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定中经历:大战黑暗虚无

气功修炼网   2013年08月10日 21:58   评论»  

作者: 西人大法弟子口述
【正见网2012年08月02日】

师父曾经点化我将独自面对一个极其危险的旧神,龙凤龟麟都不能随我征战,如果我心性稍微不稳,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制胜之道,师父明示:所有的答案都在心里,只要通过向内找,向这颗心上去找,就能找到答案。

我谨记向内找,大敌当前,更谨慎的走好每一步。

数周之后,我很想知道那旧神的底细。早晨炼功,我象以往一样深度入定。定中我想去找白龙马。白龙马浑身纯白,高贵而美丽,龙头马身,背上两只不大的翅膀扇动着纯正的能量;龙须飘飘,龙睛炯炯;马身秀美,四蹄矫健,全身覆盖着鳞甲。白龙马背负地图,此图非比寻常,标记着宇宙不同空间众生的路。龙在天,马在地,龙马承接天地,作为主佛的信使,传递上天的懿旨,同时守护地图------这些是我目前能知道的。白龙马知道我的来意,巨图自动打开,那是一个圆形立体能量场,罩在我面前,我一眼看到了要找的方位,也随之去到那里。

我先隐身,仔细留意那儿的每个细节。显然,那旧神看不到我,而那旧神无形、无样,黑暗,空无,它让我想到开天辟地之前的黑暗虚无状态,英文单词叫“Void”。我想是时候了,于是在它那个层次的高空中现身,它一下子围上我,显现出人的模样,流露出等待已久、终于得见的惊喜,面目贪婪猥琐,样子卑鄙狡诈。

它立即幻化成我母亲的形象,和我母亲生前一模一样,连毛发都那么逼真,说着如何想念我、如何想回到我身边的话,说着象生前一样过来拥抱我,“慈母”的牵挂尽在言谈举止之中,无限动容。

我曾经十分思念我的母亲,希望能再见她一面。每次在炼功的定中看见她,她都在另外空间和我们一起炼功,神的形象,年轻、端庄、祥和,她从不和我说话,对我没有人的情。我曾经是多么希望再见到她的人,象生前和我在一起一样。

今天,黑暗虚无之旧神幻化出慈母的尊容,尽情倾诉离别之苦。我心如止水,没看,但尽收眼底;没听,但字字清晰。我的心里和意念中只有师父的法:

“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只见象纸皮儿一样的物质,从那无形无像的旧神空间里,一片一片的剥落下来,在坠落的过程中化为乌有 ......

随即,我今生人中父亲的形象出现在面前。我父亲在我小时候抛开了我们,我从来不记得他说过爱我、关心我、为我骄傲之类的话,他没抚养过我也没付过任何抚养费,印象中从没为我做过什么事,也从不与我联系。他在我母亲过世5个月后相继去世,骨灰差点儿被撒掉,我不远千里取回骨灰,加以厚葬,尽了孝。我一直希望得到父爱和父亲的承认。邪恶旧神之黑暗空无幻化出他的形象,只见“他”老泪纵横,捶胸顿足,悔恨交加,请求我原谅,希望再给“他”一次机会做个好父亲。

我忽然想起一年前,师父用不同方式告诉我记住“无为”之法理,此情此景,竟然浮现在脑海,原来师父早为我打下适用于今日必胜的法理。我守住心性,不为幻所迷。只见又一层纸皮儿似的物质片片剥落,化为乌有。这时我看到了黑暗虚无的痛苦。

忽然,我太太的形象近在眼前,“她”说着我熟悉的话,连声音、语调都一模一样,告诉我:这里哪有什么邪恶?说会照顾我、和我一起战斗之类的话。

我的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出师父教导的“无为”之法理,使我能够保持着一心不动的状态。又有象纸皮儿似的物质,片片剥落.....我看到它的身心都在痛苦煎熬中。

忽然无数个大美女,个个长着天使般面容、妖精般身材,扳脖子搂腰就上来了,摸前胸摸后背、摸头发摸脸,真的摸上来,做着各众艳姿,使出浑身解数,殚精竭虑的勾引我。不是一个两个三个,是数不清的妖女狐媚同时全裸上阵------

我第四次看到象纸皮儿一样的物质,大片大片的剥落下来。只见那旧神,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它失望至极,它恼羞成怒,它气急败坏,它准备拼死一战.....

