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體

杨绦亲历“鬼打墙” 究竟是这回事

气功修炼网   2017年03月02日 18:00   评论»  

2017-03-02 10:10 来源: 天天探索网

  读杨绦先生的书,印象最深的是她在《走到人生边上》中描述的亲身的“鬼打墙”事件:

  “从新林院寓所到温德先生家,要经过横搭在小沟上的一条石板。那里是日寇屠杀大批战士或老百姓的。一次晚饭後我有事要到温德先生家去。锺书已调进城里,参加翻译《毛选》工作,我又责令钱瑗早睡。我独自一人,怎麽也不敢过那条石板。三次鼓足勇气想冲过去,却像遇到“鬼打墙”似的,感到前面大片黑气,阻我前行,只好退回家。”

  所谓鬼打墙,是民间一种通俗称呼。顾名思义,就是人在行走过程中突然不辨方向,前面好像挡了一堵无形的墙,无论你怎麽卖力怎麽走,都走不出去,很多时候是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这样的事,估计很多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听说过或者亲身经历过。

  小编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堂哥经历的类似事件,那次是春天山上出野果,我们本地叫茶泡,就是茶树结的一种果子,孩子们无事都爱去摘。

  那次堂哥他们4个人去了我们家对门的山上,去的时候没啥事,等找完茶泡回来下山的时候,据堂哥说先是遇到一阵风,树叶哗啦啦的响,因为已是下午,太阳开始偏西,几个孩子在山上即使是去惯了的地方,也有点怕怕的。

  几个人沿着山路加快脚步,但是他们走着走着就发现问题了,脚下的路越走越长,无论他们怎麽走,都走不完,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环境还是熟悉的环境,最好居然走了个把小时又绕了回来,这一下,可把几个人吓坏了。

  他们坐在一棵松树下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不晓得该怎麽办。这时,他们听到了一阵牛铃铛的声音,然後从转弯处走来一头牛,後面还跟着一个打柴的人。那人也是我们村的,平时都认识,堂哥他们一见他,如释重负,都哭了。那个人看了看他们的脸色,就基本晓得他们遇到了什麽事。然後给了他们一人一耳光,这一下,才把几个人打醒。接着,这个放牛打柴的人才带着他们回到了村里。

迷魂阵
  很多人可能觉得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但历史上,类似的事,似乎也存在过。最有名的“结草衔环”,有人推测如果此事真实存在,那最大的可能就是遇到了“鬼打墙”。据相关资料,1888年12月17日的《申报》记载了一事,就跟小编堂哥遇到的差不多。

  “扬州旧城郡庙一带,隙地甚多,瓦砾荆榛,人迹稀少。数月前,下午时有年轻佣妇某氏偶经某处,独行踽踽,未免胆怯,行走半晌,左旋右转,总不离此方丈地,心知即俗语所谓“鬼打墙”也。遂大声呼号,竭力狂奔,时天色欲暮,信步而行,不觉走至北门城外。有似曾相识之卖菜叟,见妇呆立城河之滨,一举足即落水。叟大异,急呼曰:“大姑娘何以至此?”妇不答,再呼,妇始省,遽曰:“咦,吾何以至此?”遂倩叟送至新城羊巷,始抵其家。”

  对於“鬼打墙”的解释,目前有一种被接受程度最高的,即人在空旷的野外闭上眼一直向前走,永远无法走出一条直线,因为人的两脚迈出的距离有细微的差异,你就像一个圆规,无论怎麽走,最後走出的都是一个圆。我们平时走路之所以能走出直线,是因为我们用眼睛不断修正的结果。

  这一说应该说比较具有实证精神。但这一说也不能解释所有的,就是遇到鬼打墙的人并不都是在空旷的野外,有的是在狭窄的胡同,有的是在熟悉的家中。至於原因为何,小编也想不明白,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心理学和病理学上的解释。总之,这样的现像是存在的。就如杨绦先生所说,你可以不相信某些东西,但是你不能否认这些东西的存在。

anyShare分享到: