人。当时的法律很严厉,凡是强盗伤人,不分首犯或从犯,一律都要处以斩首的死刑。胡封翁承办这件盗案,看到那盗犯三十余人,都是失业的贫民,不忍见他们都受斩首的极刑,就判决主犯二人斩首,其余的人,一律都判充军边地的流刑。

可是县官认为判得太轻,胡封翁向县官解释道:“这件虽是强盗抢劫案,但看他们的供词,并非累次犯案的积贼(老贼,惯犯)。至于被害人受伤致死,是因为在黑夜里慌忙推跌致伤而毙命,不是刀枪杀死的,这样的犯情不算很重,似乎可以轻办。”

然而县官恐怕会受到上级政府的严厉驳斥,不敢批准封翁作的判决。胡封翁再次向县官进言说:“如果受到上级的驳斥,请你把我解到省里去,处罚我轻纵盗匪的罪名就是了。”县官听了很受感动,和颜悦色的对封翁说:“你既然肯为民请命,我们就没有一点仁慈的心吗!”就批准了封翁所作的判决。

但是这件盗案上报到省里后,果然被驳回,令另行再审。封翁就写了一篇洋洋千言的呈文,详细说明原判的理由,向省级顶上去,后又经驳斥。经过了三驳,三顶,巡抚大为震怒,下令提案亲自审讯,并饬县官到省,势将予以撤职查办。

县官大为恐惧,归罪于胡封翁。可是封翁问心无愧,却很镇静,愿意跟随县官一同到省,并且说:“如果省里认为我们轻纵盗犯,要办我们,我即一人承担责任!”县官就与胡封翁同行,到了省里,县官谒见巡抚,巡抚呵斥他不该轻纵盗犯,声色俱厉!县官只得顿首认错,巡抚说:“你到任不久,谁教你这样的呢?”县官答道:“这是胡封翁审判官承办的盗案。”巡抚问:“胡某有否跟你同来?”县官答:“他现在正候于门外。”

巡抚说:“我本来怀疑是贪官污吏的纳贿枉法,果然如此,我当亲予讯究。”立即饬令警卫员:把胡封翁从门外带进来!

巡抚厉声问:“你是担任审判官的,怎么不知强盗伤人致死,应该不分首犯或从犯,一律都必须判决斩首的死刑吗?”

胡封翁答:“我知道法律固有如此的规定,但其中也有轻重之分,应当权衡,不可一概而论。”巡抚更怒形于色地说:“同是强盗伤人,怎么还有轻重之分呢?”

胡封翁回答道:“法律上对于积年的巨盗,在明亮的灯火下,用刀枪杀死事主,固然要处以死刑;但是像这件盗案,都是失业的贫民,为饥寒所迫,以致误触法纲。至于被害人的死,是由于黑夜中的慌乱推跌而起,并非有意用刀枪杀害。这样的情形,似乎可以稍从宽处。”

哪知巡抚听了胡封翁的辩解,更是拍案大怒:“你得了强盗多少的贿赂?竟敢替他们巧言开脱呢?如果不说老实话,要用棍子打你了!”胡封翁叩首回答:“若说下吏有意替强盗开脱,下吏不敢辞其罪,至于受贿枉法,下吏是素来不屑做的,不要说像这样的巨案,就是斗殴的小案,下吏也不敢昧着良心作事。”

巡抚听了,诘问道:“你既然没有受强盗的贿赂,为什么要办得这样轻呢?”

胡封翁对此不愿回答,经过巡抚的一再讯问,胡封翁才回答说:“没有其它原因,只是我觉得:公门里面好修行!谅巡抚大人一定读过欧阳修的《陇冈阡表》,欧阳文中说:‘求其生而不得,那么死者与我,都无遗憾了。’”

巡抚觉得胡封翁所言很有道理,就令他走近桌前,仔细一看,发现这位胡封翁一副慈祥的面貌,善气迎人,一望而知:他确是公门修行的好人,并非贪官污吏的败类。顿觉怒气全消,就和颜悦色地问:“你有几个儿子?现在做何行业?”

胡封翁回答道:“我有四个儿子,大儿子侥幸考中了上科(上一次考取的)的举人,其余三个儿子,都是县学生。”

巡抚听了,肃然起敬地说:“这就是你公门里面好修行的善报!现在这件盗案,我决定批准你的原判,从你保全了很多的性命这件事来看,这又是你儿子明年考中进士的预兆了!”

这件盗案,就此确定,仅判盗首二人死刑,其余统统全活。

越明年,胡封翁的长儿胡向山果然考中了进士,当了太守。次儿和三儿都从太学毕业,而出任官职。四儿也当了廪生。至今,子子孙孙,书香不绝。

(源自《坐花志果》)

来源:新生网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