这时,我听到师父用中文喊我的头衔,我应声返回天庭,看到火凤凰、玉神龟及一对麒麟都在等我归来,仿佛都在为我捏了一把汗。

我看到代表时间的沙漏又快速溜下去很多沙子,如果不是师父为我们掌握着时间,时间早已经结束。

九天之后,深度入定中。

我先回到自己的天国家园。记得第一次回去,是师父以巨手左手托着我、右手托着火凤凰本人一起回来的,小小的我俩坐在师父的手心里,借助师父的力量返回来;在不断的提高后,我可以顺着自己的功柱上来;再后来,只要我想来,就来了;现在,只要我一炼功或发正念,常常已经在这里了。天国里面,我多以十八、九岁元婴形象出现,有时又以皇帝形象出现,身穿九条龙的黄色龙袍,龙袍上布满相互连接的金色万字符,龙袍金边金线,上有日月星辰和奇珍异兽的图案,下摆犹如海浪波涛,整件龙袍俨然一个十分丰富的世界;头戴冕冠,圆帽子上面的前后长延有一个向上不大的弧度,整个构造与历代皇帝的冠冕并不完全相同。

因得白龙马相助,我知道了黑暗虚无的所在地。念一动,我再次隐身来到了它的老巢。

就像在完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一样,那旧神犹如一片黑暗虚无,无形无象。追寻着它的能量,我再深层看去,只见它站在高高、高高的山巅之上,山巅之上不断的有粪便流淌下来浸泡着整座山,我从没见过那么高耸、那么肮脏的山。忽然意识到那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定睛一看,那是一座人山,一个躺倒在另一个身上,人摞人堆成的山,那些人全部赤身裸体。开始我还以为都是死尸,再看发现那些灵魂在蜷曲扭动着,象被摄的魂似的眼光呆滞,一副行尸走肉、失魂落魄的样子,根本丧失了自己。正如同师父点化的一样,那旧神摄取了人的元神堆积成山,用垃圾粪便腌制浸泡,任由着踩在脚下亵渎。

这时我读出了它的思想:它认为神造宇宙是个最大的错误;认为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是作贱自己,它管人叫“猴子”,这是它的原话;它认为众神放下神的宝座来到人中当“猴子”愚蠢至极;它认为神在人中无论怎么修都不能达到原来的纯度,在它看来,一旦允许神从人中返回去会污染上面的宇宙,藉此牢牢阻挡着众神的回归;它根本不相信师父带着宇宙圆容不灭的法能从根本上正宇宙一切不正的因素,它不相信师父的成功,也根本不理解师父救度全宇宙的无量恩德包括变异了的它。它想把三界内的一切生命物质全部消灭殆尽,重回神造宇宙之前的黑暗混沌状态。它的最大的罪恶是反对师父、反对大法、反对救度众生,它坚持要的是毁灭,回到从前......它不知道它思想中的每一条都是死罪,迫害大法那是要命的事。它自己的所作所为注定必将被灭的结局。

这时在我的脑海里显现出一会儿是它占据人山之巅,一会儿是我站在上面,这样来来回回几次。为了解救那些灵魂,是时候决战了。

于是我再次现身。黑暗虚无相当狡诈,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心意,立即幻化出我父母的身驱躺倒在人肉堆中,被百般迫害,挣扎着浑身是血,被酷刑迫害的尖叫、求救,样子极为可怜,场面十分悲惨。我知道这是骗局,不为之所动,没有人的情,心里只有在大法修炼出来的慈悲。

这还不够,那黑暗虚无又幻化出我太太的模样,还有认识和不认识的同修形象,都赤身裸体的躺倒在人肉堆中,互相挤压着。黑暗虚无又把“我太太”从人堆里拽出来,极尽蹂躏,同时折磨着别人,让他们百般痛苦。我识破它的目地,守住心性,以不动制万动。黑暗虚无最后黔驴技穷,歇斯底里,忍无可忍,大动肝火,一下子掉到三界的情中。

这时,我看到那些被它踩在脚下的人们站了起来,恢复成神的形象,极其光焰,他们一齐伸手扯向黑暗,跟着大片大片纸皮儿一样的物质层层剥落,化为乌有。我还是不为眼前景象所动,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成功而生出欢喜。这应该是黑暗虚无的最后一招,还是以失败告终。邪恶旧神之黑暗虚无就这样,自己把自己打败,被它曾经肆意凌辱的灵魂撕碎在虚空中化为乌有。

之后,我看到那些高级生命逐一来到我面前,颔首合十,然后起身飞回人的躯体里主宰他们的人身。我看到有些是人中的大傻子,忽然正常起来;有的先把操控他们人体的动物或者妖魔鬼怪打跑,之后从新主宰自己的人身,那人一下子有了正念的主见,清醒过来。还有少数无处可去,师父对他们做了令他们满意的安排。

我相信那些人中没得法修炼的,一旦真正清醒,会立即寻找大法,成为下一批大法弟子,而那些主意识弱的人也会精神起来。

在这次大战中,我并没做什么,只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守住心性。那邪恶旧神之黑暗虚无的所作所为,注定了迟早被灭尽的下场。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凭借师父在法中的教导,以无为做为,以不动制动,不战而胜。

anyShare分享到: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